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流光之身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流光之身

    缪怡姿自然不可能知道魂族族人的奇异之处。*,,

    身为无垠星海四大超阶血脉种族之一的魂族,因诞生时便是纯灵魂的形态,他们的族人对灵魂的认识,乃是公认的各族之首。

    每一个魂族族人的灵魂,都可以很轻易的分化开来,对魂族族人来说,一心多用乃是最基本的能力。

    而那一具魂兽分身,由于是他分魂的主要血肉傀儡,他只需要留下一缕精魂,就可以轻易御动魂兽分身作战。

    因此,这时候掌控魂兽的,也仅仅只是他的一缕精魂而已。

    这一具魂兽分身,倏一活动开来,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镰刀,同样呼啸着飞起。

    魂兽和白骨镰刀,明显是针对柴文和而来,要趁机将此人斩杀于此。

    那一团碧幽灵魂,则是漂浮在那一片未知流光汇聚而成的水洼上,在盯着巨蜥,还有穿刺而来的奇异火芒。

    “去!”

    秦烈的分魂,释放出一道念头,身下那片水洼忽地飘荡向前。

    蜥蜴始祖以龙角淬炼的火矛,化为一道绚烂奇光,拉扯着耀目的火焰,狠狠地射在那片水洼。

    “嗤嗤!”

    许许多多不知名的流光丝线,闪电般从那水洼内飞逝出来,一下子将那火矛缠绕。

    火矛上燃烧的火焰,传来的龙吟咆哮声,还有凌厉的能量气息,一瞬间被那些流光侵蚀。

    就连火矛的主体,那一根龙角,似乎也忽然变得酥软。

    仿佛。只有在那水洼内多逗留一会儿。这根他精心淬炼的火矛。就会慢慢地融化。

    “不好!”

    蜥蜴始祖一惊,暗红色的眼瞳中,浮露出骇然之色。

    他从火矛的变化,感知到那些不知名的域外流光,所蕴含的腐蚀力量,的确是恐怖至极。

    只是略一犹豫,他便急忙收回那火矛,不敢将其长时间留在当中。

    然而。也在此时,秦烈那一团漂浮其上的幽魂,忽地沉落于底下的水洼。

    犹如人族强者的灵魂,沉落于魂湖一样,他那一团幽魂在水洼的底部,清晰可见。

    蜥蜴始祖和那一根火矛之间的灵魂连接,因秦烈幽魂的沉落,似被利刃瞬间斩断。

    他咆哮着,暗红色的眼睛内,不时有火光飞溅。似稍稍伤了灵魂。

    那片以未知域外流光汇聚的水洼,在秦烈幽魂沉落以后。不断的衍变凝结着,渐渐化为一道人形身影。

    那是一个浑身流光如水,如由五色彩虹凝结的人形,那是……秦烈人族本体的模样。

    模糊虚幻的身影,呈半透明形态,不急不缓地向那一头巨蜥而来,那一根巨大的火矛,则是变得锈迹斑斑,如经受了时间亿万年的侵蚀,里面所有的能量,似乎都已经消失不见。

    以域外流光凝结的秦烈,往巨蜥走去,那火矛却留在了原地。

    “老蜥蜴,你虽然有着十阶的血脉力量,可你的灵魂……并没有比我强大。”秦烈一边走,一边淡然说道:“你强大的地方,在于你巨蜥的躯体,在于滂湃汹涌的血脉能量。可惜,你肉身可以涌现的血肉能量,对我这具躯体……恐怕没有一点作用。”

    他扭头,看向追击的柴文和东躲西藏的魂兽分身,说道:“我的那一具血肉之身,你的确能伤害到,但我现在已脱离了身体。”

    这般说着,他这具极其诡异的人族模样的流光身影,似在一条条撕裂的空间缝隙内穿梭。

    更多不知名的流光,从那些绽裂的空间缝隙内,向他的那一具流光躯体注入。

    这具人形的奇异身子,逐渐变得愈发的绚烂,从中涌现的气息,也越来越惊人。

    蜥蜴始祖巨大瞳孔中,闪现出异色,怒喝道:“你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在他漫长的生命旅程中,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生命形态,一个可以脱离血肉躯体,将从未知域外溅射的奇异流光,给糅合为不知名躯体的灵魂生命,他连听都没有听过!

    他的寿命超过三万年,他知道三万年前一头暗魂兽的到来,差点将修罗界都给覆灭。

    可那头暗魂兽的血脉为十阶!

    眼前的这个暗魂兽,明明只是九阶的血脉而已,为什么拥有如此奇异的神通秘术,为什么连域外的腐蚀流光都能掌控?

    “你体内的血脉,乃是驳杂不纯的巨龙血脉,而在我的眼中,巨龙血脉都只是低阶层次。”秦烈冷眼嘲讽了一句,说道:“以你浅薄的见识,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在这片天地之外,还有着多么广阔的世界,有多少远超你认知的恐怖种族。”

    这般说着,他这具不断凝结域外流光的奇异躯体,突然直勾勾飙射向蜥蜴始祖。

    “咻咻咻!”

    数百束细长的流光,如诡异的触手,从他这具躯体内探出,以更快地速度抓向这头巨蜥。

    “哧啦!嗤嗤!”

    一束束指头般的流光,一落在蜥蜴始祖的庞大躯体上,他皮肤表层那些坚硬的皱褶,便冒出了浓烟。

    被流光射中的皮层,这时候,都开始消融,痛的巨蜥仰天怒啸。

    眼看秦烈人形模样的流光身影,在那些细长的流光之下,朝着他眼瞳漂浮而来,蜥蜴始祖竟毫无办法。

    恰如秦烈所言,这具充满腐蚀气息的躯体,不受血肉能量的轰击影响。

    而他血脉虽然达到十阶,可他的灵魂,似乎并没有比秦烈九阶的魂族分魂强大。

    这使得他对秦烈潜藏流光身影内的灵魂也无计可施。

    而他庞大如山的巨蜥身子,反而成了一个活靶子,那一束束蕴含了恐怖腐蚀力的流光,能溅射到他全身每一个区域。

    蜥蜴始祖抵御了一会儿,发现身上许多地方,都已经在溃烂了。

    眼看秦烈那一具人形流光身影,越来越近,这头活了几万年的老蜥蜴,怒啸着,竟然又一头钻回那一扇域界之门。

    不等秦烈反应过来,那域界之门鼓胀着,竟当真将他整个吞咽了进去。

    “蓬!”

    没有被缪怡姿摧毁的域界之门,却在蜥蜴始祖的力量之下,在他进入几秒之后,突然炸裂开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