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 分道扬镳

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 分道扬镳

    秦烈拥有八目妖灵血脉一事,连凌语诗都不甚清楚,她只知道秦烈可以开启各类星门。

    极炎深渊和寒寂深渊,都有秦烈的魂奴存在,所以她知道秦烈能借此洞开星门。

    自然而然地,有庄静在的泊罗界,也能被秦烈连通起来。

    泊罗界,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也算是灵域的域界。

    可这些都是秦烈的秘密,一个灵族的超级灵种,竟然会对秦烈的事情那么的清楚,这由不得凌语诗不惊讶。

    她因此怀疑深蓝的身份也是正常。

    “你知不知道发生在暴乱之地东夷人海域的事情?就是……那个八目妖灵?”

    突然间,深蓝以灵魂传递一缕讯念,直达凌语诗的灵魂识海。

    凌语诗一惊,紫眸绽出异芒,道:“你……”

    相隔千米,深蓝轻轻点头,以魂念道:“我是被塞纳带离的那个女婴。”

    凌语诗身子一震。

    “我的体内,流淌着一部分秦烈的血脉,我和他有血缘关系。真要追溯起来,他……算是我的半个父亲。”深蓝解释。

    凌语诗明眸中奇光闪耀,她似愣了一会儿,才理清秦烈和深蓝间的复杂关系。

    深蓝对她的一番解释,都是以灵魂交流,两女又都是擅长灵魂奥妙的武者,所以她们的沟通连斯坦卡都无法解析洞察。

    “我身份太敏感,不能冒然在深渊现身,另外……我也想回一趟灵域。”深蓝又道。

    凌语诗沉默半响。道:“我希望你不是在灵域建立空间之门。然后在不久的将来。引众多灵族强者到来。”

    “我不会那么做的。”深蓝承诺。

    凌语诗深深看了她一眼,以魂念道:“好自为之吧。”

    随后,她和凌峰等人,借助那一扇没有闭合的星门,踏入了寒寂深渊。

    “沙列,斯坦卡,你们也去寒寂深渊吧。”深蓝回过头来,终于开口讲话。“仙娜,你也领着剩下的族人去寒寂深渊,再通过那一层的深渊通道回去。”

    “小主人!你呢?你怎么办?”仙娜急道。

    “我要是出现在寒寂深渊,一定会惹来大麻烦的,我必须通过别的方式离开。”深蓝一脸的无奈,“那些深渊大领主一个个都不好惹,他们必然会挟持我,用我来要挟我族。但如果只是你们,他们……不会有什么兴趣的。”

    仙娜仔细一想,也意味过来。苦涩道:“确是如此。可是……你怎么回来呢?我们返回族内以后,又怎么向族老们交代?”

    “实话实说就好了。”深蓝道。

    “我们先走一步了。”沙列吆喝道。

    随着秦烈和那一块晶面的融合。这个本源始界每一秒都在发生着变化,而且逐渐变得不稳定。

    沙列感觉到,如果继续逗留本源始界,可能会遭受一些意外。

    “大家先去寒寂深渊!”斯坦卡也喝道。

    在他俩的吆喝之下,骨族和羽族的族人,匆匆聚集向那一扇星门。

    那一扇星门,也主动游荡过来,似在迎接他们。

    他们马上明白秦烈在融合本源晶面之时,另外分出了一部分魂念,在控制着星门。

    “走!”

    骨族和羽族的剩余族人,在星门凑上来以后,一一飞入其中。

    仙娜和那些灵族族人,在深蓝的劝说之下,也最终踏入星门。

    等他们全部消失以后,深蓝看向秦烈,向这片天地散逸自己的心念。

    她知道,随着秦烈和本源晶面的逐步融合,这个天地所有的一切,都渐渐处在了秦烈的感知中。

    她相信她散发的心念,秦烈一定能感知到,知道她想要什么。

    果不其然。

    她刚刚将自己的心神意念释放出来,那飘忽到她身旁的星门,又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星门光幕溅射着,重新糅合,缓缓衍变着。

    不久后,一扇重新整合后的星门,就在她面前凝结出来。

    “去吧……”

    整个天地,此刻突然散发出秦烈的意志,都似响起了他的劝离之音。

    深蓝明眸一亮,马上知道秦烈和本源晶面的融合,又往前了一步。

    “我先走了。”

    她抿嘴一笑,旋即如一朵幽蓝色花儿,忽然在星门内隐没。

    也在此时,秦烈知道整个本源始界,已再没有别的生命存在。

    那一扇星门也最终缓缓闭合。

    他开始封闭秘境天地,在这个私有的域界空间内,熔炼本源晶面为魂坛。

    他知道炼化的过程可能会耗费一些时日。

    ……

    黑暗深渊。

    昏黑的天空中,数十个神族的血脉强者,静静悬浮天空。

    他们分属于五大家族。

    只见在黑暗深渊闪现的巨大漩涡,逐渐的缩小,最终隐为一点而消失。

    那漩涡……正是通往本源始界的入口。

    此刻,这个通往本源始界的入口彻底消失,而神族的各大血脉强者,以庞大的神力进行感知,却没有发觉任何的奇异之处。

    远方的黑暗中,黑暗深渊的恶魔大领主,似也在密切关注此地。

    在那入口不见以后,这一层的恶魔大领主,在震惊之下,也将消息释放出去。

    于是,派遣血脉后裔踏入本源始界的各个深渊层面的领主,都迅速得知了消息——本源始界已经闭合!

