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四十六章 合碑术

第一千两百四十六章 合碑术

    "血肉丰碑间难道互有感应?"

    以雷灵关注着远方战斗的秦烈,在发现浩桀动用那块血肉丰碑力量以后,突觉空间戒内那一块属于他的血肉丰碑,居然也隐隐有了反应.

    他惊异之时,赶紧用心神控制,以免那块血肉丰碑暴露.

    也在此刻,从他的脑海深处,悄然闪现一段段神族文字.

    那是他从神族"混沌血域"得来的,以自身躯体去融合血肉丰碑的秘法——合碑术!

    "合碑术"和"群燃血术"一样,也是他先前从"混沌血域"领悟而来的,因为他始终和烈焰家族的乾煋等人一道儿,所以他一直都在试着掌握"群燃血术",而不是先连续"合碑术".

    当然,血肉丰碑处于沉寂状态,也是他不能立即修习"合碑术"的一大原因.

    "浩桀正在施展的秘术,没意外的话,应该也是‘合碑术’了!"他霍然醒悟过来.

    一段段神族文字,犹如交织的闪电,不迭从他记忆深处跳跃而出,交替浮现他心灵识海.

    不论他愿意还是不愿意,那些关于"合碑术"的神族文字,都越来越清晰.

    他和那块血肉丰碑间的联系,随着那些神族文字的反复涌现,似也越来越紧密.

    那块因浩桀的暴躁,也蠢蠢欲动的血肉丰碑,在他将灵魂意识和注意力都放在感悟"合碑术"上面以后,竟渐渐平静了下来.

    "嗤嗤!"

    一道道炫目神光,从他指头上的空间戒内飞逸而出,仿若纤细的,缠绕到他肩膀,.

    神光共有七道,每一道之中,.

    秦烈轰然一震.

    "合碑术"的理解就变得深刻了数倍.

    他正以飞快的速度,去领悟"合碑术"的种种玄奥,去真正掌握融入血肉丰碑的神通.

    浩桀和迪迦的战斗,苍晔的状况,还有那名叫索姆尔的魂族族人的动静踪迹,他已全部忽略.

    他完全沉溺在自己的世界.

    它们似乎都知道此刻秦烈需要用心去守护.

    远处,浩桀与嗜血家族的族人,同以迪迦为首的恶魔狩猎者激烈鏖战,魂族的索姆尔潜藏暗处居心不明.

    更遥远处,烈焰家族,黑暗家族和玄冰家族的族人,还在等候他们的归来.

    而此刻,"合碑术"的诸多奥妙,将其余一切纷扰排除在外.

    他浑然不知浩桀和迪迦战斗的细节和结果.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流逝.

    不久后,"沙沙"的异响由远至近,逐渐的变大.

    又过了一会儿,灵族,骨族,羽族的联合队伍,在一块巨大暗耀石的照耀下,慢慢闪现.

    浩桀和迪迦那些恶魔的战斗,.

    "合碑术"的秦烈.

    "是那个烈焰家族的族人!"灵族仙娜诧异道.

    "秦烈!"骨族沙列一惊.

    "秦烈!"羽族斯坦卡也是满脸愕然.

    他们都没有能够认出,面前领悟"合碑术".

    在他们的眼中,现在的这个秦烈,只是他们之前认识的那个秦烈.

    "小主人!"灵族的巴吉脸色阴沉,咬着牙齿恶狠狠地喝道:"我去宰了那个烈焰家族的小子,先帮你报点小仇!"

    "只要是烈焰家族的族人,都应该斩尽杀绝!"仙娜也厉声道.

    "这次绝对不要留情!"其余灵族族人也怒声道.

    汹涌燃烧的火人,以恐怖绝伦的巨大焚日轮,差点将他们的小主人击杀,害的他们不得不以自身的生命精气,通过灵族的秘术才将小主人救过来.

    然而,即便如此,小主人还是没有能恢复如初.

