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先发制人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先发制人

    “你已经完全恢复了吧?”秦烈突然道。

    “嗯。”深蓝眼眸一转,似猜测出他的心思,“你要离开了吗?”

    “我毕竟不是灵族族人,而且和你们在一起,我自己还有你们……都不太方便。”秦烈说道。

    “我知道的。”深蓝脸色一暗,轻声说道:“你是要回神族对吗?”

    “也不是。”秦烈摇头,“目前我已经脱离了神族。”

    “为什么呀?”深蓝好奇道。

    “那一块我携着的血肉丰碑,乃是烈焰家族的至宝,目前……它还是遗失状态。”秦烈道。

    “原来是这样。”深蓝明白过来,“我们短时间都会驻扎在这儿,你也可以在附近修炼。除了我和斯坦卡以外,别人是觉察不到你的,我也会吩咐斯坦卡,让他不乱说话。”

    秦烈皱眉沉默。

    除深蓝外,其余灵族的族人都会视他为大敌,他长时间逗留附近修炼,其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尤其是目前五大虚浑之灵,都已沉寂在镇魂珠的第四层空间,而火灵也处于血脉进阶的关键时刻。

    这期间,他修炼时一旦沉溺其中,不会有虚浑之灵对他进行预警提示。

    这很容易遇到凶险。

    “我感觉到,要不了太久,你们神族的那些人,就会对本源深海动手了。”深蓝说道。

    “唔。”秦烈愣了一下,“你们也在等神族动手吗?”

    “是呀。”深蓝点头,“只有神族各大家族联合以后的力量。目前才可以真正抗衡占据本源深海的那些恶魔。也只有神族和他们拼杀过后。其它的种族和团队,才可以尝试靠近那边。”

    “也未必。”秦烈道。

    “什么?”深蓝眼神惊讶。

    “有一个名叫索姆尔的魂族族人,似乎掌控了几个恶魔为魂奴,他帮助神族的各大家族聚集,也在等候神族对那些恶魔动手,好从中获益。”秦烈脸色凝重道。

    一想起索姆尔的存在,他便心有不安,觉得暗中似乎潜藏着一条毒蛇。在悄悄窥视着他。

    他预感到索姆尔会是本源始界最为棘手的一个敌人。

    “我知道他的存在,他的确非常的可怕,我有好几次感觉到他的灵魂游荡在我们这么,在偷偷的窥视我们。”深蓝附和道。

    “你知道?”秦烈一怔。

    “嗯,不过他没有和我们接触过,他应该只是审视我们的力量。”深蓝回答。

    秦烈沉吟了一下,说道:“如果可以,你最好仔细查探一下你们灵族,还有骨族、羽族的内部。我怀疑,可能有一些人。已经被索姆尔灵魂夺舍了……”

    深蓝小脸微变。

    “你稍等一下。”她突然道。

    秦烈一惊,“你真的有办法弄清楚?”

    “我试一试。”深蓝回应。

    旋即。她在秦烈凝结的冰晶结界内静坐下来,她幽蓝色的眼瞳中,骤然迸射出璀璨星芒。

    黑暗中,秦烈看到一截截指头粗长的星光,从她变幻着的小手内飞出。

    那些星光,一从他的冰晶结界内飞出,就立即消失不见。

    他通过灵魂的感知力,才发现那些星光似化为了奇异的灵魂丝线,向羽族、骨族、灵族的那些族人,一一渗透。

    那些星光在三族族人体内来回穿梭,没有发觉异常以后,会飞离出来,然后向下一个目标逸去。

    一名灵族的族人,眉心之中,突然浮现一簇乌黑异光。

    “蓬!”

    那一簇黑光,似突然爆炸,一截星芒迅速扑了上去。

    秦烈神情一动,惊声道:“竟然真有异常!”

    也在此刻,深蓝从冰晶结界内一闪而逝,瞬间来到那个灵族族人身旁。

    几乎同时,从羽族和骨族族人群中,也有三人眉心突显异常黑光。

    深蓝释放出去的灵魂探测星光,一发现目标,就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鱼儿,立即从各个方向游弋到眉心突显黑光者身上。

    “小主人!你这是干什么?”

    灵族的巴吉,眼看深蓝突然从黑暗中飞出,抬手便挥洒着灿灿星光,将一名同族的族人罩住,忙惊叫道。

    “你想干什么?!”

    骨族的沙列,还有羽族的斯坦卡,也都是豁然变色。

    一名骨族族人,两个羽族的族人,此刻眉心黑光一闪,立即一脸的痛苦,在冲他们呼救。

    “灵族对我们动手了!他们要杀死我们!”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那三个眉心被一缕缕星芒缠绕的骨族和羽族族人,大声尖叫着,催促沙列和斯坦卡赶紧行动起来。

    一时间,骨族、灵族和羽族三个种族,很多不明所以然的族人,也都大惊失色。

    场面似乎随时就要失控。

    “他们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已经被一个魂族的族人,给奴役成了魂奴,大家都注意起来!”深蓝呼道。

    此言一出,三族族人都骇然失色,皆是震惊地看着那些被星光缠绕的家伙。

    灵族族人对深蓝百分百信任,得到深蓝的解释以后,他们立即将那个被深蓝给攻击的族人困住。

    骨族和羽族的那些族人都是半信半疑。

    “听她的!”斯坦卡扬声道。

    他一发话,那些羽族的族人,也都赶紧将眉心突显黑芒的两个羽族的同族围住。

    骨族的沙列,看了看深蓝,又看向如临大敌的斯坦卡,略一犹豫后,说道:“相信他们一回!”

    于是,那些骨族的族人,也将不断叫嚷着,蛊惑他们对灵族动手的同族族人制住。

    “小主人,你没事了?”仙娜眼看深蓝可以出手了,一脸的喜色,说道:“是不是因为突破到了七阶血脉,所以才觉察到他们的不对劲,揭穿了魂族的阴谋?”

    “七阶血脉的小主人,一定强过这秘境内任何一个,上次那个该死的烈焰家族的族人,我们早晚要杀死他!”巴吉也道。

    此刻,他们丝毫不怀疑深蓝弄错了对象,都坚信深蓝擒住的那人,一定就是魂族的傀儡。

    “不是我知道的,是他告诉我的。”深蓝看向那片黑暗。

    忽然间,她的眼中闪现一丝黯然。

    因为,就在此刻,她感知到秦烈正渐渐远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