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灵魂定位点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灵魂定位点

    阿卡洛斯被那火焰光球完完全全罩住。

    柯蒂斯等人,端坐在魂坛上,接连施展修罗族的血脉秘术,朝着那火焰光球冲击。

    许许多多漆黑幽影,极寒冰暴,交织的闪电,都撞击在火焰光球上。

    火焰光球之中的阿卡洛斯,身影急剧扭曲,怒声咆哮。

    可那火焰光球并未爆裂开来。

    周边一座座死火山,在阿卡洛斯承受攻击的时候,又开始轰隆隆爆鸣,似乎再次帮他承担伤害。

    可惜,阿卡洛斯毕竟只是八阶血脉的深渊恶魔,并没有真正完成蜕变,成为统治一方的深渊领主。

    面对柯蒂斯这样的虚空境强者,就算是依仗着血脉天赋全力防御,也仅仅只能维持几十秒以后。

    “轰!”

    那巨大的火焰光球,在一连串的轰击之下,最终炸裂开来。

    一直藏身当中的阿卡洛斯,失去那火焰光球的庇护,就这么暴露在秦烈眼前。

    “生擒他。”秦烈下令。

    柯蒂斯阴恻恻怪笑着,他身下的六层魂坛,骤然从上往上覆盖向阿卡洛斯。

    六层魂坛底部,一股强大的吸附力生成,将阿卡洛斯牢牢束缚住。

    与此同时,秦烈又将星门凝炼出来,由柯蒂斯将阿卡洛斯扔向星门的另一端。

    星门的另一端,为魂兽分身,阿卡洛斯绝对逃不出魂兽分身的手掌心。

    他要通过阿卡洛斯,来看看自己对魂族秘术的感悟,是不是达到了预期。

    如果他的魂兽分身。能成功将阿卡洛斯奴役。他就会着手来奴役第一巫虫。将奸诈的巫虫也化作魂奴。

    阿卡洛斯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最佳的实验品。

    “魂族!”

    阿卡洛斯的身子,被星门吞没之前,惊恐至极的尖叫起来。

    星门另一端,汹涌的灵魂气息,魂兽的模样已显露出来。

    身为高阶恶魔的他,显然知道魂族的来历,在意识到星门另一端乃是魂族强者以后,他立即知道他将会迎接什么样的命运。

    “柯蒂斯。你暂留此地,我要处理一些事情。”秦烈回头吩咐。

    柯蒂斯点头。

    以八目妖灵血脉天赋凝成的星门,陡然一变,通道另一端浮露出庄静的身影。

    秦烈领着几名修罗族魂奴穿梭而过。

    “你们还是回寒寂深渊。”秦烈冲他们下达吩咐。

    这些魂奴,之前就在寒寂深渊层面,帮助苗风天炼制尸妖。

    他用星门将这些人从寒寂深渊带到了极炎深渊。

    阿卡洛斯的麻烦解决以后,他让柯蒂斯留守极炎深渊,作为灵魂的定位点,自己则是通过庄静回到了泊罗界。

    “见过主人。”

    庄静一看到星门凝现,就知道他要过来。在他身影闪现以后,忙满脸笑容的娇声道。

    最近这段时间。庄静一直以秦烈代言人的身份,在七灵岛传递种种秦烈下达的指示。

    摆脱了幽月族的庄静,如今长居七灵岛,还有了一栋属于她的楼阁。

    这楼阁内只有她和蔺婕两人居住。

    一旦她得到秦烈的灵魂指示,就会第一时间联系葛荣光,由葛荣光帮忙传达。

    她是秦烈安排在七灵岛的一只眼睛。

    通过她这只眼睛,秦烈能够对泊罗界,还有暴乱之地的情况了如指掌,能通过她及时通知宋婷玉、唐思琪,让她们能按照自己规划出来的方向前行。

    “蔺婕人呢?”秦烈突然问道。

    庄静有些疑惑,说道:“主人找她做什么?”

