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命运纠缠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命运纠缠

    “为了杀死他,成为炎日深渊的新主人么?”

    深蓝长长的眉头皱起,湛蓝色的眼眸中,渐渐有丝丝寒光显露。

    她毫不掩饰地向贝蒂流露出敌意。

    她知道眼前这个美艳的灵族女人,实力比奥克坦还要可怕,如果这个贝蒂不是女人,奥克坦要和她竞争下一任的族长,恐怕连一丝机会都没有。

    贝蒂身怀命运、生命、空间三种血脉属性,从小就聪明绝伦,天赋也是惊才绝艳。

    上一次,贝蒂没有进入本源始界,纯粹是因为她的血脉境界,早早就突破到了八阶。

    本源始界没有衍变为炎日深渊之前,对进入者的血脉有限制,只允许八阶以下的血脉者。

    那时奥克坦的血脉还在七阶。

    她和奥克坦是同龄人,同为怀有三种血脉属性的灵种,她在修炼上向来懒散懈怠,可她的血脉等阶却始终稳压奥克坦一筹。

    奥克坦自诩为灵族新一代的领军者,可每每碰到她,都会吃瘪。

    她可能是奥克坦最不愿招惹的一人。

    懒散的修炼,血脉的等阶都超过刻苦的奥克坦,而且她还出生于灵族最古老的丹尼尔斯家族。

    奥克坦所在的赛多利斯家族,在灵族也是较大的家族,然而比起丹尼尔斯家族,依然是远远不及。

    丹尼尔斯家族,可以说是灵族最为古老,也是最强大的家族。

    这个家族,诞生了灵族史上最多的族长。最多的大贤者。

    如今灵族的天启大贤者。也出自于丹尼尔斯家族。十阶血脉战士最多的家族,也是丹尼尔斯家族。

    如果没有深蓝的出现,如果不是因为贝蒂似乎对族长没兴趣,如果她不是一个女子……

    那奥克坦恐怕连和她竞争的资格都没有。

    即便是怀有四种血脉属性,已得到灵族各大族老认可的深蓝,在面对贝蒂的时候,依然感到压力重重。

    “深蓝小妹,你那么紧张干什么?”贝蒂哑然失笑。“我对灵族族长都没有兴趣,又岂会在意一个炎日深渊?区区一层深渊,难道比得过我们灵族数百个域界?”

    此言一出,深蓝也疑惑了,“你不是为了炎日深渊,为什么会来这儿?”

    “我不是说了么?我是为了那个秦烈而来?”贝蒂微笑道。

    “秦烈?”深蓝皱眉。

    也在此刻,贝蒂明眸一亮,突然抿嘴一笑,道:“他在暗中注视着我们。”

    深蓝愣了愣,也以血脉感知。眼睛也是微微一亮。

    她也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随后,两人的眼睛。都看向一处虚无。

    那片被她们注视的虚无处,一点深紫色幽光,突然如星辰般闪烁。

    一簇紫色幽影,迅速吸纳着深渊魔气,如吹气的气球膨胀着,眨眼间凝为一道模糊身影。

    模糊身影乃秦烈灵魂意识凝聚形成。

    “你怎么来了?”他询问深蓝。

    “呦,看来你们很熟悉呀。”贝蒂娇笑道。

    秦烈的灵魂之眼,不由自主地落在贝蒂身上,灵魂都微微一震。

    丰姿绰约的贝蒂,身穿精美华贵的裙袍,曼妙身姿尽展,她的一颦一笑,似乎都充满了妖娆风情,像是可以牵动人心。

    不知为何,当秦烈的灵魂之眼,深深注视向贝蒂时,灵魂竟传来一阵阵奇异的颤栗。

    似乎,他和这个贝蒂的女人,早就被玄奥莫测的命运之力眷顾了,就应该纠缠不清。

    一直在调侃深蓝的贝蒂,在秦烈的灵魂幽影浮现时,娇躯也是一阵颤栗。

    拥有命运血脉属性的她,看着那一道魂影,脑海中骤然滋生无数模糊影像。

    她忽地失神怔住。

    秦烈凝聚的魂影,本可以长时间存在,却在看到贝蒂以后,忽然不受控制地消散。

    他只是说了一句话,以灵魂之眼看了一下贝蒂,魂影竟再也无法凝聚。

    他的灵魂意识瞬回本源深海。

    贝蒂,则是站在原地久久不言,似被层层幻象迷惑了,一时间醒转不了。

    这儿乃是深渊通道口,时不时地,还会有恶魔冒出。

    同为灵族族人,深蓝担心在她离开以后,贝蒂会被后来的恶魔杀死,只能被迫在一旁守护。

    好在贝蒂也没有让她等候太久。

    “你知道本源深海的位置吧?”贝蒂睁开眼,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他不肯过来,我们就去那边找他可好?”

