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零九章 本源始界!

第一千两百零九章 本源始界!

    “秦烈,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乾煋头顶漂浮着一块暗耀石,昏黄色的光幕下,他脸上写满了疑惑不解。

    “你是说……你知道了秘境的奥妙?”南崎惊道。

    “没有彻底弄清楚,但我想,我已经大体上知道此地的玄奇了。”秦烈道。

    众人眼中都浮现出震惊。

    “说说看!”乾煋神情严肃起来。

    南崎和他的那些同伴,焰風,还有雾纱、流漾等人忽然沉默。

    他们皆是凝神看向秦烈。

    换了以往,他们不会如此在意,也不会将秦烈的话真正当一回事。

    然而,就在不久前,秦烈通过自己的力量,逼迫的韦森特不得不败退,还令他们得到了两块暗耀石。

    尤其是,秦烈对混乱深渊的“绝望魔王”,竟然也极其了解。

    种种迹象表明,在秦烈的身上,的确有一些奇特之处。

    也是如此,他们如今面对秦烈的时候,要比以前显得慎重许多。

    ——他们开始真正将秦烈当成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来对待。

    “我刚刚并不是在恢复血脉力量,也不是在恢复灵力。”沉默了一下,秦烈道:“事实上,我的血脉力量和灵力,在你们之前已经恢复过来了。”

    “那你刚刚?”流漾忍不住追问。

    “我试着感悟我修炼的灵力法决,我发现……此地绝对黑暗的秘境,对于感悟力量的真谛。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

    他深吸一口气。喝道:“我知道你们的血脉力量。秘术,天赋,也都是种种力量奥义的体现。大家可以听我的,试着静下心来,好好感受自己血脉内涌动的力量,看看自己以前熟悉和不熟悉的血脉力量,有没有变得不一样?”

    “能帮助我们修炼?体悟力量的真谛?”焰風骇然。

    “你是说,我们所有人在此地修炼。都会得到更快的提升?”雾纱也反应过来。

    “真有如此奇效?”南崎也眼睛一亮。

    “大家好好感受吧。”秦烈微笑道。

    一众烈焰家族的七阶血脉战士,闻言后,忽地纷纷再次坐下来。

    他们一一屏息凝神。

    同样的,发表了一番见解的秦烈,也默然端坐着。

    他先尝试着从魂兽分身来获取一股精纯的灵魂力。

    可惜,他虽然和魂兽分身可以相互传递魂念,可他试着从魂兽分身得到灵魂类的时候,却发现属于魂兽的灵魂力量,没办法渗透这秘境。

    绝对黑暗的奇异空间,存在着肉眼和灵魂不可见。却隔绝他主身和分身的魂力连接的结界。

    这让他无法从魂兽处得到精纯魂力的补充。

    “不行么……”

    连续数次尝试,来自于魂兽的灵魂力。都被隔绝在外以后,秦烈最终只能无奈放弃。

    “只有依仗一些丹药的力量了。”

    一枚枚补充魂力的丹药,从他空间戒内倒出来,被他一股脑儿塞入口中。

    他先以体内力量将那些补充魂力的丹药炼化。

    待到感觉到魂力在慢慢恢复以后,他又凝炼一缕精纯的意识,来感知血脉的奥妙。

    他沸腾鲜血!

    从他的身上,传来和旁边的乾煋、焰風一样的烈焰家族的血脉气息,众人的血脉力量,都是炙热、狂暴、充满了焚灭一切的破坏燃烧气息。

    他以心神窥视,能看到他血管内的鲜血,从中跳跃出许许多多赤红的烈焰神文。

    “不是这样的……”

    他的心神意识,越过那些烈焰神文,进入了血管深处,一缕缕涌动的鲜血之内。

    “轰!”

