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外来者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新的外来者

    极炎深渊。

    一道灰蒙蒙的天柱,如有众多飓风漩涡凝结而成,上接天,下通地。

    这灰蒙蒙的巨大天柱便是深渊通道。

    内部,空间力量错乱,时有不知名爆炸发生,充斥着将一切生灵碾成齑粉的恐怖力量。

    许许多多漆黑的颗粒,一会儿胀大如窟窿,一会儿微缩成不可见。

    那些黑色粒子,乃一个个神秘的通道,连接着不同的域外天地。

    突地,一条冰晶形成的隧道,就在那空间疯狂动荡中央传来。

    冰晶隧道迅速延伸向外。

    “咻咻咻!”

    一道道浑身冒着寒气的魔影,从那冰晶隧道内闪烁出来,降临到极炎深渊。

    这是一群从寒寂深渊而来的高阶恶魔。

    不久前,和秦烈有过一战的伊诺丝,就在他们当中。

    伊诺丝漆黑翅膀扑动着,倏一在极炎深渊现身,就禁不住以深渊语言嚷嚷起来:“好热,这该死的地方,简直要将人烤熟了。”

    在她身旁,都是一群来自于寒寂深渊的高阶恶魔,为首的高阶恶魔臀部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眼瞳呈暗紫色,尖尖的耳朵缀满银色耳环。

    “你父亲吩咐我们,让我们尽快找到那个烈焰家族的小子。”这个有着八阶血脉的深渊恶魔沉声道。

    “克洛斯,我不需要你提醒我,我知道为什么过来。”伊诺丝不耐道。

    讲话的时候,她释放出血脉力量,以血脉中烙印的天赋来搜查起来。

    秦烈从寒寂深渊遁离之前。曾被伊诺丝的父亲以一缕灵魂意识审查。他随着星门消失的那一霎。身上已缭绕了一缕气息——伊诺丝父亲的气息。

    寒寂深渊的大领主,之所以安排伊诺丝也来极炎深渊,就是要伊诺丝依循着那一缕气息,为他的麾下指明方向。

    伊诺丝的血脉来源于他,即便是在极炎深渊,伊诺丝也能通过血脉的天赋,追逐他的气息。

    深渊通道附近,伊诺丝释放血脉力量。以血脉来感知。

    她很快就停了下来。

    “怎样?”八阶的深渊恶魔克洛斯询问。

    只有九阶的深渊恶魔,才能被称为深渊领主,才具有统治一方的力量。

    克洛斯就是因为血脉没有突破到九阶,他才会被安排领队降临极炎深渊,不然……他会遭受极炎深渊那些深渊领主的敌视。

    深渊之中,有着种种不成文的规定,领主级别的九阶深渊恶魔,进入别的深渊层面会被当成入侵,也是规则之一。

    就是因为这样,伊诺丝的父亲。只能安排克洛斯这些家伙进入极炎深渊。

    更高血脉者,一旦降临极炎深渊。就会引起这一层深渊大领主的注意,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克洛斯只有八阶血脉,他知道在这个神族和极炎深渊的同族血战的期间,他们这些过来者实力很一般。

