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反噬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反噬

    秦烈不慌不忙来到梵妮莎身旁。

    瘫软在地,精气神似乎都被抽尽的海族美妇,身上的生命气息也在慢慢衰弱,不久便会气绝。

    秦烈脸色漠然,以心神意识感知,旋即视线落向那海族老妪手持的蛇头杖上。

    “你们修罗族疯了么?!”

    安尼娅挥舞着蛇头杖,怒视柯蒂斯,厉声尖叫,神情可怖。

    盘绕在那根蛇头杖的两条青蛇,张牙舞爪,蛇信子快速抖动着,溅出丝丝青幽电芒。

    安尼娅手持蛇头杖的那只手臂,本来肌肤松弛,黯淡无光,分明是七老八十的老妪应有的肤色。

    然而,随着那丝丝青幽的电芒,水滴般洒落她手臂上,她的那只手臂竟变得水润起来。

    那臂膀不但逐渐光滑,肌肤也缩紧了,如一下子年青了几十岁。

    “原来是吸食生机的邪术。”

    秦烈看了一会儿,就明白了过来,猜测那韩茜的母亲,之所以被悉心栽培,能够突破到九阶的血脉,应该是安尼娅蓄意为之。

    心思歹毒的海族老妪,一定是在梵妮莎极小的时候,就在她血脉和灵魂中做了手脚。

    那一根蛇头杖,可以在她需要的时候,将梵妮莎的生命精气和魂念,一瞬间给抽离干净,用来补充她的血脉力量和生命潜能。

    因为早有安排,所以她一点不担心梵妮莎实力高超以后,会对她造成麻烦。

    而且她还会想方设法帮助梵妮莎提升血脉力量,在她的眼中。梵妮莎所取得的成就。早晚都会变成助她强大的力量!

    她分明是将梵妮莎当作一枚人形丹药来培养。

    或许。梵妮莎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对这海族的老妪始终存着刻骨的恨意,为了能杀死这对名义上的义父义母,她愿意付出一切。

    “这两个老东西真是罪该万死!”姬媛通过那一根蛇头杖,也看出了其中的奥妙,禁不住咒骂道:“如此心思恶毒的家伙,就不该活在世上!”

    她突然同情起梵妮莎。

    在她的眼中,梵妮莎的一生都充满着悲剧。她被仇敌从父母手中偷走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这一生将遭受难以想象的悲惨境况。

    被仇敌养大的孩子,怎能奢望有幸福可言?

    “你再不想办法阻止,韩茜的母亲……就要被断了生机了。”姬媛提醒道。

    秦烈低头,深深看向梵妮莎,沉吟了一下,点头道:“不错,我需要她活着。”

    “那你赶紧想办法啊!柯蒂斯那家伙,也不能一下子就将那老妖婆杀死,她只要多活一刻。那两条青蛇,就会一直吸取这女人身上的生命精气!”姬媛急切道。

    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姬媛。秦烈哑然失笑,“你激动什么?”

    “我只是不想看到那老妖婆得逞!”姬媛冷哼道。

    “你怎么不动手。”秦烈道。

    “我的战斗力,还不如柯蒂斯,加我一个也改变不了什么。”姬媛不耐道。

    秦烈还要讲话,姬媛截断,轻喝道:“你不宜在此逗留太久,青蛇海毕竟在九重天的势力范围,而九重天域始境的强者,应该大多数都在出关的状态。我们待的时间越久,越容易发生意外,你最好能明白这一点!”

    “我知道了。”秦烈点头道。

    他伸手按向眉心,一束绿幽幽的神光,从他眉心的镇魂珠内飞逸出来,慢悠悠落向了梵妮莎的额头。

    那一束绿光,扭曲蠕动着,渐渐变幻一株小小的生命古树。

    在姬媛来看,梵妮莎的额头上,仿佛突然扎根了一株奇树,那绿幽幽的小树枝叶摇曳着,将众多神妙的树纹,一一融入梵妮莎的眉心。

    十来秒以后,从梵妮莎的脸颊上,脖颈上,还有裸露在外的手臂上,都开始浮现奇异树纹。

    那些树纹,如波浪般缓缓涌动着,似在无声述说着什么。

    “蓬!”

