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四十七章 挥之不去的一道身影……

第一千两百四十七章 挥之不去的一道身影……

    “你知道他是谁吧?”

    随着灵族、羽族、骨族族人,一一从他们身旁掠过,斯坦卡一脸的讶然,奇道:“他明明差点杀了你,为什么你会放过他?”

    深蓝握着一块小小的暗耀石,精美的小脸上,流露出黯然表情,垂头低声道:“他和我有些渊源。”

    斯坦卡一怔。

    他已经知道深蓝乃灵族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超级灵种”,将来注定会是灵族族长的尊贵人物。

    秦烈,虽然之前展现出不可思议的力量,可毕竟只是烈焰家族的一个混血者。

    他很清楚混血者在神族的地位,往往处于比较低微的层次,而烈焰家族……如今又是五大家族中垫底的存在。

    在斯坦卡的眼中,秦烈和眼前的小女孩,身份地位相差太过于悬殊。

    他很难想象这两人会有什么渊源。

    “我不想解释太多,我只是希望你帮我保守秘密,我可以答应你,这趟本源深海之行,我会照顾你们羽族,保证你们有所收获。”深蓝语气真挚诚恳,“我会尽量保证你们羽族的利益,你看呢?”

    “我还是不太明白。”斯坦卡皱眉。

    “你只要答应我就行。”深蓝请求道。

    长风斯坦卡看着她,沉吟了一会儿,点头道:“好吧。”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去。”深蓝再次央求。

    在斯坦卡发愣之际,深蓝如一抹暗光,倏然从他眼前远去。

    “秦烈那边……”

    看着深蓝飞逝的方向。斯坦卡一脸讶然。忽地明白深蓝所谓和他的单独谈谈。可能更主要的目的,还是要借机返回,去看一看刚刚修炼中的秦烈。

    这个发现令斯坦卡愈发难以理解。

    “明明差点杀了你,你不但不肯报仇,为何还要如此在意他?费尽了心思,你还要回头,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如果真的有关系,那家伙……为什么又要杀你?”斯坦卡眉头深锁。怎么也想不明白。

    深蓝从斯坦卡身旁离开以后,似知道她时间并不充裕,所以激发了血脉秘术行进。

    她刚刚从重伤中恢复过来,短时间其实不宜妄动血脉力量,可她显然没有将仙娜、巴吉的劝说当一回事。

    她转动着体内的“生命之轮”,黑暗中,她的小脸渐渐苍白,可她娇小的身影却越来越快。

    “呼!”

    在她倏地重临秦烈这边时,她身子微微一颤,下意识地咬着嘴唇。

    同一时间。五个守护在秦烈身旁的虚浑之灵,由模糊的形态。瞬间变得清晰,且纷纷释放出炫目光芒。

    五个虚浑之灵,就在秦烈身旁漂浮着,以警惕地眼睛审视着她。

    重伤未愈的她,又强行激发了“生命之轮”,她自知身体状况不佳,所以不敢离虚浑之灵和秦烈太近。

    她只是远远看着正闭目修炼“合碑术”的秦烈,小手捏着衣角,抓的越来越用力。

    她显得有些紧张,也有些胆怯,似想要靠近说些什么,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不自禁地往前走了一步。

    五个虚浑之灵释放的奇异力量,倏然汹涌猛烈,充满浓浓的警告意味。

    她被一下子镇住。

    虚浑之灵展现的力量,令没有恢复过来的她,隐隐有些不安。

    于是,她只是默然看着秦烈,看了一会儿,当意识到灵族那边可能会着急找她以后,她便默不作声地悄悄离开。

    她安静地仿佛从没有来过一般。

    她一消失,五个虚浑之灵又由实态化为虚态,似乎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片天地重新陷入无尽黑暗。

    时间在悄然不觉间缓缓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沉溺于“合碑术”的秦烈,突然睁开眼。

    他低头看向手上的空间戒,看着从中渗透而出的七大异光,嘴角绽出一个笑意。

    那七道来源于血肉丰碑的神光,随着他心神变幻,一一缩回空间戒,重新隐没于血肉丰碑。

    他于是沟通雷灵,准备吩咐雷灵继续去嗜血家族那边,要知道现在浩桀和迪迦的战斗结果。

    “咿呀呀……”

    五个虚浑之灵,同时叽叽喳喳的叫嚷,将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详详细细道明。

    “灵族来过!”

    他一惊之后,以一道精纯的灵魂意识,直达雷灵的魂魄。

    一幅幅清晰的画面,缓缓在他的脑海内闪现,灵族、骨族、羽族的到来,仙娜、巴吉看到他以后的狂怒,众多灵族族人的愤懑和杀意,沙列、斯坦卡的欲言又止,灵族小女孩反常的劝说。

    事后,那小女孩的去而复返,对他的默默注视,眼中的紧张和胆怯……

    先前的一幕幕场景,通过雷灵的灵魂记忆,被他给重现出来,他将所有雷灵看到的景物都给记忆在心间。

    “为什么?她为什么会阻止仙娜和巴吉?还有,她为什么又会回来?”