    深蓝撇嘴,似小女孩发脾气,“我干吗要带上你?”

    “我会帮你对付奥克坦呀。”贝蒂笑盈盈道。

    深蓝一怔。

    “放心吧,我找那个秦烈,可不是要杀他,也不是要夺炎日深渊。”贝蒂好言好语地安慰道。

    深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以血脉感知,像是知道她没有说谎,这次轻轻点头,答应道:“那好吧。”

    贝蒂咯咯一笑,上去揉了揉深蓝的头发,如姐姐对妹妹一样。

    “你成为灵族下一任族长,我其实很乐意看到。比起那个令人讨厌的奥克坦,你真的更加适合灵族。如果没有你出现,或许……我就算再不乐意,为了我族的将来,也要被迫和奥克坦争一下,可那并不是我真的想要的。我希望你能明白,你能出现……我真的好高兴。

    深蓝很反感她揉头的动作,本欲反抗,但是听到她后来的那番话,又突然忍住了。

    当她说完,深蓝才皱着鼻子说道:“其实我也不想成为灵族的族长。”

    贝蒂一愣,先苦涩一笑,旋即连哄带骗地说道:“那是你外公一生的期望,你可万万不能辜负了。还有,我答应你,只要你乖乖听话去做灵族的族长,以后你要是遇到麻烦,我一定会全力帮助你。哈,你也知道我们丹尼尔斯家族的强大,我不当灵族族长,却躲不过丹尼尔斯家族的族长之位。只要你心甘情愿去做灵族族长,我和丹尼尔斯家族,一定会是你身后最坚实的后盾。”

    她急的只差发毒誓了。

    深蓝一脸古怪地看着她。

    同为灵族的灵种,奥克坦为了下一任族长之位,不惜偷偷潜入本源始界,试图将她击杀,为自己铲除后患。

    贝蒂出生更好,天赋和血脉实力更强,却将灵族族长之位视为毒蝎,唯恐避之而不及。

    两人对族长宝座的态度反差之大令深蓝都觉得匪夷所思。

    “别这样看着我。”贝蒂微笑着,说道:“如果可以,我连丹尼尔斯家族的族长都不想做。哼,如果不是天启老头逼着我,不论我躲在什么地方,他都能找到我,我早就消失在族人的视线里了。”

    深蓝愈发惊讶。

    她外公阿萨德,身为灵族的族长,对天启大贤者都是恭敬有礼,言语间充满了敬畏。

    这个同样出自丹尼尔斯家族的贝蒂,却称呼灵族的那个大贤者,为“天启老头”……

    深蓝都觉得贝蒂太过于不尊敬那位灵族先贤了。

    “怎么?你以为那老头真是什么贤者?”贝蒂哼了一声,脸色复杂地说道:“或许,对我们灵族而言,他的确称得上贤者。可是,对其他的一些种族来说,他做的一些事情,恐怕称得上罪恶滔天!”

    贝蒂显然对天启大贤者没有一丝一毫的尊敬。

    听到这番话,深蓝也沉默了,似对贝蒂有了新的认识。

    “我们走吧,如果遇到了奥克坦,我帮你对付他好了。”贝蒂催促道。

    深蓝没有动身,想了一下,又道:“刚刚,在秦烈的灵魂降临时,我感到你体内的血脉,似有了异常动静,那是怎么一回事?”

    贝蒂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想……天启老头可能在我和那个秦烈的身上,弄了什么手脚。我隐隐感到我的命运丝线,和那个秦烈的,像是早就有了交集。”

    深蓝一惊。

    贝蒂咯咯一笑,“别大惊小怪,你的命运之线,和他的交集更多,难道不是吗?”

    深蓝不吭声。

    “我能感觉到,你也知道,你以为天启老头会不知?”贝蒂笑道。

    “他知道了会怎样?”深蓝终于出声。

    贝蒂摇头,脸色一暗,道:“没人知道那老头想些什么。只要对我们灵族未来有帮助的事情,他都会去做,不论在过程中会牺牲多少生命,会毁掉多少人的一生。”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