    一圈圈绿幽幽的光晕,从梵妮莎全身释放出来,将她躯体完全裹住。

    姬媛突然感觉到异常的生命波动,不由骇然去看,旋即看到梵妮莎如回光返照一般,渐渐变得精神起来。

    她之前无力闭上的眼睛,和缓缓睁开,眸中重新逝去的精气神。

    梵妮莎一脸异色地看向秦烈。

    这一刻,她分明感觉到属于她的生命精气,正在被眉心盘踞的那一株小树,源源不绝地给重新吸入她体内。

    她之前被抽离的精气神,她的血脉力量,也飞快的回涌。

    就连她自小缺少的一部分灵魂本源印记,随着精气神的回归,似乎也被一并输送了回来,她感受到自身的状况,每一秒都在变好。

    “呜呜!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突然,海族老妪安尼娅,惊恐的失声尖叫起来。

    她脸色苍白地看着手中的那一根蛇头杖。

    只见终年盘绕在蛇头杖上的两条青蛇,如两根麻绳般缠绕在一起,蛇头软绵绵垂着,仿佛已经死去一般。

    这还不是最令她惊恐的。

    她看到她吸收的生命精气,竟不受控制地,疯狂地重新涌入蛇头杖,刚刚还仿佛无限的生命精气,一会儿工夫已流逝大半。

    她恐惧至极,试图将那一根蛇头杖扔掉,却猛地发现看似已死的两条青蛇,居然一抖之下,瞬间盘绕在她手臂上。

    两条青蛇的蛇目中,诡异地浮现出众多绿幽幽的树纹,似蕴藏着生命力量的真谛。

    她一惊之后,马上感到她体内的生命力量,竟然又朝着青蛇的体内涌去,怎么都无法堵住。

    她彻底慌了神。

    “嘭!”

    柯蒂斯驾驭着六层魂坛,如山一般轰然撞来,将她胸腔的骨骼都给碾碎,撞的她头晕目眩。

    两条缠绕在她臂膀上的青蛇,如附骨之疽,怎么也甩不掉,还在疯狂吞咽着她的生命精气。

    这时候,她全身已酸麻无力,如中了剧毒一般,动都动不了。

    她眼睁睁看着两条青蛇,将她的生命精气和血脉力量,一一吸取着,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会儿功夫,她头发全部变白,皮肤如老树皮一般,紧紧贴在骨头上。

    猛一看,这时候的她犹如一具风化多年的干尸,竟没有了一丝活人的气象。

    本欲痛下杀手的柯蒂斯,来到她面前以后,突然停了下来,一脸厌恶的看着她,摇了摇头,又转身离开。

    似乎,柯蒂斯也知道不需要他继续动手,安尼娅也必死无疑。

    安尼娅已渐渐有些神智不清,她在临死之前,凭借着感觉远远看向梵妮莎的位置,却看到一个艳光四溢的美艳妇人,似在酣畅淋漓地大笑着,那身姿丰腴,体态婀娜的美妇,纵声大笑时,似一点点变得更加的年轻美丽。

    安尼娅不甘心地最后咕哝了一句不知名的话语,眼皮子终于无力合上,就连最后一缕缕的魂力,也渐渐地消散了。

    “好恶毒的邪术!不但抽离生命精气,和血脉力量,竟然连魂力抽取以后,最后一丝的灵魂本源都不放过!”

    姬媛一脸厌恶地看着安尼娅的尸体,觉得心底发寒,忍不住骂道。

    通过秦烈的解释,她知道木灵通过那两条青蛇,以安尼娅的邪术来反噬安尼娅本人,她本以为安尼娅的邪术,只是抽离生命精气和血脉力量,不会涉及到灵魂本源。

    可如今看着安尼娅凄惨的死状,姬媛意识到安尼娅存心将梵妮莎的一切都无情剥夺——包括灵魂本源。

    她是要让梵妮莎永无翻身之地!

    “这种人死不足惜!”姬媛冷声道。

    “蓬!”

    也在此刻,那个背着蟹壳的海族老头,也在四个修罗族强者的围攻之下,给轰击的四分五裂,惨死当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