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九十一章 迁移

第一千九十一章 迁移

    地底深处。

    秦烈的魂兽分身不断运用血脉天赋,一点点熟练,反复化形。

    “必须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了。”

    这一天,他这具魂兽分身,蜕变为人形以后,不由喃喃低语。

    与此同时,他的人族本体,则是刚刚穿过秘境之门,先一步到达泊罗界。

    人族本体凝炼星门,从中穿过以后,直达地底空间。

    本体和分身一模一样,一同在幽暗地底现身,如对着镜子观察着自己。

    突然间,本体和分身露出全然一致的笑容。

    旁边,数名修罗族的魂奴,静静盘坐着,低垂着头修炼,一言不发。

    他们知道两个秦烈本为一人。

    只是,在他们的心里,魂兽分身凝为的秦烈,才是本体。

    他们始终认为强大者才是本魂。

    再过两日,秦烈要领着暴乱之地各方势力的精锐,开始征伐深渊。

    如果直接在招魂岛,以柯蒂斯为媒介凝炼星门,自然也是可以。

    但那样要消耗他大量的血脉力量。

    灵域和深渊,不知相隔多远,跨界开启星门,比在同一域界凝成星门,消耗的血脉之力要强很多倍。

    另外,星门要保持畅通状态,也需要源源不绝的消耗血脉力量。

    这次暴乱之地的进入者,可能数百上千,这么多人一一穿过星门太过于耗费血脉之力。

    仅为涅槃境修为,七阶血脉的他,根本无法长时间保持星门畅通无阻。

    所以此法不可行。

    他只能借用地底空间的那一座通往深渊的白骨祭台。

    一直潜伏此地的魂兽分身。在那些人进入深渊时。最好遁入别处。不然也太过于显眼了一点。

    “去泊罗界外面的星空吧,准备狙击那些太阴殿、太阳宫的来人,算算时间…他们应该快要到了。”

    这个念头一起,他先以灵魂意识,锁定和滕远众人一道儿,早先进入域外星空的那名修罗族魂仆。

    确定那人灵魂动静以后,他以本体的八目妖灵血脉,强行凝炼一扇直达域外的星门。

    他分明感受到血脉之力在汹涌流失。

    “嗤嗤嗤!”

    星光闪烁着。一扇璀璨星门,终于凝炼而出。

    那具魂兽分身瞬间穿过。

    他本体急忙散掉血脉之力,那星门,也突地爆碎成流光消失。

    地底空间内,秦烈深吸一口气,脸色分明有些苍白。

    就这么一霎,他体内的血脉之力,至少消耗了四分之一。

    这让他意识到,八目妖灵的血脉,虽然能凝炼星门。能够在灵魂延伸之地开启,但距离太过于遥远。处在不同的域界,消耗的血脉之力大大不同。

    只有同处一界,且距离较为接近,星门开启消耗的血脉之力才极少。

    跨越域界,横渡茫茫星河,以星门来穿越,耗费的血脉之力恐怕会多到难以想象。

    “呼!”

    心神一动,有着血肉丰碑称呼的封魔碑,悬浮在他头顶。

    一束束肉眼可见的血肉精气,从封魔碑内,如泉水般飞泻下来。

    那些血肉精气,分别落入他心脏,天灵盖,还有眉心等处。

    他消耗的血脉之力,疲惫的身躯,在这些血肉精气注入以后,开始慢慢恢复。

    此间,他看着地底的白骨祭台,眉头也暗暗皱了起来。

    这个空间处于密封状态,他的每一次进出,都完全依赖星门。

    那些暴乱之地的众多强者,要踏入深渊,也需要通过白骨祭台。

    他们进来,同样需要他凝炼一扇星门出来。

    在泊罗界凝炼星门,送那些人进来,消耗的血脉之力,肯定要远远少于在招魂岛,直接以柯蒂斯为媒介,送他们前往深渊。

    但以后呢?

    以后,如果这些白银级势力的强者,反复进出深渊,泊罗界的滕远众人,解决了太阴殿、太阳宫的麻烦,也往深渊征伐,难道次次都要他以血脉之力开启星门?

    那他本体岂非成了一座频繁使用的空间传送阵?

    这显然不是长久之道。

    “要么,将这座白骨祭台搬离出去,要么,在地底建立一座全新的空间传送阵……”他深思起来。

    半刻钟后,他心中有了决定。

    他眼中异光一闪,看向旁边那些修罗族的魂奴,吩咐道:“分离这座白骨祭台。”

    那些魂奴,闻言只是愣了一下,便着手行动。

    深藏地底千米,由一根根深渊恶魔巨大骸骨堆砌而成的祭台,在那些魂奴的动作之下,被拆的零零碎碎。

    其中,一颗被寒晶冰冻的恶魔心脏,则是由他亲自保存。

    这个心脏,来自于九阶的深渊恶魔领主,乃是魂兽和柯蒂斯等魂仆联手,在那一层冰寂的深渊斩杀的。

    白骨祭台能成功构建,并且能够和深渊反复连通,真正的核心,就是那一颗深渊领主的恶魔心脏。

    随着和魂兽的融合,一天天的加深,他相信他可以在泊罗界其它地方,成功将白骨祭台重新搭建出来。

    就因为有此信心他才敢拆掉这座祭台。

    数名魂坛强者联手,也用了整整三个时辰,才将白骨祭台完整分拆。

    秦烈又以灵魂沟通庄静。

    这一次,在星门凝炼出来的时候,他稍稍注意了一下。

    “古兽族境内……”

