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诱使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诱使

    阿卡洛斯没有急着冲上前,他所在的火焰光球,静静地悬浮在空中,就这么停了下来。

    他远远打量着秦烈。

    此刻,秦烈站在死火山的山口,一脸笑意,头顶的神器“月泪”释放出耀目光芒,像是璀璨星辰。

    秦烈并没有一点血脉力量不济的征兆。

    没有耗尽力量,他为何突然停下,为何老神在在地等候?

    阿卡洛斯脸色深沉,暗暗警惕起来,怀疑附近可能有高阶血脉的神族强者潜藏。

    他开始以灵魂感知周遭。

    阿卡洛斯的魂念,带着焦躁的气息,如铺展开来的地毯,在一座座死火山游弋着。

    数十秒后,阿卡洛斯的眼中,浮现出一丝迷惑。

    ——他没有感知到任何灵魂和生命的动静。

    他的血脉和极炎深渊大地有着微妙的感应,只要附近存在着强大的生命磁场,他都能迅速感知到。

    除非潜藏者血脉达到十阶,才能以通天彻地的手段,遮掩所有气息。

    当然,真有那种层次的至强者,也不需要遮遮掩掩,瞬间就能斩杀他。

    他于是肯定附近并没有神族强者潜伏暗处。

    确定没有强者潜伏,他立即松了一口气,也不再那么紧张不安,“小子,你是不是自知逃不掉,所以干脆停下来?”他嘿嘿怪笑道。

    秦烈咧嘴,笑着说:“是啊。”

    “乖乖将那件神器交出来,然后束手就擒。我就会饶你一命。”阿卡洛斯又兴奋起来。“你能持有神器。在烈焰家族定然有着很高的身份,你父母是谁?嘿嘿,我想你这条小命一定很值钱!”

    秦烈愣了一下,旋即以古怪的表情看向他,道:“你很贪财。据我所知……极炎深渊的恶魔,此时都在和烈焰家族血战,双方一旦会面,马上就会血战到底。你身为高阶恶魔。见到烈焰家族的族人,不是立即斩杀,而是只想着生擒下来换取财物,还真是深渊恶魔种族的奇葩。”

    所有的高阶恶魔,血脉都来源于九阶、十阶血脉的“初代恶魔”,阿卡洛斯也至少是深渊领主的后裔。

    深渊领主,在每一个深渊层面都算是一方霸主,统领着众多低阶恶魔,往往积累了庞大的财富。

    深渊领主对自己血脉直系后裔都不会吝啬,而阿卡洛斯还是一个拥有着八阶血脉。即将要蜕变九阶血脉,也在朝着深渊领主迈进的强大后裔。

    他的父辈不可能不为他的血脉蜕变做准备。

    这家伙。蜕变血脉时,选择如此偏僻的地方,周边还没有他父辈的扈从庇护,本就显得很奇怪。

    而且他还如此贪念财物,不是和大多数深渊恶魔一样,一见到烈焰家族的族人就疯狂厮杀。

    这也同样显得奇特。

    种种蹊跷之处,让秦烈对这个高阶恶魔,有了一丝兴趣。

    “只有血脉达到九阶的深渊恶魔,才能被称呼为深渊领主,也只有深渊领主才能统治一方,拥有自己的领地,招募自己的扈从。”阿卡洛斯脸色不太好看,哼了哼,说道:“等我血脉突破到九阶,成为了深渊领主,我在极炎深渊就能有一席之地,能召集低阶深渊恶魔,让他们宣誓效忠于我。但现在,我的血脉还没有达到九阶,所以我只能靠自己。”

    秦烈随口问道:“你的父辈呢?你血脉的源头,不应该为你提前做准备吗?”

    阿卡洛斯脸色一暗,“就连深渊大领主都可能会陨灭,何况是九阶的深渊领主?我血脉的源头,万年前和另一个深渊领主在厮杀中死亡,被对方吞食了血肉,早就已经灭亡了,我难道能依仗一个亡魂?”

    “这就难怪了。”秦烈轻轻点头。

    阿卡洛斯的血脉源头,因为早已陨灭,所以他无法得到任何帮助。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选择来如此偏僻的地方蜕变血脉,而且会如此贪念财物。

    他是想要通过蜕变到九阶血脉来改变命运。

    “你要是血脉达到九阶,成为了深渊领主,你会不会立即去找万年前杀死你血脉源头的那个家伙报仇?”秦烈好奇地问道。

    “报仇?”阿卡洛斯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他没有仇恨。”

    “他杀了你血脉源头,让你近万年穷困潦倒,让你独自一人厮杀进阶,难道你不很他?”秦烈愕然。

    “你根本不了解我们。”阿卡洛斯眼中满是嘲弄,“只有血腥的战斗,才能促进我们血脉的进化,才能让我们往更高的层次蜕变。我们深渊恶魔种族,在没有外来者侵入时,也会永无止尽的相互厮杀下去。我们的战斗,不是分胜负,而是直接分生死。死亡者被吞食血肉,成为胜者进阶血脉的一种力量,根本就是我们深渊的规则。”

