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零八章 明悟

第一千两百零八章 明悟

    “他们离开了。”

    乾煋以血脉力量,牵引着一块暗耀石,和焰風一起慢慢靠拢过来。

    远处的黑暗中,南崎和他的那些兄弟,也“沙沙”而来。

    他们很快聚集到秦烈身旁。

    这时候,秦烈以一道青幽闪电,裹着另一块暗耀石,撤掉了炎界,也从天上飞落。

    “闪电魔的血脉……”他心中暗暗冷笑。

    韦森特附加在那一块暗耀石上的闪电力量,所形成的瞬间闪电袭击,其实根本没有真正伤害到他。

    他从小浑浑噩噩之时,就在凌家镇的药山,苦修着天雷殛,以弱化后的云霄雷电来洗涤身子,淬炼筋脉。

    随着境界的提升,随着躯体的强大,他又在打造自己的天雷圣体。

    他从始至终都将天雷殛视为核心灵诀进行着苦修。

    他这具躯体,对雷霆闪电的承受力,要远远超过韦森特的想象。

    韦森特以闪电魔血脉内的闪电力量,试图重创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就是因为这样,韦森特才会在他的手上吃了个大亏。

    “给我破!”

    一声声密集的轰鸣声,从那一块暗耀石上响起,不多时,所有韦森特附加在上面的闪电魔血脉力量,已被殛灭干净。

    那块珍贵的暗耀石也在一束束青幽闪电的拖动下悬浮于空。

    “大家没事吧?”他看向汇聚过来的众人。

    乾煋,焰風,南崎和利维等人。一个个现身。胸口、肩膀和腰腹部。多少都带点伤。

    不过这些人一个都没死。

    “秦烈,你呢?你没事吧?我刚看到那个恶魔,从后面刺向你后心,你有没有受伤?”流漾关切道。

    “我没事。”秦烈笑了笑。

    这里本有的一块暗耀石,如今被乾煋夺取,他此时已带了过来。

    韦森特持有的那块暗耀石,则是落在秦烈手中,也悬浮于此。

    两块暗耀石聚集在一起。如一堆篝火,将众人都给照耀了出来。

    秦烈打量着乾煋和南崎等人,发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们胸口和肩部的绽裂伤口,已慢慢结痂。

    他心中雪亮,知道乾煋和南崎等人,都在借助于血脉中的恢复天赋,令肉身的创伤迅速愈合,从而令他们短时间恢复战斗能力。

    这种迅速恢复的血脉能力,只有极少数高等血脉的种族才有。人族……与之相差甚远。

    “一共死了五个高阶恶魔,可惜在黑暗中。那些尸体也被带走了。”

    南崎脸色深沉,一边讲话,一边从空间戒内,取出一块块的熏肉分给大家。

    那些熏肉,在递给秦烈的时候,份量明显更重一点。

    这时候,乾煋、焰風和流漾等人,包括南崎那边的利维等成员,也都忽然看了过来。

    众人眼中都流露出友善。

    “有一句说一句,这次……还真是多亏了秦烈。”南崎神情很认真,“那些暗耀石将我们照耀出来时,我们都试着以血脉力量,将那些暗耀石挪动。也不知道那些家伙动用了什么方法,我们的血脉力量一靠近那些暗耀石,马上就石沉大海。还好,还好你使得那些暗耀石移动起来,将暗中攻击我们的恶魔一一显形,不然……”

    南崎沉重地摇了摇头。

    “的确如此。”利维接话,也道:“敌暗我明的局势下,我们吃亏太大了。还有,在这绝对黑暗的秘境,这些可以发光的暗耀石,当真是宝物啊。”

    众人纷纷称是。

    秦烈笑着接过那些肉块,一边撕扯着吞下,一边说道:“我想在我们现在恢复的阶段,可以将这些暗耀石的光芒遮住,以免成为别人的目标。”

    “有道理。”乾煋道。

    “这块暗耀石你处理吧。”秦烈将他从韦森特手中夺取的暗耀石,随手递给了南崎,便坐下来不再多言。

    一块块的灵石,在他两手中浮现,他一边通过那些肉块恢复血脉力量,一边以灵石恢复体内的灵力。

    乾煋和南崎,很快将那两块暗耀石的光芒遮住,这片区域重新陷入无尽的黑暗。

    只剩九人的小队,都默默进食,用来恢复消耗的血脉力量。

    秦烈也不例外。

    绝对黑暗的环境,时间的流逝显得极其缓慢难熬,并没有受伤很重的秦烈,很快地恢复了过来。

    “奇异的秘境,永远笼罩在绝对黑暗中,此地究竟有何神秘之处?”