    这让他们对之前那个烈焰家族的族人恨之入骨!

    众多神族族人,聚集在深蓝的旁边,各个义愤填膺,要拿秦烈泄愤.

    骨族的沙列,还有羽族的斯坦卡,此时目显犹豫之色,似想要出声劝说.

    因为秦烈借助于虚浑之灵,帮他们将众多散落的族人找回,使得他们都觉得对秦烈有所亏欠.

    只是,上一次他们离开烈焰家族时,已经算是出言求情了.

    当时灵族的仙娜和巴吉,也说是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才饶过以乾煋为首的烈焰家族.

    而那时,烈焰家族那个.[,!]恐怖的神秘强者,还没有突然冒出来,将深蓝给重创……

    沙列和斯坦卡,衡量了一番,看着一脸暴怒的巴吉和仙娜,最终心中暗叹一声,无奈地保持了沉默.

    "小主人,请你给个话!"巴吉急切道.

    众多灵族的族人,也都看向人群中的深蓝,只等她轻轻点头,就过去将秦烈大卸八块.

    小女孩深蓝,盯着秦烈身旁的五个虚浑之灵,凝神看了一会儿后,突然道:"我们走吧."

    所有灵族族人都哗然起来.

    "小主人!"巴吉和仙娜齐声喝道.

    "我不想杀他."深蓝平静地说道.

    "为什么啊?"仙娜不愿意放弃,劝说道:"他是烈焰家族的族人,你之前差点被另一个烈焰家族的族人杀死,你为什么要放过他?"

    "我不想解释."深蓝垂头低声道.

    一行灵族的族人,都呆呆地看着她,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劝说了.

    仙娜咬着牙,重重一跺脚,凶狠地瞪了远方的秦烈一眼,道:"算你命大!"

    旋即,一众灵族族人,带着骨族和羽族的族人,相继从秦烈身旁掠过.

    骨族的沙列,还有羽族的斯坦卡,从秦烈身旁离开时,都惊异且疑惑地看着闭着眼的他,还有那五个奇异的虚浑之灵.

    "不对,他身上的气息……"

    已经从秦烈身旁走开的斯坦卡,猛地回头,一脸骇然地看向他戴着空间戒的那只手,看着那七道炫目异光.

    "他,他分明就是……"

    斯坦卡骤然醒悟过来,旋即望向灵族的队伍,看着那人群中的小女孩.

    "连我都能分辨出来,她没有可能不知道!为什么,她为什么会佯装不知?难道是害怕?"

    "不对!"

    "秦烈此刻的状态,明显在修炼着秘术,不然不会到现在都没有睁开眼!"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放过一个差点就杀了她的人?!"

    斯坦卡焦躁地拽着自己的头发,黑魆魆的眼中溢满了困惑,一副都要爆炸的可怕模样.

    他想不通,怎么都想不通.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他喃喃低语.

    行进中的他,倏地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斯坦卡张口欲言.

    "请你,请你……不要说出去好吗?"

    就在此时,一个柔弱的声音,从他的灵魂脑海幽幽响起,充满了祈求和不安.

    斯坦卡霍然怔住.

    他远远看向灵族队伍中的小女孩.

    "你们先往前走,我想和斯坦卡单独谈一谈,我不需要你们保护我,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人群中的小女孩,也停了下来,淡然吩咐巴吉和仙娜.

    "这怎么行?"仙娜一脸的不愿.

    "如果你们真的当我是这次的首领,就请你们按照我的吩咐行事,我向你们保证,在这秘境中,以后不会有人能再次伤到我."深蓝郑重其事道.

    巴吉和仙娜愕然.

    "来时……上面吩咐过,只要是她的命令,不论多么的不合理,我们都要听从."另一个灵族族人道.

    巴吉和仙娜咬了咬牙,最终点头应承,带着其余灵族族人先走了.

    "斯坦卡,我们可以单独谈谈吗?"

    "当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