    本源始界闭合,那些踏入其中的各族七阶血脉战士,却没有一个走出来。

    各族的强者,都因为此事而担忧起来,都释放出恐怖滔天的灵魂波动,扫荡在黑暗深渊。

    他们试图从黑暗深渊一些未知的角落。重新找到本源始界的入口。亦或者……将那些被他们给送入其中的后裔找回来。

    一时间。在黑暗深渊各个区域,都突然涌入了令低阶恶魔和神族黑暗家族族人惊颤的恐怖气息。

    各大层面的恶魔大领主,以灵魂降临,形成震荡天地的灵魂风暴,肆虐着黑暗深渊。

    其中,不少有宿仇的恶魔大领主,更是在灵魂交汇以后,爆发了激烈冲突。

    黑暗深渊。一些地方的崇山峻岭,会莫名其妙地爆炸崩灭。

    黑魆魆的海洋,会猛地掀起巨浪,将活动在上面的恶魔给绞杀成粉碎。

    未知的黑暗森林,在灵魂风暴的扫荡之下,如被飓风蹂躏过,满目疮痍。

    很多在黑暗家族的屠杀下,而幸存下来的恶魔,遭受了无妄之灾,死的莫名其妙。

    守在本源始界入口的神族各大家族强者。都感受到了那些恶魔大领主的暴躁降临,他们不得不严厉约束族人。不允许他们离开他们的驻扎区。

    他们联合起来,释放出强大的灵魂防线,将他们族人所在地给封锁起来。

    他们以此来阻止各大深渊层面恶魔大领主的暴走。

    因本源始界入口的消失,许多恶魔大领主发狂一般,灵魂在黑暗深渊四处游荡。

    整个黑暗深渊的生灵都被迫进入了一个更加黑暗的时期。

    ……

    寒寂深渊。

    伊诺丝的血脉源头,这一层深渊的恶魔大领主,也以灵魂降临黑暗深渊,也在游荡着,试图将伊诺丝找出来。

    然而,当一扇星门在寒寂深渊浮现,当伊诺丝通过星门归来以后,身为寒寂深渊大领主的他,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伊诺丝的存在。

    而这时,各大深渊层面的恶魔大领主,已经在黑暗深渊肆虐了一阵子。

    事实上,从秦烈的“通天”古阵图和本源晶面建立联系起,在黑暗深渊显现的秘境入口,便彻底的消失不见。

    伊诺丝返回寒寂深渊时,这一层的恶魔大领主,灵魂在黑暗深渊已逗留了一阵子。

    别的层面的恶魔大领主也是如此。

    “这是……卡达克的领地?”

    伊诺丝一过来,只是望了一眼天空,就知道此地为外来者卡达克的统领之地。

    卡达克则是秦烈魂兽分身的名字。

    一根根冰柱中,以柯蒂斯为首的魂奴,睁大眼,看着突然冒出的一群高阶恶魔,也是忽然呆住。

    迪迦等高阶恶魔,一过来,看到皆为虚空境的柯蒂斯,也都悚然变色。

    “咦!是你们!”

    尸之始祖苗风天,看到后来出现的凌萱萱以后,又惊叫起来。

    “你们认识?”伊诺丝奇道。

    “我们本来就是从寒寂深渊踏入本源始界的。”凌萱萱说道。

    “啊!”伊诺丝大叫。

    也在此刻,凌语诗也从星门内走出,她看了一眼迪迦,又望向惊讶万分的伊诺丝,淡然道:“我们是被九幽炼狱的恶魔君主,从寒寂深渊这一层,给送入的本源始界。”

    “难怪你们认识那个秦烈!”伊诺丝幡然醒悟。

    “凌小姐,这些高阶恶魔怎么处理?”苗风天阴恻恻地说道。

    “你是华藏的继任者吧?”从星门内过来的沙列,看着周边冰柱内冰冻的恶魔尸奴,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苗风天一回头,看了沙列一眼,马上想起秦烈魂兽分身的那番话,“骨族?”

    “不错。”沙列点头。

    “谁能告诉我,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迪迦嚷嚷道。

    他坚信从九幽炼狱而来的“凌姐”,竟然来自于寒寂深渊,而且和这里的人明显熟识,这让他完全错乱了。

    更令他意外的是,同样从寒寂深渊过来的伊诺丝,居然不认得凌语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