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二十章 汇合

第一千两百二十章 汇合

    从六名灵族族人包围中逃脱以后,秦烈因为催发“燃烧”天赋,施展了“七轮共转”,血脉能量消耗巨大。

    他没有继续和六个灵族族人纠缠下去。

    灵族族人血脉天赋的诡异莫测,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令他再也不敢轻视这些灵族族人。

    他甚至不知道释放出虚浑之灵,以虚浑之灵对敌以后,那些灵族族人有没有克制的办法。

    “灵族,擅长御动魔宠,血脉极为玄妙……”

    远离六名灵族族人时,他开始以主魂沟通魂兽分身,找寻魂兽关于灵族的记忆。

    虽不能以血脉力量开启星门,可他和魂兽间的灵魂联系,依然存在,并能随时互通。

    一簇簇奇异记忆光波,就在他的主魂脑海内炸裂,将一段段的零乱记忆溅射四方。

    他一点点的体悟消化。

    “灵族,血脉力量和空间、生命、时间、命运等等玄奇的天地规则,有着玄之又玄的联系!”

    他轰然一震,满脸的惊骇之色,对灵族的血脉天赋,忽然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

    “虚空墙,生命禁锢,生命探测,生命汲取术……”

    六名灵族族人施展的血脉天赋和秘术,的确和生命和空间奥妙呼应,要不是他还有丹田灵海的灵力可用,他恐怕很难挣脱。

    空间,时间,生命,命运,这四种奇诡的血脉力量体系,便是灵族族人血脉的诸多奥妙,能够从他们的血脉内体现。

    “空间……”

    他眼中异光闪耀。想起了八目妖灵。还有他血脉内的“星门”天赋。

    他痛饮了八目妖灵的鲜血。融合以后,觉醒了“星门”,他比任何人都知道“星门”的奇妙,而且极其依赖“星门”的便利性。

    灵族,血脉内具有空间、时间、生命和命运四种天地间最为玄奥的秘密,也难怪这个种族能够和神族、灵族、深渊恶魔齐名,成为四大超阶血脉种族之一。

    他也突然意识到,那六名灵族族人。应该还不是最顶尖的那一类。

    那六人所说的“小主人”,可能才是灵族在本源始界的首脑,是和浩桀、苍晔一样的族内天才强者。

    “不愧是超阶血脉种族,那四大体系的血脉天赋,比起神族五大家族的血脉力量,绝对不会处于劣势。”

    突然间,他对自己体内来源于八目妖灵的血脉,又多了一种新的期待。

    之后,他没有尝试孤身一人去找那六名灵族,而是通过虚浑之灵。继续搜寻骨族和羽族的族人。

    那群汇聚在本源深海的高阶恶魔,在发现大多数逃离者已经远离本源深海以后。也没有继续四处追杀。

    还存活着的骨族和羽族族人,在他的说服下,全部都汇聚向玄珞的方位。

    这时,他才依照雷灵的位置,去找乾煋等人。

    ……

    两块暗耀石如油灯悬浮于空。

    乾煋、南崎一行人,默然端坐着,脸色深沉。

    他们此刻离本源深海已极其遥远,也早就感觉不到那些恶魔狩猎者的迹象,算是暂时安全了。

    只是,在秦烈离开以后,他们也彻底失去了对附近的洞察力。

    这对他们来说乃是重创。

    “还说会过来找我们,说的好听,可惜一点实质性的动静都没有。”利维冷着脸,突地打破了沉默,道:“混血者果然不值得信任!”

    “在他的眼中,我们可能只是累赘,对他没有什么帮助吧。”又一个南崎那边的武者道。

    “他能感知附近的生命,的确是非常厉害的本事,如果我们当时有他在,也不会损失那么惨痛了。”玄冰家族的宏凯叹道。

    乾煋和雾纱、流漾等人,听着南崎那边的成员指责秦烈,都保持着沉默。

    他们无言反驳。

    时间……已过去太久太久,秦烈要是想回来找他们,应该早就回来了。

    不单单南崎等人,连对秦烈信心十足的乾煋,也渐渐没了自信。

    他既然知道凌语诗等人的存在,就不得不怀疑秦烈已为了凌语诗,而舍弃了他们。

    毕竟,秦烈在摆脱他们以后,可以利用虚浑之灵规避任何强大的团队,只要小心一点,几乎不可能在本源始界遇到生命威胁。

    所有他都觉得秦烈不会回来了。

    “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既然说会过来找我们,就一定会回来的。”流漾突然道。

    “要回来,应该已经回了,时间过去太久了。”焰風淡淡道。

    “应该……被什么事情耽误了吧?”流漾语气也有些不确定。

    焰風冷哼一声,摇了摇头,没有答话。

    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已透露了他的浓浓失望。

    “走吧,我们出发,秦烈那家伙……就当他已经死了吧。”南崎站了起来。

    利维等人,也立即起身,脸色阴沉。

    乾煋摇了摇头,苦涩一笑,也随之站起。

    “哎,失去他以后,我们都不知道方向,要是不慎再次碰到那群深渊恶魔,该怎么办才好啊?”雾纱忧心忡忡。

    “没有他,我们难道就不活了?”利维哼道。

    雾纱脸色一冷,道:“如果不是你们的那些恶习,他说不定也不会走!”