    “我们不会因为这样,而仇视最终的胜者,因为这本就是深渊的血腥规则。”

    “在我突破到九阶血脉,成为深渊领主,积累了足够的力量以后,想要往更高层次蜕变进化,也会挑战和我同阶的深渊领主。”

    “那时,我或许会是胜利者,也可能会是死亡者,会被对方吞食掉血肉。”

    “想要成为这层深渊的至强统治者,蜕变为深渊大领主,就要有死亡的觉悟。”

    “极炎深渊的三个大领主,也是在无数次战斗之中,将一个个同阶的深渊领主击败后,吞食他们的血肉,才最终完成血脉的蜕变,从而达到十阶血脉。”

    “在他们成为大领主的进阶道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九阶的深渊领主,被他们在战斗中击杀,被他们吞食掉血肉。”

    “这种为了追求极致血脉的战斗,完全遵从着深渊的血腥规则,根本不会存在什么仇恨。”

    阿卡洛斯冷冷看着秦烈,语气充满了嘲讽,“我们和你们这些外来者的战斗,才会存在着仇恨。而我们同族之间的战斗,永不会在后裔心中,种下什么不可磨灭的仇恨。”

    秦烈听他解释了一番,才欲讲话,突然心神微动。

    他又一次生出被人窥视的感觉。

    仿佛在暗中,有一双眼睛,会隔段时间就凝视在他身上。

    他并不知道伊诺丝来到了极炎深渊,通过寒寂深渊那大领主的一缕魂丝,以血脉在感知着他的方位。

    “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和你解释这些。”阿卡洛斯自己都觉得奇怪,认为他和秦烈说了太多废话,“把神器交出,乖乖束手就擒,我要拿你向你的父母索要足够价值的材料!我的血脉,能不能尽早蜕变到九阶,就指望你和你手中的神器了!”

    “你的运气的确不太好。”秦烈突然笑了起来。

    笑声中,他催动八目妖灵血脉内的星门天赋,一扇星光熠熠的光芒,就在他身后凝炼出来。

    “域界之门!”阿卡洛斯陡然变色。

    他终于明白秦烈为何有恃无恐了。

    也在此刻,以柯蒂斯为首的几名修罗族虚空境魂奴,接连从星门内闪烁而出。

    柯蒂斯等人,倏一穿出星门,立即就分散开来将阿卡洛斯围住。

    在他们过来之前,秦烈已经通过灵魂间的联系,对他们有了指示。

    因此,他们将阿卡洛斯一围住,又纷纷释放出魂坛,以秘术来禁锢这片天地,防止阿卡洛斯逃窜。

    他们将禁锢力量着重渗透到大地之中。

    通过秦烈的提醒,他们知道阿卡洛斯的血脉力量,和极炎深渊的大地层有着微妙联系。

    “你怎么能如此轻易地洞开域界之门?还是在这里!而不是深渊通道?!”阿卡洛斯惊叫。

    他对烈焰家族相当了解,因为这个家族时常前来极炎深渊狩猎,和他们的接触非常之多。

    他很清楚烈焰家族的族人,几乎没有人擅长空间方面的力量,因为烈焰血脉不可能觉醒和空间有关的天赋出来。

    也是如此,几乎不会有烈焰家族的族人,浪费精力在空间秘术上。

    所以他压根想象不到秦烈可以洞开域界之门出来。

    “我和你所熟悉的烈焰家族族人,有着很大的区别。”秦烈咧嘴一笑,眯着眼,说道:“给我活捉他。”

    以柯蒂斯为首的魂奴,收到命令以后,立即扑杀向阿卡洛斯。

    阿卡洛斯怒啸着,他所在的火焰光球,也骤然变得炽烈如光焰飞溅。

    秦烈没有看他,而是以灵魂意识感知附近,想要找出令他不安的原因。

    然而,等他凝神去觉察那种不安的时候,让他觉得被窥视的感觉又一次莫名消失。

    “奇怪……”他暗暗费解。

    就是因为觉察到不妙,他才将柯蒂斯等人早早释放出来,要尽快将阿卡洛斯处理。

    对于阿卡洛斯这个智慧出众的高阶恶魔,他有着很大的兴趣,甚至有心以魂兽分身将其奴役。

    也只有如阿卡洛斯这样的高阶恶魔,由魂兽耗费魂力奴役起来,才能有价值。

    类似于银瞳蛇魔那一类的八阶血脉的深渊恶魔,战斗力虽然惊人,可惜智慧有限,灵魂力也不够。

    将银瞳蛇魔化为魂奴,只是多一头战斗的凶兽,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用途。

    阿卡洛斯则不同。

    这家伙为高阶恶魔,一旦奴役为魂奴,可以在很多方面用得上。

    就是因为看中这一点,秦烈才决定生擒他,而不是直接击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