    辨别出位置以后,他的身子,才从星门内穿过。

    在他身后,一个个魂坛级别的修罗族老者,脸色阴沉,眼神冰冷。抓着巨大的恶魔骸骨。迅速走了出来。

    此刻。庄静就在古兽族境内,朱雀一族的山谷中。

    她还正和蔺婕讲话。

    猛地看到秦烈现身,然后几个神情奇诡的修罗族老者,也接连抓着巨大的苍白骸骨走出,她明显大吃一惊。

    蔺婕也惊讶的不敢吭声。

    隔了几日,秦烈再看庄静时,心境有些变化。

    以前,他并没有将庄静当一回事。纯粹是遵守承诺,才没有将庄静斩杀。

    不久前,庄静也只是被他当成一个可用的媒介。

    仅此而已。

    然而,上次在浴室时,他和庄静有过一番欢愉,这让他再次面对庄静时,会不自禁的心猿意马。

    “主人,我,我血脉突破到七阶了,就在不久前。我还没有来得及通知您……”

    庄静愣了一下,盈盈起身。仪态万千地行礼,眉开眼笑地说道。

    “七阶血脉,竟然真的有效啊……”秦烈心中嘀咕了一句,点了点头,道:“很好。”

    “都是主人的恩赐。”庄静抿着嘴,脸上流露出妩媚之色,眉梢似乎都充满着一种诱惑。

    蔺婕看了看发骚的庄静,又望了一眼秦烈,清丽的脸上,突然生出一丝红晕。

    她猛地记得秦烈离开时,她推门而入,那一幅旖糜的场面。

    此刻,庄静再见秦烈,从头到脚,从细微的动作,都表现出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让她又是惊讶,又是鄙夷。

    “这浪蹄子……”蔺婕心中暗骂。

    同时,感知到这边强大灵魂气息的九阶朱雀,化为一束流焰火芒,急匆匆掠来。

    童嫣刚返回泊罗界不久,已知道滕远、尼维特等人,悄悄进入域外星空狙击太阴殿、太阳宫武者。

    滕远、尼维特不在的时候,她必须要肩负保护古兽族的责任。

    众多修罗族魂坛强者,猛地在此地现身的气息,自然逃不过她的感应。

    她生恐有了什么巨变,忙从修炼中飞出,一下子就赶了过来。

    几乎同时,不远处的卡伦家族内,达到虚空境的凯里,也是悚然变色。

    “同族的气息!还是好几个!”

    惊叫中,凯里身影一闪,也急忙掠来。

    “东西放下,你们人先回去。”秦烈轻喝。

    那些从星门内走出,将一根根巨大恶魔骸骨丢下的修罗族老者,听闻命令以后,一躬身,又重返另一处的地底空间。

    童嫣赶来时,三个修罗族族人,慢慢消失,星门也逐渐愈合。

    十来秒后,这边什么都不剩下了,凯里才一脸迷惑地赶来。

    童嫣本欲追问,一看凯里也过来,不由眉头一皱,不客气地呵斥道:“此地为古兽族境地,我们允许你们在此逗留,却不意味着你们可以随意走动!”

    “抱歉,我是突然感应到同族的灵魂气息,一时没忍住,还请谅解。”凯里致歉。

    此地为古兽族生活之地,卡伦家族寄人篱下,自然要谨慎小心。

    身为卡伦家族族长,他可不想家族因为他的冒失,在泊罗界灭族。

    尤其是,九阶朱雀童嫣身上的气息,又是那么的强大。

    ——强大到让他觉得没有一点获胜的可能。

    “请你回避!”童嫣哼道。

    凯里满脸尴尬,他看了看秦烈,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秦烈神情淡然,一言不发,明显不准备帮忙说话。

    凯里暗叹一声,只能拱拱手,无奈离开。

    “刚刚那些修罗族的家伙,就是……”童嫣微微皱眉,斟酌着用词,说道:“就是被你给驯服的那些人?”

    显然,她一定是从离开的滕远、尼维特那儿,知晓了一些事情。

    “嗯,就是他们。”秦烈也不遮遮掩掩,指着底下的那些巨大白骨,说道:“这些东西,能建造一座连通另一界的祭台。等滕远他们从域外星空回来,你们古兽族,还有泊罗界别的种族强者,都可以组织力量,去那一界狩猎。”

    “需要我帮什么忙吗?”童嫣眼睛一亮。

    “帮我将这些骸骨运到那儿。”秦烈指了指不远处,七座悬浮虚空的陆地。

    “好。”童嫣点头。

    其中细节,很多零零碎碎的事情,她竟压根没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