    深蓝的异常,令他和斯坦卡一样困惑不明,他无法理解深蓝的奇怪表现,也不知道深蓝因何会对他特殊照顾。

    “奇怪的小女孩……”

    许久后,他喃喃低语,那名叫深蓝的小女孩,在黑暗中注视他的目光,小女孩眼中的黯然,脸上的胆怯和紧张,似乎已深深烙印在他脑海深处,并反复的出现,让他怎么也挥之不去。

    “我不认识她,在我的记忆中,从未有过关于她的影踪啊?就算是三百年前的那个家伙,也不应该和她存在什么交集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穷尽脑汁,也找不到答案,只觉得小女孩在黑暗中矗立着的柔弱身影。越来越难以从他脑海中剔除。

    他难以理解自身的异常。

    “去嗜血家族看看。我要知道那边的战斗结果!”他用力甩了甩头。似乎想要将杂念抛之脑外,“看看那些恶魔,还有浩桀那家伙,究竟是生还是死?”

    速度最快的雷灵,听到他的吩咐以后,立即从此地消失。

    长时间逗留在外的其余四个虚浑之灵,从他这儿索要了各类灵材吞食以后,接连飞回镇魂珠休息。

    他也一屁股坐下。满脸的异色,不时摇头。

    自称索姆尔的魂族族人,不但知道他身怀血肉丰碑,还知道他体内另有一件魂族的宝物,浩桀体内的另一块血肉丰碑,两块血肉丰碑间的微妙联系,还有灵族那名叫深蓝的小女孩的异常……

    这趟秘境之行,令他对各族的年轻一代巅峰强者,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认识。

    然而,索姆尔和深蓝。又令他疑惑重重,血肉丰碑的暴露。令他对自己的处境也感到了担忧。

    他既担心索姆尔暴露他怀有血肉丰碑的消息,又担心随着浩桀不断使用血肉丰碑,他会遏制不住空间戒内,那一块和他有着联系并已逐渐恢复的血肉丰碑,怕不等索姆尔透露,他自己暴露出来。

    “或许,也是时候和烈焰家族分开了……”他暗暗思付道。

    “咿呀!”

    也在此时,雷灵向他传递了灵魂讯息,告诉他已到达了目的地。

    他旋即集中灵魂意识去感知雷灵窥探到的一切。

    嗜血家族和那群高阶恶魔血战之地,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身散落着,那些尸身大多数属于恶魔,也有三人为嗜血家族的族人。

    浩桀戾气冲天,如嗜血狂魔,疯狂嘶啸着面对十几个高阶恶魔的围杀。

    种种血脉秘术,在幽暗的秘境天空交织,血红色和深紫色的光芒,如彩虹般相互冲击撕扯爆裂,令一个个狰狞的恶魔劈开肉裂,而浩桀则是越战越勇,如完全魔化了一般,魁梧的身躯似在不断强壮。

    一丝丝肉眼不可见,但雷灵可以感知的凶煞气息,从那些死去的恶魔,还有三个嗜血家族的族人体内飞逸出来,一一融入浩桀血肉中,更增浩桀的恐怖气势。

    持有血肉丰碑的浩桀,可以无时无刻地从中汲取力量,那些庞大的血肉能量,不但可以助他更快的恢复,还可以治愈他肉身的伤势,令他能始终不息地鏖战下去,而且一直保持着丰沛的血脉力量。

    血肉丰碑的存在,将浩桀变成了不知疲惫,不需要休息的嗜血战神。

    那一地的恶魔尸首,几乎绝大多数,都是被他给斩杀。

    黑暗家族的苍晔,和其余嗜血家族的族人,都是以他为中心同恶魔血战,都是借助于他的疯狂才能支撑下来。

    阴柔如水的迪迦,衣衫裂开,胸腔前几个井口不断喷涌着紫色血水。

    九柄可怖的魔刀,一只只眼睛从刀面上闪现,形成摄人心脾的诡异能量,还反复催生着浓郁深渊魔气。

    那些死去的恶魔,躯体上连续飘离出紫色鲜血,那些鲜血分别注入九柄魔刀内的眼睛。

    九柄被迪迦掌控的魔刀,一只只浮现的魔眼,愈发显得可怖,释放的力量,令那些高阶恶魔都悍不畏死。

    就连苍晔和那些嗜血家族的族人,在战斗中,也不敢多看那九柄魔刀上的眼睛。

    他们似乎都吃过那些魔眼的大亏。

    “撤回去!都先撤回本源深海!妈的,这家伙竟然带着嗜血家族的血肉丰碑,我们恐怕杀不了他了!”

    突然间,从下八层黄泉炼狱而来的迪迦,下达了新的命令。

    已经是强弩之末的那些恶魔,在丢下了十几个尸体以后,不得不狼狈撤离,没有和浩桀继续纠缠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