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八十八章 暴乱第一人!

第一千八十八章 暴乱第一人!

    “秦烈,那个白漾岛……我们寂灭宗已无偿割让给你们……”沈魁轻声道。

    “哦。”秦烈缓缓点头。

    六日前,高宇向他索要白漾岛,要将其重新还给珈玥父母。

    他一口答应下来,事后吩咐宋婷玉交涉,帮忙将白漾岛拿回来。

    看样子白漾岛恰恰在寂灭宗手中。

    在这个时候,沈魁突然提起此事,也是一种示好,他自然心知肚明。

    “卡伦家族由我送他们离开暴乱之地。”他咧开嘴,冲那名修罗族虚空境初期的强者道:“此事和寂灭宗关系不大。”

    “你送出去的?”名叫博尔巴的修罗族强者,脸色一沉,喝道:“那请你告诉我们,卡伦家族,如今究竟在哪一个域界?”

    “无可奉告。”秦烈冷硬道。

    博尔巴十字星眼瞳内,阴狠光芒一闪,分明立即就要动手。

    另外四名不灭境的修罗族强者,稍稍挪动脚步,就将秦烈围在了中央。

    许然夫妇,沈魁,雷阎等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他们下意识地看向周边。

    这边的局势,他们在通传秦烈的时候,就已经说明清楚。

    他们认为秦烈绝不会独身而来。

    在他们想象中,周边暗处一定潜伏着幽冥界的强者,亦或者泊罗界九阶血脉的可怕存在。

    所以他们环顾四周,在等候那些他们认为的强者,赶紧出现。

    博尔巴对炎日岛的情况也有所了解。也同样打量着周边。想看看秦烈的底牌。

    只有涅槃境的秦烈。一定是带着强者一同过来,才敢这么有恃无恐。

    博尔巴如此认为。

    “有时候,还是不要太过于自作聪明的好。”秦烈语气淡漠,深深看向他,说道:“我知道你们是借助于六大势力的域界之门,从修罗界到来。那六大势力,自己受当初誓约的束缚,不敢轻易涉足此地。所以才会很大度的开放域界之门,让你们来探探情况,试探我秦家的脾气。可笑的是,你们竟然如此呆傻,还真敢一头闯进来。”

    此言一出,博尔巴脸色微变,似意识到不妙。

    “嗤嗤嗤!”

    一扇奇异的星门,陡然间,在秦烈身后形成。

    那星门倏一浮现,一声仿佛来自于太古星空的恐怖咆哮。瞬间传递过来。

    “呼呼呼!”

    无数肉眼不可见的灵魂流光,从星门内飞涌出来。将雷神咆哮山谷外面完全遮住。

    白昼突然变成黑夜。

    浓稠黑色之中,博尔巴和四名不灭境的修罗族强者,突生恐惧之心。

    “哧啦!哧啦!”

    黑暗中,一头远古巨兽狰狞爪牙厮磨的声音不断传来,令博尔巴灵魂颤抖。

    “唔唔!”

    突地,博尔巴和四名修罗族强者的魂坛,似猛地坠入黑暗渊潭。

    他们的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沉落,如被扯入另一个时空。

    他们竟生不出挣扎的念头。

    山谷口,修罗族的强者,尖啸着,声音渐渐低幽不可闻。

    充满山谷的黑暗,如被巨口吞咽,也慢慢消失。

    数十秒后,山谷一切恢复正常,黑夜消失,白昼重现。

    秦烈身后绽开的星门也无影无踪。

    一同消失的,还有博尔巴和另外四名修罗族的魂坛强者。

    沈魁,雷阎,许然夫妇,包括楚离和沈月,都是呆呆愣在那儿。

    他们一脸茫然地看着秦烈。

    “那些修罗族的族人,再也不会出现,你们大可放心。”秦烈淡定地说道。

    “唔……”许然轻呼一声,旋即反应过来,“他们去了何处?”

    “我送他们去了另外一个域界。”秦烈微笑道。

    “另外一个域界……”许然神情复杂,惊奇道:“你已经可以随意动用空间之力?”

    耸了耸肩,秦烈轻松道:“差不多吧。”

    许然大惊失色。

    沈魁,雷阎,楚离和沈月等人,都以看怪物般的目光看向他。

    在他们的眼中,如今的秦烈一身神秘,有着种种难以想象的神奇之处。

    博尔巴,加四名不灭境的修罗族强者,这一股力量足以令寂灭宗覆灭。

    然而,在秦烈的手中,五个强大的修罗族强者,竟一下子就被遣送到别的域界。

    黑暗中,他们的灵魂,感知到了暗魂兽分身的恐怖灵魂气息,也都听到了博尔巴等人惊恐的尖叫……

    这让他们知道那些修罗族的家伙下场一定会很凄惨。

    “你这家伙,我们是越来越看不透了。”楚离苦笑不迭。

    “神族血脉……真如此神奇。”沈月目显异色。

    “总之,修罗族的那些家伙,不会对寂灭宗造成麻烦。”秦烈笑了笑,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次深渊之行,你们准备的如何?”

