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两百九十七章 刺穿魂坛!

第一千两百九十七章 刺穿魂坛!

    五彩多姿的珊瑚礁区,静坐着十来个炼器师,还有更多六大势力武者。

    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随着裴天明的兴奋呼声,瞬间凝聚到了掠动过来的秦烈身上。

    杨青讶然,同样立即望向秦烈,对于这个近期势头凶猛的年青人,他和附近的那些炼器师也一样好奇。

    “好久不见!哈哈!真的好久不见啊!”

    裴天明畅快大笑,一边笑着,他一边从这片区域走出,站到了那些炼器师身前。

    “当我听说你还活着的时候,我真的不太相信,因为对你直接下手的人,虽然是韩茜那丫头,可这件事却是我和她一起商量计划的。”

    他笑容灿烂,道:“我其实始终在暗处看着她动手。”

    秦烈眼瞳中寒流涌动,脸色骤然变得阴沉如水,“原来你也是参与者!”

    “当然。”裴天明咧嘴嘿笑,“在你倒地以后,我还亲自检查了你,确定你灵魂陨灭之后,才让人通知的秦家。”

    他啧啧称奇,又道:“当时,你明明一丝魂力波动都没有,究竟是怎么回魂过来的?”

    这番话一出,几乎是承认了当年是九重天故意格杀了秦烈,从而来挑起他们和秦家的争斗,最终六大势力联合,逼迫秦家败退浩瀚域外。

    深海海底,大多数的炼器师和武者,都是六大势力的人,他们显然都知道事实真相。

    他们不觉得惊讶。

    然而,也有几人如杨青一样,并不是六大势力的依附者。

    他们当然也听说过许多关于此事的谣言。可谣言毕竟是谣言。只要当事者不承认。那件事永远都无法得到证明。

    可现在,裴天明当着他们的面所说的这些话,无疑是证实了谣言的真实性。

    杨青等人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齿六大势力的阴损卑鄙,但他们也没有多说什么。

    “三百年前,你从我们手中侥幸逃生以后,就应该乖乖缩在你们秦家探索的域外空间,就不应该再想着回来。”裴天明摇了摇头。一脸的遗憾惋惜,“你看,因为你来到暴乱之地,这片我们曾经遵守古老约定,而不能涉足之地,变成了什么样子?”

    “变成了什么样?”秦烈道。

    “除了各大异族盘踞的墟地,其余各个大陆,已经全部被我们主宰。什么寂灭宗,万兽山,血煞宗。天器宗,天剑山。现在都归于我们了。”裴天明满脸堆笑,说道:“哦,对了,你们炎日岛,天灭大陆,还有你们攻下的东夷人领地,自然而然也属于我们了。”

    秦烈看向那些一一站起的六大势力武者,道:“我自会帮他们夺回这一切。”

    “你?”裴天明一怔,似显得有些惊讶,“我承认你和以前相比,的确有了很大的变化,如果不是之前看过你新模样的画像,我可能无法第一眼认出你是谁。不过,这些改变对我们六方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话到这里,裴天明语气终于渐渐阴冷下来,“我知道你神族血脉达到了七阶,境界也突破到涅槃境了,可是别说你达到涅槃境,就算你突破到虚空境,你个人的力量,又能改变什么?”

    “单单我们一个九重天,虚空境的武者,便有三十多人!”

    “星辰殿,六道盟,轮回教,敖家和陆家五方的实力,和我们九重天大致相当,他们也都有如此多的虚空境武者!”

    裴天明顿了一下,嘲讽道:“只是一个你,除非极速突破到域始境,否则无法改变中央世界由我们六大势力掌控的事实。”

    “而以我来看,你今天的冒然到来,无疑是斩断了你快速突破的最后一丝希望。”

    “因为我绝对不可能允许你活着离开!”

    他身后那些九重天的武者,脸色冷漠地缓缓上前,也都站到秦烈身前。

    其中一名拥有两层魂坛的武者,微微鞠身,道:“二爷,一个涅槃境的小武者,不值得您亲自动手。”

    “也对。”裴天明眯着眼,淡然一笑,吩咐道:“章臣,我要活的。这小子活着,能逼秦家的老爷子从域外空间的龟壳内出来。或许……连秦浩都可能亲临灵域。”

    他眼中厉光一闪,冷声道:“我们想秦浩彻底陨寂已经很久了!”

    “明白。”章臣道。

    转过身来,他一点眉心,两层水波潺潺的魂坛,倏然间飞逸出来,如两个重叠的水潭般,往秦烈头顶罩来。

    “哗哗哗!”

    平静的海水,因那两层魂坛的浮现,突然变得湍急汹涌。

    一股来自深海的万钧重力,一下子施加到秦烈身上,如大海自发形成的枷锁。

    精通水灵诀的章臣,两层魂坛由众多蕴含水之灵力的珍贵材料淬炼而出,在深海交战时,他的魂坛可以轻而易举调用大海之力,这令他在战斗时有着巨大优势。

    在他来看,不论秦烈多么的天赋异禀,区区涅槃境的修为和七阶的神族血脉,都不可能逃脱来自他魂坛的恐怖压迫。

    他很放心地御动着魂坛轰向秦烈。

    周围的裴天明,眼睛看着他对秦烈出手,灵魂意识却游荡在更远处,在密切注意着异常。

    他压根没有将秦烈视为威胁。

    在他来看,一定有真正的“老朋友”陪同秦烈而来,他相信当章臣对秦烈痛下杀手时,必然会有“老朋友”出现拯救。

    他笑着和秦烈谈话时,其实一直在警惕四周,因为在秦烈现身之前,他的灵魂曾生出不安感。

    他知道,能够令他灵魂不安的,必然是一个足够强大的武者!

    秦烈,显然还远远达不到那个级别……

    “会是谁呢?肯定不可能是域始境的家伙,他们一旦到来,那种庞大的灵魂气息,会引起中央世界那些老家伙的注意。”

    “虚空境的话,难道是巴驼子,还是甘大胖子?”

    裴天明暗暗猜测。

    就在此时,章臣的两层魂坛,已罩向秦烈头顶。

    秦烈脸色沉静,突然伸出一只手,如剑一般刺向章臣的魂坛。

    “不知死活……”章臣冷笑。

    “噗哧!”

    秦烈的那只手,如捅入一块豆腐中,竟直接将他那两层魂坛洞穿。

    “嗷!”

    章臣瞬间发出鬼哭狼嚎的凄厉惨叫,将所有观望者都给震的耳膜刺痛,仿佛秦烈的那只手,也洞穿了他们的耳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