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十八章 膨胀的血厉

第一千六十八章 膨胀的血厉

    招魂岛,秦烈通过灵魂树,准确感知到血厉和苗风天的位置。

    血厉、苗风天的灵魂动静,倏一闪现出来,暗魂兽分身的那一株灵魂树,便生长出两个粗长的树杈。

    那两个树杈,比起对应的柯蒂斯等修罗族魂坛强者,竟然还要粗长许多。

    血厉融合的血之始祖,苗风天融合的尸之始祖,皆是七层魂坛强者。

    七层魂坛,乃域始境初期……

    即便血厉、苗风天无法将七层魂坛的真正力量释放,以两大始祖遗骸,还有完整的七层魂坛,所形成的潜在之力,也要超出柯蒂斯众人一筹。

    暗魂兽分身,两个树杈在灵魂树上生长出来以后,秦烈马上知道血厉和苗风天的灵魂深处,必然布满了魂族的神秘烙印。

    他相信血厉和苗风天应该也觉察到了灵魂奇变。

    “很久没见血厉。”

    心中嘀咕了一句,他凭借着灵魂链接,催发血脉之力,凝炼一扇星门出来。

    身影一闪,他从星门内消失。

    一霎后,他在幽冥战场最下一层的血之绝地现身。

    浓厚的血之灵气,如茫茫血气海洋,骤然将他淹没。

    苍茫血雾,将周边全部覆盖,刺鼻的血腥味令人闻之欲呕。

    占地数十亩的血池内,血水沸腾,蒸腾出茫茫血气,一团巨大血茧,如妖魔之卵般静静沉浮在血池中央。

    血茧内,释放出惊天动地的暴戾、嗜杀、疯狂的气血波动。

    秦烈脸色微微一变。

    整个血之绝地,除了血茧内的血厉以外。他再没有感知到生命磁场。

    本来。应该被安排在血之绝地修炼的血煞宗武者。还有琅邪的一些麾下,已一个不剩。

    他放开灵魂念头窥探四周。

    以血池为中心,缭绕血之绝地的浓浓血之灵力,被血茧吸引着,从八方汇聚而来。

    那些血之灵力,凝结到血池内,变成一滴滴猩红的血水。

    血池内的血茧,以一种奇诡秘术。将所有血之绝地的血之灵力聚集凝入血池,只供他一人修炼。

    血之绝地内的血之灵力,在秦烈的感知中,似乎即将耗尽。

    “难怪只剩他一人修炼。”秦烈喃喃自语。

    整个血之绝地,所有的血之灵力,被血厉一人凝聚到血池,其他人就算在血之绝地,恐怕也难以吸收血灵力来修炼。

    那些人,如果在血池修炼,面对着旁边狂暴戾气冲天的血厉。能否平静面对?

    恐怕会被血厉身上的动静给搅的直接走火入魔。

    他突地想起,之前姜铸哲曾说过。让他留意血厉的状况,说血厉似乎不太妙。

    炎日岛和东夷人交锋时,血厉也没有出现,沫灵夜当时也说血厉在冷静自己。

    种种迹象表明,血厉融合血之始祖魂坛和躯骸以后,因过于急切,怕是出了问题。

    姜铸哲还说过,当时在黑巫教时候,血厉……也可能吸食过人血。

    以前,血厉最为痛恨的,便是姜铸哲以人血修炼。

    血厉自己也说过,如果有朝一日,他迷失了自己,不能掌控自己,他希望秦烈能助他解脱。

    在他来看,他真要是彻底失控,也只有秦烈才能毁了他。

    因为他很清楚,他融合的七层魂坛,还有血之始祖的躯骸内,布满了诸多神秘阵纹。

    他知道那是秦烈身上一种奇物烙印下来的。

    “好久不见。”血池旁边,秦烈淡然一笑,扬声说道。

    血池内,那血茧如花瓣散开,血茧内的血厉慢慢浮现出来。

    血茧底部,七层血玉般晶莹剔透的魂坛,如层层莲台瑰丽神秘。

    血厉便端坐在七层血玉魂坛之上。

    那七层魂坛,从底部开始,在缓慢地抽离着血池内的血灵力。

    秦烈注意到,七层魂坛下面的四层,有着无数细密的血色流光交织闪烁。

    这意味着血厉已经能动用四层魂坛的力量!