    “我们会调集所有精锐参与此次狩猎!”雷阎喝道。

    “从你身上,我们看到了我们的不足,或许只有通过深渊的残酷磨砺,我们才能更快的认识外面的天地。”沈魁叹道。

    “这也正是我所期望的。”秦烈认真道。

    “可惜南大哥迟迟没有出关,不然,他可以率领我们征战深渊,他也可以在深渊内提升自己。”雷阎颓丧道。

    秦烈别头看向身后的雷神咆哮山谷。

    山谷中,电闪雷鸣,还有极为动乱的空间波荡,充满着无序和破坏之力。

    “不对……”

    他神情一动,突然想起了塞纳的状况,想起存在暴乱之地每一个角落的密咒。

    任何人,在冲击虚空境。如果真有希望成功时。都会遭受密咒的压制。

    塞纳因此数次不成功。还身负重创,差点魂寂。

    南正天在冲击虚空境时,应该也会遭遇同样的密咒,除非他走出暴乱之地。

    “忘了提醒他了!”秦烈脸色一沉。

    “你在嘀咕什么?”许然道。

    秦烈摸着下巴,想了一下,看向山谷口众人,说道:“让不相干的人先离开。”

    山谷口,除了雷阎。许然夫妇,沈魁,沈月,楚离之外,还有不少寂灭宗的强者。

    那些人比较陌生,和他并不熟识,他也信不过。

    “你们先回去。”沈魁看向那些人。

    寂灭宗的这些长老,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纷纷离开。

    山谷口很快就只剩下秦烈熟识的人。

    “塞纳冲击虚空境时。遭遇了数次密咒影响,以前很多暴乱之地的强者。也会在冲击虚空境时,遇到密咒的压制。”他将情况阐述了一番。

    沈魁、雷阎众人听完后,一个个都是面色沉重,这才明白暴乱之地多年来,甚少出现虚空境强者的原因。

    “本来这是针对海族的一种束缚,随着人族的崛起,海族的沉落,导致束缚异族的密咒,变成反而制衡我们的一种制约。”秦烈道。

    “那老祖……该如何是好?”楚离急道。

    “可有办法传讯他?”秦烈询问。

    众人都看向沈魁。

    沈魁是寂灭宗的大管家,南正天闭关之前,曾对他进行过一番嘱托。

    众人都知道要想联系南正天,也只能通过沈魁。

    “我去一趟山谷。”

    在众人的注视下,沈魁深吸一口气,急匆匆往雷神咆哮山谷行去。

    秦烈等人都在外面等候。

    “没料到这才是暴乱之地,长时间无法诞生超强武者的根源!”许然颇为感叹,道:“看样子,我还是早点离开暴乱之地比较好,不然,我也会和塞纳一样受密咒重创!”

    “我也是!”雷阎表态。

    “秦烈,此事有多少人知道?”许然凝重道。

    “段千劫,李牧,还有几个我们炎日岛的魂坛强者。”秦烈坦然道。

    许然思索着,道:“你要想令暴乱之地发生蜕变,让人族势力由白银级,往黄金级迈进,可能要尽早知会那些达到三层魂坛的武者。当然,一定要是信得过的人!”

    “我明白。”秦烈轻轻点头。

    他知道束缚暴乱之地的密咒,已不再适应如今的时代,他有心发展暴乱之地,将这些白银级势力,变成他力量的一部分。

    在这个前提下,要想实现心中目标,他必须做一些事情。

    让各方强者去深渊狩猎,经历腥风血雨,见识外面广阔的域外天地,就是他迈出的第一步。

    他后面还需要从别的途径做一些事情。

    “这块天地,各大白银级势力,其实潜力很大。”许然认真地说道:“真要是蜕变,一一进阶到次一级黄金级势力,他们之中会有很多虚空境强者冒头。未来,暴乱之地的这些势力,一定会越来越耀眼。这样对你,对人族,对整个灵域,都会是一件好事。”

    秦烈深深点头。

    一行人,在雷神咆哮山谷口,对未来局势进行着商讨。

    过了一会儿,沈魁眼神发展地回来,以很奇异的目光看了秦烈一眼,道:“我将你的消息告诉他了。”

    “老祖怎么说?”秦烈眼睛一亮。

    只要南正天得到消息,就还来得及,说明还能弥补。

    他相信以南正天暴乱之地第一人的实力,只要不在暴乱之地,换了任何一个地方,都能轻松踏入虚空境。

    他对此充满信心。

    “他说了,他知道暴乱之地存在着密咒,而且他这次也并非第一次冲击虚空境。”沈魁眼中闪烁着异光,“塞纳有过的经历,他在以前早就经历过,他以前也当那是……天地应有的劫难。不过……”

    顿了一下,沈魁又道:“他这次已经渡过去了。”

    “什么?!”秦烈失声尖叫。

    许然众人也是呆如木鸡。

    “他说,存在暴乱之地的那密咒,在他破镜时再次出现,可这次那密咒没有能遏制住他。”沈魁深吸一口气,老脸上绽放出欣慰的笑容,说道:“他已成功踏入虚空境,这段时间,他正在稳固境界,已经在着手恢复力量了。”

    “顶着密咒突破虚空境!”秦烈震惊至极。

    “南大哥就是南大哥,不愧是暴乱之地的最强者!”雷阎一脸崇拜。

    “我真是要甘拜下风。”许然摇头苦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