    无数璀璨夺目的不知名赤红血线,充斥在血管内一滴滴的鲜血之中,那些不规则的血线,随着鲜血的沸腾不断发生着变化,似永远不会定型。

    他的那一缕心神意识,在自己的血脉之中,竟似突然迷失。

    此刻,他在恍恍惚惚间,生出一种重新回到镇魂珠第四层空间的奇妙感。

    那些交织在他血脉深处,无数不知名的赤红血线,似代表着他烈焰血脉最神秘的力量——血脉天赋。

    仿佛,只要能勒破那些血脉内赤红血线的奥妙,他就能重新获得新的血脉天赋。

    “我明白了!”

    突然间,他意识到每一个身怀烈焰血脉的人,在体内的血脉深处,都烙印着烈焰血脉的种种奥妙。

    只要能将自己血脉内的神秘,给洞察清楚,就能不断觉醒新的血脉天赋。

    所有烈焰血脉的天赋,或许,一直都在体内的血脉内。

    想要获取更多的血脉天赋,知道烈焰血脉种种强大之处,就必须能看到血脉内的奇妙,并将其感悟透彻。

    只有那样,才可以将血脉内的力量,给全部的激发释放出来。

    “看样子,我还差得很远啊……”

    他的那一缕精纯的灵魂意识,在自身的血脉内游弋着,慢慢地找寻,许久后,才看到一片能认识的赤红血线。

    看着那些不断变幻着的赤红血线,令他如看到了“炎界”在凝结,那些赤红血线的变幻,似乎便代表着血脉中“炎界”的所有奥妙。

    他的意识,继续在沸腾如岩浆的血脉内游弋着,不断的寻找。

    又过了一会儿,他又看到了代表着“恢复”和“燃烧”的一簇簇赤红血线区。

    那分别对应着“恢复”和“燃烧”血脉天赋。

    “原来是这样,已经觉醒的血脉天赋,在这奇异的秘境中,灵魂意识可以感知并且能在血脉内看到。而那些没有没有觉醒的,则不可见,更多的赤红光线,代表着别的血脉天赋。”

    “如果,如果可以在这秘境内,将那些更多的赤红血线蕴含的奥妙解析出来,是不是……就能继续觉醒别的血脉天赋?”

    “七阶,能不能觉醒更强大,更加核心的烈焰血脉天赋?”

    “烈焰血脉,究竟有多少种已经知道的血脉天赋?又有多少未知的从没有被显现出来的血脉天赋?”

    此刻,以心神意识来查探血脉内奇妙的秦烈,越来越震惊。

    不仅仅是他,乾煋,南崎,雾纱,焰風和流漾等人,依照他所说的方法,以心神来窥视沸腾鲜血的时候,也看到了和他一样的景象。

    他们也得到了和他同样的结论。

    半响后,连秦烈在内,一共九个怀有烈焰血脉的青年,一起喘着气,接连从窥视血脉的状态醒转过来。

    九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震惊。

    “我从来没有想到,在我们体内的血脉当中,竟然蕴藏着这么多的奇妙!”南崎道。

    “我也从来没有那么清晰地看到血脉内的天赋奥妙。”乾煋轻喝。

    “原来,我们每一个人的体内,都蕴藏着许许多多的血脉天赋。只是……我们没有能力感知并理解他们,所以才无法觉醒。”焰風失魂落魄的喃喃低语。

    “我们的血脉,就是自身最大的宝藏,只是我们以前没有进来的钥匙。”雾纱深吸一口气,望着周边无尽的黑暗,低声道:“这里,就是一个可以开启我们血脉宝藏的神奇之地。”

    “秦烈没有说错,现在,我也明白那些深渊大领主,为何想方设法也要将他们的血脉后裔送来了。”流漾叹道。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一行八人,每一个人的赤红眼瞳中,都燃烧着汹涌烈焰。

    对这绝对黑暗的秘境,有着诸多抱怨的众人,此刻都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他们摸索着冰冷的岩地,看着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都暗暗庆幸自己能过来。

    “这里,应该就是所谓的‘本源始界’,没想到我们过来地方,竟如此的神秘奇异。”乾煋忽然道。

    “本源始界?”南崎一头雾水。

    秦烈愣了愣,脑海深处,一簇属于魂兽的记忆光团,突然炸裂。

    “本源始界!”他眼中突然溅射出一束束电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