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血脉异动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血脉异动

    “濮昱,那头老猿都说两不相帮了,你为何还要将那些财物留下?”从修罗族而来的强者卡恩,行走在林间时,一脸的不满,质疑濮昱的阔绰。

    几名海族的族人,也是不理解,都神色疑惑。

    从星辰殿而来的濮昱,没有因为赤血猿王的一番冷嘲热讽生气,显得从容不迫,嘴角还噙着笑意。

    等远离身后那片密林了,濮昱才淡然一笑,道:“我们本就没有奢望能请动古兽族对付秦家。”

    此言一出,修罗族的卡恩和海族族人,都愈发惊异费解。

    濮昱神色淡漠,平静地说道:“以古兽族的性子,是不太可能参与对付秦家的行动的,也不会派人前来九重天。古兽界离灵域太过于遥远,如果没有域界之门的存在,就是域始境的强者要穿过茫茫星海踏入古兽界,也需要几十年的光景。”

    “所以,神族即便是入侵灵域,也会在最后才把古兽族视为目标。”

    “这一点和你们修罗族、海族不同。”

    “你们两族的域界,还有龙族的域界,都和灵域临近,所以神族一旦到来,你们三族都将遭遇神族的攻击。”

    “这也是你们族长会急于和我们联手对付秦家的主要原因。”

    以卡恩为首的那些修罗族族人,听到濮昱的这番解释,都是若有所思,似领悟到了一点什么。

    “古兽族很强,他们会是最大的变数,而你们刚刚也看到了,那些泊罗界的家伙,和古兽族还有渊源。我们这趟过来,最主要的目的。其实就是要确定古兽族会不会两不相帮。只要古兽族袖手旁观,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区区一些修炼上的财物。又算得上什么?”

    濮昱笑了笑,又道:“我刚刚听那老猿的说辞。就知道没有意外的话,即便有着泊罗界的那一层关系,古兽族也不会帮助秦家。”

    “这就够了。”

    他神情安然,自认为已成功完成上面的任务,愉快的想要尽早离开。

    “沙沙沙!”

    就在此时,从他们前方的林间,传来古兽穿越森林的声音。

    此地为赤血猿王的修炼之地,而目前赤血猿王还是古兽族的族长。所以不论是外来者,还是古兽族的族人,一来到这儿都会从空中落下,在地面上行走。

    这是对那头老猿的一种尊敬。

    “有同族的气息。”濮昱眯着眼,伸手示意众人停下,静静等候着来人现身。

    “人族?”卡恩奇道。

    濮昱点头,面色古怪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来人……应该是秦家的那个小子。”

    “秦烈?”卡恩一惊。

    “嗯。”濮昱淡然道。

    一众修罗族和海族的族人,一听说秦烈将至,都目显奇光。停下来等候。

    近期,一连串发生在秦烈身上的事情,令各方纷纷注目。修罗族和海族也对秦烈留意了起来。

    果然。

    一会儿后,秦烈蹲伏在尼维特的颈部,跟随着莽妄,缓缓从茂密的林子内现身。

    远远看到濮昱一行人,秦烈也是一怔,旋即嘿嘿笑了,道:“各位前辈从何而来?”

    “我从星辰殿而来。”濮昱呵呵轻笑着,眸中星光如织,一点点星芒似飞了出来。

    在他的目光下。秦烈体内的血脉自然而然被激发,本来正常的眼睛和发色。都变成了如燃烧烈焰般的赤红色。

    “神族血脉,看来还真是你了。”濮昱道。

    烈焰家族没有到来之前。拥有烈焰家族血脉的人族族人,目前所知的只有秦烈一人。

    一看到烈焰家族血脉的特征,濮昱立即分辨出秦烈的身份,他对这个三百年前一无是处,最近却光芒夺目的秦家第三代,突然生出了浓厚的兴趣。

    三百年的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令一个原本碌碌无为的庸才,一跃而成锋芒毕露的利剑?

    濮昱很想知道其中原因。

    “修罗族,海族……”秦烈愣了一下后,咧嘴嘿嘿一笑,从空间戒内取出那一根蛇头杖。

    他没有理会濮昱,而是释放出一缕魂念入蛇头杖,“在你们的地界,遇到了海族的族人,还有你们的父亲应该就在附近了。”

    “来到古兽界了?”

    “嗯。”

    “我们父亲在附近?”

    “应该是的。”

    “麻烦你将我们的尸身取出来!”

    “好。”

    同那两条青蛇残魂交流了一番,秦烈在那濮昱等人好奇的目光中,又从空间戒内取出两条青蛇的尸身。

    那两条青蛇的身子,一在他掌心显现,体内的血脉似突然重新有了动静。

    赤血猿王身后那片密林中,几个模糊幽影中的一个,突然发出尖利的啸声。

    正在和滕远讲话的赤血猿王,被那一声尖啸吓了一大跳,喝道:“你发什么疯?”

    一条浑身环绕着青幽光芒的巨蛇,突然从密林深处冒出来,都没有理会赤血猿王,如疯了一般朝着秦烈的方向狂冲而来。

    这头巨蛇比尼维特还要巨大,他从赤血猿王和滕远身旁,蜿蜒行进了很久才掠过。

    他蠕动过后的森林,出现一条弯弯曲曲的巨大沟壑,有十来米深,绵长如干涸后的河床。

    赤血猿王看着那长长的沟壑,脸色一变,说道:“他连血脉力量都失控了,不然不会那么不给我面子,在这里留下如此深刻明显的印记。”

    他看向天青蛇王消失的方向,眼神变幻莫测,突然朝着后面说道:“发生了什么?”

    “他说他感知到他两个儿子的血脉动静了。”密林深处,一个酥软的女音,以古兽族的古语说了一句。

    赤血猿王一惊,喝道:“他两个儿子不是都失踪几千年了吗?”

    “鬼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走!我们也去看看!”赤血猿王吼道。

    “不等他们过来?”

    “不等了!”

    森林中,古兽族的另外两个兽王,也终于忍不住了,都从林间浮现出真身。

    暴雷蟒王和九尾狐王,也在天青蛇王以后,停止了交谈,也接连从林间冒头,和赤血猿王、滕远一道儿,朝着天青蛇王离开的方向追去。

    他们也好奇为什么会有天青蛇王儿子的血脉动静出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