    四层魂坛,乃是虚空境初期的力量,如今血厉的实力,恐怕已冠绝暴乱之地!

    他采取直接融合血之始祖的魂坛方式进阶,根本不受暴乱之地咒之始祖禁咒的影响,只要他对血之力量的领悟加深,他就能顺理成章的动用更高魂坛内的力量。

    端坐在七层魂坛上的血厉,有种血海霸主般的惊人气势,他咧嘴嘿嘿一笑,突然往秦烈漂浮而来。

    那七层魂坛,急剧收缩,突然变得只有米粒大小。

    血厉伸出舌尖一卷,将七层魂坛吞入口中,身子也轻飘飘在血池边站定,然后才道:“我一直都在,是你很久没来而已。”

    此刻,血厉身上依然充斥着暴戾嗜杀气息,仿佛随时都会大开杀戒。

    秦烈眼睛微眯,从容一笑,道:“最近忙。”

    “听说你扫平了东夷人?”血厉怪笑起来,“杀的好!那些东夷鼠辈,多年来时常侵入暴乱之地,他们早该自食其果!”

    “各大白银级势力联手,才将东夷人灭杀,并不是我一人的功劳。”秦烈道。

    “各大白银级势力?”血厉腥红如血的眼瞳中,满是轻藐不屑,“他们迟早被血煞宗全部灭掉!”

    秦烈眉头一皱。

    “当年,八大白银级势力,在黑巫教的鼓动下,联袂杀入血云山脉!我血煞宗一夜间血流成河,无数弟子被斩杀屠戮!这个仇恨,我看也是时候要了结了!”血厉狂笑道:“寂灭宗,黑巫教,天剑山,天器宗,万兽山,包括幻魔宗,我要他们尽数从暴乱之地除名!我要以后暴乱之地只剩下一个势力,就是我们血煞宗!”

    他重重拍了拍秦烈肩膀,大喝道:“我将蓦炎许配给你,以后你就是血煞宗的宗主!在你的带领下,血煞宗必将成为暴乱之地的黄金级势力,和中央世界那些顶尖势力齐名!”

    此刻血厉狂态毕露。

    秦烈脸色深沉,正欲讲话,突地神情微动。

    不远处,连通外界的空间传送阵内,接连闪现一道道身影出来。

    姜铸哲,沫灵夜,漠峻,洪博文,蒙奉,还有雪蓦炎等人,一同从中走出。

    “原来是你惊醒了他。”姜铸哲神情怪异。

    “你们来的正好!”血厉嘿嘿一笑,说道:“我已经可以动用四层魂坛的力量,加上姜铸哲一脉,还有秦烈的炎日岛,我们血煞宗足以横扫暴乱之地,让暴乱之地只剩下血煞宗一股势力!”

    在他内心深处,真的没有将秦烈当成外人看待。

    修炼血灵诀的秦烈,也被他看做血煞宗的传承者,炎日岛的琅邪一脉,也被他视为自己人。

    连带着,他将整个炎日岛,也当成血煞宗的一支力量。

    秦烈的炎日岛,他和姜铸哲两脉血煞宗,这三股力量联合起来,想要重定暴乱之地的大局,还真不是妄想。

    尤其是,他自觉拥有了四层魂坛的力量,在暴乱之地已堪称无敌。

    此刻他自信心极度膨胀。

    “师兄,今时不同往日,所有暴乱之地的白银级势力,都已将炎日岛视作霸主,我们没有必要重新点燃战火。”

    姜铸哲一边笑着劝说,一边以秘术传音秦烈:“我们在血池旁边布置了禁制,他一从血茧内出来,我们就能第一时间知道,所以才会急匆匆赶来,好知道他情况如何。目前来看,他似乎并没有听我们的劝说,他不但没有抑制境界,还更进一层,拥有了始祖第四层魂坛的力量,我想……我们对他已经没办法了。”

    沫灵夜和姜铸哲等人,是希望血厉不要继续求成,而是要暂时扼制境界,将心境平复。

    只有这样才能避免血厉迷失。

    结果,现在血厉已能运用四层魂坛的力量,他们的劝告明显没有被血厉听在耳中。

    “血厉前辈,你有没有感觉到灵魂有什么异常?”秦烈突然问。

    “什么异常?”血厉愣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