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磨练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磨练

    十日后。

    秦烈在泊罗界,安排好一切事宜后,孤身一人离开。

    他再次回到极炎深渊。

    近期的连番血战,让他意识到他本体的实力,还是太过于弱小。

    融合阿特金斯的精血,收获金甲和金辉两种新的血脉天赋以后,他本有要坠入“混沌血域”的感觉,却最终没有实现。

    他当时就有一种感觉,如果能顺利进入“混沌血域”,他的神族血脉,很有可能朝着八阶进阶。

    毕竟,他的血脉和乾煋等人相比,并不是完全相同。

    融合了各族血脉天赋的他,起点更高,将来的成就也会更大。

    没意外的话,他血脉进阶的速度,应该也会远超乾煋等人。

    上一次,他未能进阶血脉,未能进入“混沌血域”,他感觉好像是因为那具血肉之躯境界不足。

    似乎,他涅槃境初期的修为,已经拖累了他血脉突破的速度。

    领悟到“完美之血”奥妙的他,知道这具目前并不算出众的本体,将来才是他的至强底牌。

    也是如此,在姬家、补天宫、秦家那边,还在准备,还没有消息进一步过来之前,他准备抽出时间来打磨本体。

    ——他要尽快提升本体的实力。

    他于是再次来到极炎深渊。

    深渊领主弗洛里斯的领地,一片汪洋火海之中,漂浮着巨大的火焰陨石,那些如烙铁般的陨石,仿佛火海中的一座座海岛。

    一眼看不到头的火海,其实由沸腾的岩浆汁水形成,这是因为附近有近百座炽烈火山。始终处于喷发状态。

    滚烫的火海中,许多巨大陨石上,隐隐可见一些深渊恶魔在活动着。

    那些深渊恶魔。很多全是赤红,皮肉内如流淌着火焰汁水。

    “炎魔……”

    汪洋火海一角。秦烈打量着远方,看着一个个浸泡在火焰汁水的恶魔,神情微动。

    那些深渊恶魔,和唐北斗的外号一样,也被称呼为炎魔。

    他们是极炎深渊最具代表性的恶魔种族。

    炎魔,从岩浆火海内孕育而成,以火山之心的岩浆火力为能量,皮坚肉厚。各个擅长火焰力量。

    这个深渊种族的血脉天赋,也大多数和火焰有关,向来被烈焰家族族人喜爱。

    每一个烈焰家族的族人,都将炎魔当成理想的猎物,都对高阶炎魔的血肉有着强烈渴望。

    同样的,高阶的炎魔,也对烈焰家族的躯体有着极高的兴趣。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炎魔的血肉,有助于烈焰家族血脉等阶的提升。

    因为两族的血脉天赋都和火焰有关。

    他们的血脉,甚至具有一点互补的效果!

    烈焰家族的族人。如果能够吞食大量高阶炎魔的血肉,血脉进阶以后,有很大的可能获得较为强大的天赋。

    据说乾煋在突破七阶血脉之前。就曾经在极炎深渊内,四处捕杀炎魔吞食。

    结果,他的七阶血脉,觉醒了“炎界”这种罕见的强大天赋。

    也有别的神族强者,在血脉进阶之前,都纷纷涌入极炎深渊捕杀炎魔。

    他们都渴望通过炎魔的血肉,令自己更快的进阶,渴望在突破后,获得强大罕见一点的血脉天赋。

    当然。一些运气不佳者,在和炎魔的血战中。自己反而成为了食物。

    将神族族人吞食的炎魔,也能通过烈焰家族的鲜血。来增强自己的血脉力量和天赋,助他们更快的进阶。

    多年来,极炎深渊的炎魔,和烈焰家族的族人,始终存在着如此特殊的关系。

    此地的深渊领主弗洛里斯,就是一个九阶血脉的炎魔,他也是烈焰魍的目标。

    同为九阶血脉的烈焰魍,数千年前,就已经盯上弗洛里斯。

    最近三千年内,烈焰魍不止一次到来,不止一次对弗洛里斯发动攻击。

    可惜,他始终没有能斩杀这名九阶血脉的深渊领主,没有能得到弗洛里斯的一切。

    对烈焰魍而言,弗洛里斯,乃是可能助他进入十阶血脉的其中一块敲门砖。

    “炎魔的血肉,对烈焰家族的血脉,真有那么大的益处?”