    她和流漾一样,对利维等人的那些做法,一直都看不顺眼。

    只是为了团队,她们才选择视而不见,如今秦烈迟迟不见,利维又连续冷嘲热讽,让雾纱的脾气也上来了。

    “我们向来如此!”利维怒了起来,“你们以前也和我们合作过,你们明明知道我们的行事风格。不是还找到我们了?还有!焰風也是这样的。你们又怎么说?!”

    雾纱和流漾一下子哑口无言了。

    焰風脸色尴尬。他瞪了利维一眼,也没有反驳。

    “好了好了,你们要是继续这么争吵,我相信你们很快就会分道扬镳。”宏凯劝说道。

    他来自于玄冰家族,在本源始界只听命于玄珞,对乾煋、南崎都没有一丝敬意。

    眼见同一队伍的成员,为了一个混血者发生激烈争吵,他觉得很是奇怪。

    更令他奇怪的是。乾煋和南崎两人,在两方争吵时,竟然都保持着沉默。

    他不得不站出来打圆场。

    忽然间,他知道在这个烈焰家族的小队间,已存在着裂痕。

    乾煋一方,南崎一方,明显在秦烈一事上有着不同看法。

    在宏凯来看,烈焰家族的实力,本来就弱于别的家族,一旦乾煋和南崎分开。他们的战斗力将会更弱。

    如今玄冰家族已崩灭,他不希望烈焰家族。因为内讧也出现变故。

    “咻!”

    就在此时,一道青幽电芒,倏然射落到众人中间。

    电芒消散,秦烈突地浮现,诧异道:“你们在争吵什么?”

    “秦烈!”

    流漾和雾纱,一看到他冒出,猛地惊喜尖叫。

    “我就说他会回来的!”流漾娇喝。

    焰風愣了一下,点了点头,淡淡道:“肯回来就好。”

    乾煋微微一笑,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询问道:“你小子怎么离开那么久?还以为……你舍弃我们了呢。”

    “遇到了一些事情。”秦烈笑了笑,解释道:“我找到玄珞了。”

    宏凯一震,激动道:“他还活着?”

    “嗯,活的好好的。”秦烈回答。

    “还有谁?他身边还有谁?”宏凯惊喜不已。

    秦烈沉默了一下,道:“只有玄珞一人。”

    宏凯脸色又突地黯然下去。

    “虽然玄珞只有一人,不过我聚集了骨族和羽族的很多人,如果我们还能和别的家族成员汇合,我们兴许有实力可以和那群深渊恶魔一战。”秦烈道。

    “什么?你聚集了骨族和羽族的族人?他们答应和你联手?”乾煋振奋道。

    “那群深渊恶魔把持着本源深海,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我们如果想真正洞悉本源始界的秘密,就必须离那本源深海足够近。不单单我们,骨族和羽族的一些人,也知道其中奥妙。”秦烈解释,“可我们任何一方,目前都没有足够的实力,和那群深渊恶魔抗衡,所以……”

    “你说的很对。”乾煋道。

    南崎和利维等人,一看到秦烈回来了,而且还聚集了骨族和羽族的不少强者,都突然不吭声了。

    通过雷灵,秦烈其实知道他们之前的争吵,不过他佯装不知,道:“我带你们和他们先汇合吧。”

    众人齐齐点头。

    于是,在他的领路下,一行人由此离开。

    “秦烈,刚刚……”

    乾煋和他走在前方,此时一脸愧色,有些不好意思,“我刚刚也开始怀疑,怀疑你……或许不会回来了。”

    秦烈笑了笑,“人之常情。”

    乾煋呵呵一笑,道:“可能我们的了解还不够。”

    “对了,我这次碰到了六个灵族的族人,他们的实力很强大,似乎在浩桀手中吃过亏,所以没有接受我的提议,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说法他们?”秦烈心神一动道。

    “灵族?”乾煋一怔,旋即苦涩摇头,“他们和我们的关系并不好,要劝说他们参与进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暂时的合作也不行?”秦烈愕然。

    “难……”乾煋一脸无可奈何,“苍晔,浩桀,还有明煦等人,都曾经在和灵族的厮杀中受重伤。灵族中,也有许多的强者,被我们杀死或重创,我们合作的可能性不大。”

    秦烈沉吟了一下,道:“我明白了。”

    他之后就再没有提起灵族族人。

    不久后,在他的领路下,烈焰家族的这一支小队,和玄珞那边的骨族、羽族族人汇聚。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