    他只希望能够尽快完成大领主的嘱托。

    “我感知到他的方位了。”伊诺丝看向远处。

    “我们快点过去吧!”克洛斯催促起来。

    伊诺丝伸手一指。

    以克洛斯为首的这些寒寂深渊的恶魔,看向那片天空,脸上不由一僵。

    远方天空,隐隐能看到一个如巨山般的火焰魔影,挥舞着巨斧,率领着众多深渊炎魔,正在和一群神族族人血战。

    那片天空火焰滔天,却没有震荡天地的波动传来,也没有一丝声音泄露。

    显然,在那片交战区,必然有一种强大的结界将战场封锁着。

    结界的存在,使得交战的深渊恶魔和神族,毁天灭地的力量不会无止尽的蔓延扩散。

    这会保护极炎深渊的大地不被永久性破坏。

    因此,他们仔细去看,可以看到那边惊天动地的激战场面,却不会听到声音,也感知不到狂暴的能量波动。

    “那是九阶血脉的深渊领主,领着一群深渊炎魔和神族的一个大队交战,我们……不能过去。”克洛斯郁闷地说道。

    “绕路吧。”伊诺丝回答。

    “只好绕路了。”克洛斯无奈,他们这些人没有九阶血脉者,数量也少,冒然过去恐怕会被殃及池鱼。

    “走吧,换一条路。”伊诺丝飞往另一个方向。

    克洛斯点头,领着那些来自于寒寂深渊的高阶恶魔,跟随着她飞走。

    ……

    火山后方。

    正在和乾煋、流漾讲话的秦烈,突地眉头一皱,身上涌现出强烈的灵魂波动。

    “怎么了?”乾煋奇道。

    秦烈没讲话,而是闭上眼,仔细感知了一会儿。

    就在刚刚,他生出一种被人灵魂窥视的感觉,好像在暗处有一双眼睛,怔怔地看着他。

    这感觉来得很突然,让他心生不安,所以停下了和乾煋的交谈,认真来查探。

    不过,真的用心感知了,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刚刚浮现的那种被窥视的感觉竟然也凭空消失了。

    “没什么。”他摇了摇头,淡然一笑,说道:“我能来这一层极炎深渊,纯属是意外,所以我有点多疑了。”

    “多疑?”乾煋愣了一下,道:“不介意的话,能否说说你怎么过来的?还有,你刚刚的神情很奇怪,你感觉到了什么?要知道,对我们这类超阶血脉者而言,有时候神秘的感觉是非常靠谱的,而且一定是事出有因!”

    经他这么一说,秦烈也重视起来,解释道:“我其实是从寒寂深渊而来。在我要回去的时候,我被一个深渊大领主的力量影响,莫名其妙地就到了这层极炎深渊。”

    “被一个深渊大领主的力量影响?!”雾纱惊叫起来。

    秦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觉得她有些大惊小怪了。

    “每一个深渊大领主,都至少活了几万年,他们绝不会无缘无故重视一个七阶血脉的神族小家伙。”

    雾纱惊疑不定地看着他,很认真地说:“我说实话你不要介意,像我们这种七阶血脉的战士,在深渊大领主的眼中,和蚂蚁没有太大的区别。达到大领主级别的深渊恶魔,漫长的生命,都用来探索深渊规则了,几乎很少去理会外界的事情。”

    “他会观察你一定是有别的原因!”乾煋喝道。

    秦烈脸色怪异起来。

    “这一层极炎深渊,我们正在征伐着,我们家族的强者对很多深渊领主发起了挑战,极炎深渊此刻遍地都是战场。”雾纱继续说,“就是这样,极炎深渊的三位深渊大领主,依然都没有急着从感悟深渊规则中醒来。只要我们没有永久性破坏极炎深渊的根源,没有以压倒性的优势,全面将那些高阶的深渊恶魔屠杀,他们是不会急着出来的。”

    “为什么?”秦烈惊讶道。

    “深渊的生命种族,繁衍力也是惊人无比。每一天,每一刻,都有数量众多的深渊恶魔诞生,他们都是通过厮杀,通过相互吞食来成长。低阶的深渊恶魔,在迅速强大,高阶的,也会通过厮杀来成长。”

    “在深渊大领主的眼中,那些九阶血脉的深渊领主,也需要经历别的域界强者的征伐才能成长。”

    “他们三个大领主,都是这么一步步走来的,并不是单单依靠领悟深渊规则。”

    “我们的到来,对那些深渊大领主来说,就是促动九阶深渊领主往十阶大领主蜕变的一种力量。”

    “很多时候,他们甚至乐意看到我们的到来,乐意看到我们和深渊领主厮杀。”

    “当然,前提是我们并不是处于压倒性的优势。”

    雾纱苦涩地说道。

    秦烈认真聆听,稍稍领悟了一点其中奥妙,随口道:“照你这么说,烈焰家族对极炎深渊的征伐,应该不是特别顺利吧?”

    此言一出,乾煋,雾纱,流漾还有焰風,表情都有些尴尬。

    ……

    ps:稍后还有一章,今天把欠的补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