    这时候,那些修罗族的魂奴,已按照秦烈的吩咐前往白骨祭台处,要通过域界之门重返寒寂深渊。

    屋内也就只剩下她和秦烈两人。

    她在问话时,忽然有些羞涩地凑向秦烈,红着脸拥住秦烈粗壮的臂膀,道:“主人对蔺婕也有兴趣么?那丫头……最近很羡慕我,对我血脉的进阶怀有无限好奇,主人要是想要她,我可以帮你安排的。”

    讲话时,她以高耸丰满的双峰,轻轻摩擦着秦烈的手臂,眼中满是动情的光芒。

    自从上次和秦烈一夕之欢,事后神奇完成六阶血脉到七阶血脉的蜕变以后,庄静一直都在期待着下次。

    她希望通过秦烈来更快地提升血脉力量。

    她怀有的血脉,来源于幽月族,血脉越强大,她就能从泊罗界夜晚的九个月亮上,吸收更多的月能。

    这对她境界的提升同样有着巨大帮助。

    她一直都很有野心,一心想要强大自己,以前她都是通过刻苦训练。

    如今,当她发现和秦烈欢好,竟然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捷径以后,她自然就有了别的想法。

    “蔺婕是不是绝不可能重返太阴殿了?”一边享受着庄静的讨好,秦烈一边询问,“她自己心里怎么想的?”

    “我和她都不可能回头了。”蔺婕轻声道。

    “我需要一个魂奴,需要她在炎日岛,随时帮我传递话语,需要她作为一个稳定的灵魂定位点。”秦烈眯着眼,伸手勾起庄静的圆润的下巴,说道:“只要她肯接受奴役,我不需要她的身子,我会馈赠给她精纯的魂力,让她以后的境界突破,永不会为魂力不足发愁。另外,在她被我奴役期间,我会负责她修炼所需要的一切材料,就算是将来她突破到不灭境,我也会为她准备好筑造魂坛的所有灵材。”

    泊罗界和暴乱之地,如今都是他掌控的重要地界,他需要在两个地方安排稳定的灵魂定位点,随时帮他传递魂念。

    修罗族的那些魂奴,最弱也是不灭境,只是用来作为灵魂定位点,未免大材小用了。

    另外,那些家伙毕竟是修罗族,让他们长居人族也不太适合。

    因此,他需要一个人族作为灵魂定位点,帮他驻守在炎日岛,变成他的另外一只眼睛。

    “你不要她的身子?”庄静讶然。

    “我要她作为我的另一只眼睛。”秦烈道。

    “我会和蔺婕说这件事,会把你的条件说明清楚,我看她愿意不愿意。”庄静点头。

    “有一点你要说明清楚,一旦缔结灵魂契约,她恐怕终生难以摆脱我,你一定要让她清楚这一点。”秦烈郑重道。

    “我会的。”庄静乖巧地点头。

    这时候,她丰腴柔润的小手,已沿着秦烈的胸腔,一路滑落到秦烈腰胯部。

    秦烈深吸一口气,一把将庄静抄了起来,大步走向庄静的厢房。

    一番暴风雨后,秦烈从庄静楼阁内走出,就要前往通往暴乱之地的秘境之门。

    他才走出门,就看到蔺婕从远处回来。

    夜色下,蔺婕如身披月光,身上月能如水流潺。

    显然,蔺婕是借助于泊罗界夜晚的月亮,在别的地方修炼秘术,所以身上才有明显的月华光芒。

    “见过秦岛主。”

    眼看秦烈从屋内走出,蔺婕惊讶了一下,旋即鞠身婷婷行礼。

    她分明看出了秦烈衣衫不整。

    她心神一动,下意识瞄了一眼屋内,发现庄静并没有出来送行。

    她立即知道秦烈和庄静先前一定是在颠鸾倒凤。

    蔺婕俏丽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羞红。

    秦烈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离开。

    蔺婕目送着他身影消失,这才返回屋内,直接来到庄静的厢房。

    厢房内,一片大战过的痕迹,空气中都还充满着旖糜的气味。

    庄静以毛毯覆盖在身上,毛毯外面的身子,皆是**着。

    “师姐,你们的战斗还真是激烈呀。”蔺婕撇了撇嘴,酸溜溜地说道:“这一次,你通过他又得到了什么?”

    庄静柔媚的脸上,春潮未褪尽,懒洋洋地说道:“小师妹,别说师姐不照顾我,现在有一条捷径摆在你面前,就看你如何选择了……”

    她将秦烈那番话详细道明,告诉蔺婕秦烈的意图,让蔺婕自行决定。

    “他要我甘愿作为他的魂奴,就必须要亲自和我说,而不是通过你。”蔺婕恨恨然地说道:“通过你说算什么?”

    “哦,我明白了,等他下次过来,我让他亲自和你说。”庄静微笑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