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惊慌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惊慌

    日落月升。

    秦烈和陈霖等人,还在谈论着天下大势,为即将到来的激战谋划。

    “嗤嗤!”

    众人身前广场上那座大型的空间传送阵,突然华光闪耀,涌现出明显的空间震荡。

    “有人要过来。”陈霖眉梢一动。

    谈话中的众人,眯着眼,好奇地看着那传送阵。

    “咻!”

    一道身影率先从中飞逝而出。

    “姬尧。”陈霖微怔。

    之后,又有一道道身影,相继从那空间传送阵内飞出。

    姬媛,补天宫的华安阳,还有几名姬家和补天宫的强者,皆是脸色沉重,眉头深锁着。

    陈霖愣了一下后,立即意识到不妙,道:“发生了何事?莫不成六大势力提前对你们出手了?”

    秦烈脸色深沉,道:“是不是因为我们杀了祖翰?”

    他和陈霖都误以为姬家、补天宫的到来,是因为六大势力按捺不住,既然无法破开擎天城,就对姬家和补天宫开刀。

    “真要是六大势力寻仇倒好了。”姬尧苦涩摇头,道:“是神族提前来了。”

    此言一出,秦烈和陈霖都是骇然变色,瞬间面沉如水。

    “六大势力那边有我们的眼线,我们刚刚得到消息,神族玄冰家族的族人,不久前正式在龙界现身,大肆捕杀巨龙族的族人。”姬尧苦笑着解释,“九重天那边已经炸开锅了,巨龙族的阿弗莱克。这时候恐怕都要疯了。”

    “六大势力好不容易捣鼓出来的对付秦家的大计。在神族玄冰家族族人到来以后。应该算是彻底黄了。”华安阳脸色凝重,没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意思,道:“根据秦老爷子的说法,神族应该在三年以后,才能真正踏入灵域,为什么突然提前了?”

    陈霖摇头,“我也不得而知。”

    一众姬家和补天宫的来人,因玄冰家族的入侵。都如临大敌。

    秦烈心神一动,突然想起咒祖的一番话,旋即以心神呼喊,试图将咒祖弄过来询问清楚。

    然而,他心神一起,却并没有得到咒祖的回应。

    “咦!”

    他霍地坐下,不顾陈霖、姬尧的异样神情,开始尝试着以魂族秘术,感知咒祖血肉之躯的位置。

    咒祖的躯体,经过镇魂珠的精血淬炼。血肉皮肤和脑域,都被绘刻着奇异秘图。

    只要以魂族的秘术感知。他能如感应八大神将,还有将岸、血厉那般,把咒祖的位置大致锁定。

    可这趟他全力搜查之下,居然发现根本感知不到咒祖的气息,压根不知他人在何处。

    以灵魂无法呼喊,以心神意识不能感知,这明显违背常理,在结合咒祖之前的一番话,令他立即心生警惕。

    “不会是他做了什么吧?”秦烈低语。

    “怎么了?”缪怡姿询问。

    其余人也在一脸疑惑看来。

    “咒祖先前去了我魂兽分身处,莫名其妙的说了一番话,说他能说服六大势力不要大动干戈,希望秦家能够和六大势力联手,一同应付神族的到来,还说……”他将咒之始祖的那番奇怪话语道明。

    在众人惊疑不定时,又道:“咒祖的那一具躯体,是我从神族的神葬场带回,和我有着特殊的联系。按照道理而言,只要咒祖人在灵域,甚至在灵域附近的域界,我都能隐隐感知,可现在我全力感应,也都不能发现他的位置。”

    “你怀疑咒之始祖有问题?”华安阳脸色一变。

    “我听我们姬家老祖宗说过,咒之始祖本来姓敖,真要是算起来,他应该是敖家的先祖。”姬尧道。

    “敖家?六大势力的敖家?”秦烈喝道。

    姬尧点头,“他和你秦家的先祖秦天,乃是同一时代的人物,现在六大势力的敖家,算起来的确是他的子嗣后代。不过我家老祖宗说过,咒祖和现在的敖家完全不一样,如今敖家的许多做法,和咒祖当年定下的方针相违背。”

    “他既然是敖家的先祖,怎么可能将玄冰家族捣鼓在龙界啊?”华安阳疑惑不解,“他真要帮助六大势力,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弄出这样的事情来啊?玄冰家族突然在龙界出现,造成伤害的是巨龙族,损害的明明是六大势力的利益啊。”

    “所以我也不明白。”姬尧也费解。

    “他说要为灵域百族尽一份力……”陈霖沉吟了一下,似隐隐捕捉到什么,道:“如果玄冰家族的提前到来,真的和咒祖有关,那他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我明白了!”

    陈霖身形一震,道:“他这是逼六大势力强行中止和我们的激战!逼六大势力和那些域外强族,将目前集中的力量,投入到对付神族的战斗上!”

    场内众人,听陈霖这么一说,都若有所思。

    “我要立即回一趟古煦界!”陈霖喝道。

    就在此时,夜幕下的“九界之门”,其中一扇骤然绚烂,离开了一阵子的秦业,忽然从中闪现。

    秦业一出来,遥遥看了众人一眼,道:“看来你们都知道了。”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姬尧急问。

    “玄冰家族的提前到来,的确和咒祖有关。玄冰家族的族人,在龙界刚刚现身时,咒之始祖就将传递消息给了我父亲,告诉了我父亲此事。”秦业神情阴郁,道:“可他并没有说明,他是通过什么方法,令玄冰家族的族人在碎冰域现身的。而且,他在将消息传来以后,突然就消失无踪,我父亲也再也无法找到他。”

    “怎会这样?”姬尧道。

    秦业摇头,“我父亲在扩张擎天城时,和他有过约定的,而且也知道他的身份。根据我父亲的说法,他并没有违反约定,只是咒祖一心希望所有灵域的强者,都能集中力量抗衡神族的入侵。”

    “为了这个目的,他可以提前将神族引来,逼我们和六大势力停战,逼我们协力对付神族。”

    “这就是他的大义。”

    陈霖询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秦业叹了一口气,说道:“暂停和六大势力的争斗,看看神族其他家族的族人,会不会也随后涌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