    秦烈摸着下巴,观察着远方那些炎魔,暗暗思索着,已经开始搜索目标了。

    离他不远的火海之中,一个身高七米,浑身火焰汁水流淌的炎魔,忽然从滚烫的海水内冒出头来。

    炎魔的巨目之中,火焰熊熊,如燃烧的炽烈火焰。

    “无耻的神族小子!”这个炎魔冒出来以后,怒啸一声,以深渊语言叫嚷道:“你是来送死的吧?!”

    秦烈并不知道,因为不久前烈焰魍和弗洛里斯血战过,使得附近的炎魔警惕性极高。

    火海的周边,几乎每一个旮旯的海底内,都有炎魔潜藏着。

    他们都在防备,以免烈焰魍率领着烈焰家族的大军,再次偷偷摸过来。

    秦烈不明所以的到来,还没有找到他的狩猎目标,自己反而率先成为了这个炎魔的目标。

    “七阶的炎魔……”

    瞄了一眼,秦烈咧嘴一笑,马上放下心来。

    至于这个炎魔之后,那火海深处更多涌来的炎魔,他倒是并不在意。

    拥有星门的他,有足够的时间,在更多高阶炎魔到来之前,解决战斗后从容离开。

    “给我死来!”

    这个七阶的炎魔,咆哮着,骤然从沸腾的火海内冲离出来。

    火海底部,数十块烙铁般的巨大岩石,随着他力量的牵引扯动,顿时飞上天空。

    那些赤红岩石,滴落着火焰汁水,携带着惊人的威慑,蒸发着红火水雾。

    秦烈嘿嘿一笑,眼见数十块巨石轰来,身影如梭,灵巧地在火焰巨石内闪掠着。

    他轻易的避过炎魔的第一轮攻击,身子还越过岩石,已飞身落到炎魔身旁。

    “呼!”

    一柄巨大的火焰战斧,在这个炎魔的操控下,轰然砍了过来。

    那火焰战斧之上,不但瞬间升腾出炽烈火焰秘纹,还爆发出一种名为“蛮火”的血脉天赋。

    这个七阶炎魔的臂膀,如充了气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了近三倍!

    火焰战斧传荡出来的恐怖力量,也在顷刻间,暴涨了三倍有余!

    秦烈眼中异芒一闪而逝。

    下一刻,他全身金光耀目,一层金灿灿的战甲,闪电般覆盖他全身。

    血脉天赋——金甲!

    “嘭!”

    秦烈胸腔金光如水挥洒出来,一股巨力来袭,他凌空而来的身子,禁不住失去平衡的重重坠落火焰深海。

    “唔!”

    火海之中,他也闷哼一声,脸色有些难看。

    这个七阶的炎魔,瞬间取出一柄火焰战斧,还直接施加血脉天赋,在粗壮手臂胀大三倍以后,力量也瞬间暴涨。

    火焰战斧顷刻间爆发出超乎寻常的狂暴力量。

    要不是他新获得金甲天赋,直接以血脉之力,在全身覆盖金色战甲,他恐怕会一照面就吃个闷亏。

    即便如此,他潇洒的身影,还是被这个七阶血脉的炎魔,给直接从空中轰落下来。

    “你竟然没有死!”

    七阶的炎魔,一击之后,见秦烈没有被劈成两半,还从火海内冒出头来,也是显得惊异起来。

    他那看似粗豪莽撞的脸上,浮现出别样的色彩,红通通的眼瞳之中,还闪烁着思索的光芒。

    秦烈人在火海内,猛地一震,忽地意味过来,喝道:“原来是高阶恶魔!”

    这个七阶的炎魔,有着很高的智慧,他懂得以火焰巨石先手,在秦烈飞来之时,突然取出火焰战斧,立即激发血脉天赋重击。

    普通的七阶炎魔,没有突破到深渊领主的层次,不可能拥有如此高的智慧。

    另外,这家伙手持的火焰战斧,也分明和弗洛里斯的武器一样,而且一看就是高级货。

    仅仅这两点就可以证明他不是由低阶炎魔,一步步进阶成七阶,不是那种智慧不够的普通炎魔。

    “弗洛里斯是我父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