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规则约束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规则约束

    炎日深渊,秦烈的身影,突兀地在本源深海上方浮现。

    他从深渊通道内,利用时空妖灵的血脉,还有本源晶面和炎日深渊的特殊联系,一瞬间便闪现于此。

    那块血气汹涌的墓碑,从他体内渐渐漂浮而出,碑面上一缕缕血筋般的血线蠕动着,使得这块血肉丰碑如拥有着生命一般。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心神安宁下来,开始吸纳那块血肉丰碑内的血肉气息恢复。

    阿萨德和纳尔森所说没错,他能斩杀数十个八阶、九阶的恶魔,依赖的乃是时空妖灵的血脉秘术,还有那个特殊的环境。

    如果他所处的位置,不恰恰在那片黑洞聚集地,他就无法以时空妖灵的血脉秘术,调动起那一个个黑洞。

    那些蕴含着毁灭之力的黑洞,乃是一个强大的时空妖灵来庇护自己巢穴的陷阱,可以动用天地间最恐怖的力量,抹杀一切生灵。

    别是八阶、九阶的恶魔,就算是十阶的恶魔大领主,被那些恐怖的黑洞吞没了,也将灰飞烟灭。

    然而,他调用那些黑洞的时候,也在快速消耗着时空妖灵的血脉能量。

    就在他将那些恶魔引入黑洞击杀,以冰蓝色丝线,将恶魔的鲜血汇聚向血肉丰碑时,他体内时空妖灵的血脉能量已即将耗尽。

    他如果不立即离开,他体内的时空妖灵血脉,恐怕都不能凝结出一个星门助他进入炎日深渊。

    时空妖灵的血脉能量,和神族的血脉之力不同。似不能通过那一块血肉丰碑顷刻间恢复。

    这时。他渐渐明白他体内的最主要的血脉。依然是神族血脉。

    那块来自于神族的血肉丰碑,对神族的血脉之力,具有极其明显的恢复补充作用,但对恶魔血脉和时空妖灵的血脉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所以他才不得不先进入炎日深渊,多花费一些时间,将消耗的时空妖灵的血脉能量补充。

    他在恢复血脉力量时,神情安详,心境平和。

    当本源始界奇异衍变为炎日深渊以后。他曾以灵魂翱翔畅游,那时他便有不同的感受。

    如今他血肉真身到来,在补充血脉力量时,感受更加的清晰直观。

    他生出一种回到“家”的感觉,这种感觉……和他在深渊通道激发时空妖灵血脉时颇为相似。

    所不同的是,他在炎日深渊内,灵魂的感知力似乎能无限延伸!

    心之所向,他的灵魂感知力,能触及到炎日深渊最为遥远的边际!

    那是一种“如神”般的奇异洞察力。

    “深渊缔造者,这是一层深渊的缔造者独有的能力……”他忽有所觉。

    突地。一丝微小的血脉悸动,从他第二心脏内传来。

    第二心脏乃恶魔血脉汇聚之地。

    他以灵魂意识追寻着那一丝微小的血脉悸动。去感知那异常悸动的来源,确认其代表的含义。

    他的灵魂,如一只隐形的眼睛,瞬间来到了深渊通道口。

    本源始界衍变为炎日深渊以后,最主要的变化,就是在这个世界的中央,多了那个贯穿炎日深渊的通道。

    那个深渊通道,也是他之前逗留之地,可以通往各大深渊层面,还有许许多多不知名的域界和天地。

    “呼!”

    一个八阶血脉的闪电魔,扑扇着翅膀,浑身浴血地从深渊通道内飞出。

    这是炎日深渊的第一个外来客。

    这头闪电魔的到来,引起了他血脉的微小变化,令他第一时间察觉到。

    似乎,身为炎日深渊缔造者的他,本就应该对这个世界拥有如此神秘的掌控力。

    ——即使他如今血脉也只有八阶。

    “八阶的外来者……”

    他咧嘴一笑,猜测出这个闪电魔进入炎日深渊的目的,就是为了击杀他,吞食他的恶魔心脏,取得他在炎日深渊的特殊地位。

    第一个闪电魔的到来,显然仅仅只是开始,他留在深渊通道的那一道灵魂,如天眼般看到更多的八阶恶魔,相继从深渊通道内现身。

    那些八阶恶魔,似乎之前还经历过一番战斗,他们出现于炎日深渊以后,有的还在相互厮杀。

    “纯粹的深渊魔气!”

    “浓郁的深渊魔气,还没有完全散溢在天地之间,就是我们没有杀死那头缔造者,能够在此地多呆一段时间也不错!”

    “嗨,这里也开始孕育生命魔种,即将产生最低阶的小恶魔了。”

    “真是一个有着无限生机的新世界啊!”

    很多到来的恶魔,在深渊通道附近转悠了一圈后,都啧啧称奇,流露出了浓烈的兴趣。

    “嗯,索姆尔,奥克坦!”

    两个新面孔的到来,令秦烈微微吃惊,下意识地在心中轻呼。

    上一次,他夺取本源晶面时,对这个还是“本源始界”的空间,已拥有了极其特殊的掌控力。

    那时索姆尔、奥克坦不得不狼狈而逃。

    如今本源始界衍变为了炎日深渊,他乃是深渊缔造者的身份,索姆尔和奥克坦竟然还敢回来。

    “来送死的么……”他暗暗诧异。

    虽然炎日深渊刚刚形成,他也才成为缔造者不久,可凭借着那一块化为他魂坛的本源晶面,他在炎日深渊内可以释放出的力量,绝对超过几乎绝大多数的八阶血脉战士。

    同样进阶八阶的索姆尔和奥克坦也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另外,依仗着血脉的感知,他似能觉察到外来者细微的血脉和灵魂变化。

    这意味着在炎日深渊作战他可以知己知彼。

    “无趣的对手。”

    他摇了摇头,试图重新开启星门,呼喊血魂兽分身过来,将那块血肉丰碑内的血肉精气吞没。

    他相信那些血肉精气足以令血魂兽的血脉,从八阶,迅速进阶到九阶巅峰。

    这样血魂兽和暗魂兽的分身的战力将相当。

    可在他尝试以时空妖灵的血脉天赋,将星门洞开时,却发现那星门血脉天赋竟然失效。

    他体内第二心脏的恶魔血脉为之一动。

    突然,他明白冥冥之中,他受到了深渊规则的影响,暂时无法以时空妖灵的血脉呼唤和他有关的人进入。

    作为炎日深渊的缔造者,在一段时间内,他似乎必须遵守深渊古老的规则,迎接那些同阶者的挑战。

    那似乎是他应尽的义务。

    ……

    ps:昨夜忽地狂风暴雨,温度骤降,老逆不慎被寒气入体,元气大伤,至今不曾恢复,今日只能一更了,诸位海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