    闲暇无事,他暗暗思量着,又飘忽出灵魂意识,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的四处游弋着。

    闭上眼,他的一缕缕灵魂意识,似触手活动在黑色的海洋内,感知不到灵魂和生命的气息。

    ——即使他身旁散落着一众烈焰家族的七阶血脉战士。

    “如此短的距离,灵魂意识竟察觉不到生命的波动,太诡异了……”

    他思索着,见灵魂意识果真没办法在这里发挥应有的效果,又将其收了回来。

    “看看虚浑之灵的状况吧。”

    飘忽的灵魂意识,从外界回涌而来,凝为一束灵魂之光,在镇魂珠内飞逝着。

    第一层空间,第二层,第三层,一直深入到第四层。

    一束灵魂之光倏然凝炼,结成一簇魂团,以模糊的秦烈魂影形态呈现在镇魂珠的第四层。

    茫茫无垠空间,和他身处的秘境一样,没有日月星辰,却有柔和的光。

    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巨大泡泡,漂浮在奇异的空间,六大虚浑之灵,还有咒之始祖的躯骸,都在一个个晶莹气泡内。

    这是类似于“混沌血域的”神奇之地。

    上一次秦烈到来时,魂影进入一个气泡,其中有着一幅极其繁复奇妙的高级古阵图。

    那神秘且复杂的高级古阵图,如天地规则的直观体现,以秦烈的理解力和灵魂强度,只支持了一会儿,便无能为力的退了出去。

    仿佛,他对力量的认知力,他那不够强大的灵魂,都不足以支持他体悟那气泡内的高级古阵图。

    他本觉得这次应该也是一样。

    因为,和上次进来的时候相比,他没有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没有变得强大太多。

    然而,也不知为何,这次他的那一簇魂影,尝试着进入当初那气泡内,看到亿万纤细如丝,密密麻麻充斥了整个空间的神秘光线时,他忽然间窥见了异常。

    这个气泡内的空间,如在突然间,被他身处的绝对黑暗秘境给渗透笼罩。

    气泡内的空间,一下子也变得黑暗一片,可那些亿万神秘光线却依然崭亮。

    他的这一簇灵魂幽影,也在突然间,似变得聪慧了数十倍。

    那些繁复神秘,以亿万纤细光线勾勒而成的高级古阵图,在他的感知下,似乎没有以为那么晦涩难懂。

    在他眼中,那一根根的纤细光线,一会儿如生灵种族体内诸多的筋脉血管,一会儿如树叶上的天然花纹,一会儿如在云端跳跃的闪电,都蕴藏着难以想象的神秘。

    他认真观察了一会儿,又看出充斥于整个空间的复杂古阵图,似乎也是由无数基础阵图和中级阵图,一个个嵌套而生。

    忽然间,他似乎找到了理解这幅高级阵图的方向。

    时间,在这里仿佛也停了下来,好像只有他的灵魂力在迅速的消耗着。

    “咻!”

    在他猛然意识到灵魂疲惫时,他的这一簇魂影,由镇魂珠内一下子回涌本体脑海。

    黑暗中他身形一震。

    “秦烈,你应该……恢复好了吧?大家已等候你很久了。”流漾突然道。

    “好了。”他答道。

    乾煋和南崎两人,这才将暗耀石的光芒释放出来,令众人一一显现。

    “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乾煋随口道:“以时辰来计量,你足足用了六个时辰,比我们慢了太多太多。”

    “可能他刚刚消耗太厉害了。”流漾解释。

    秦烈没有立即答话,而是回忆着刚刚的经历,他再次看向这个奇异黑暗秘境时,神情明显发生了变化。

    他渐渐意识到,这存在了百万年时间的秘境,果然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奇妙。

    此地,对他洞察镇魂珠第四空间的高级古阵图,竟有着巨大的帮助。

    而那些一幅幅高级古阵图,在他的感觉中,和真正的天地力量规则,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差异。

    就是说,在这秘境内,感悟天地力量的效果,要远远强过于别的地方!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各大深渊层面的大领主,想了尽办法,也要送他们的血脉后裔进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