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外来者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外来者

    本源深海附近,秦烈以魔化后的魔身活动着,去渐渐熟悉这具新身体的全新战斗方式。◇↓

    期间,一只只魔虫和新生的小恶魔,从本源深海孕育而出。

    那些魔物一开启智慧,就会第一时间脱离本源深海,在那些深渊植物丛内活动。

    秦烈适应魔身时,时常可以看到新生的魔物,疯狂地相互厮杀。

    获得最终胜利的魔物,会吃掉失败者,以对方的身体为食物,以对方的血脉,来提升他们的血脉。

    他看到有的魔物,幸运的数次获得胜利以后,似乎已经开始向低阶的恶魔发生蜕变。

    优胜劣等,适者生存,那些魔物将深渊最血腥的规则,在他眼前一次次地衍义着。

    他看到那些魔物,从获得生命的那一霎,就在为生存而战。

    很多刚刚获得智慧的恶魔,不过才离开本源深海,就被稍稍变强的魔物盯上,被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更强大的魔物,已不屑于那些新生的魔虫,则是向外沿活动,去寻找更强大的猎物。

    身为炎日深渊的缔造者,他也可以感觉到那些小小的魔物,也和他一样,即使什么都不做,都能通过深渊魔气补充血脉力量。

    他对恶魔一族的诞生,血脉进化的方式,血腥强大的过程,有了极其直观的认识。

    他也终于知道深渊恶魔为什么会是四大超阶血脉种族之一了。

    一个从生下来就在战斗,每时每刻都在接受同族挑战,失败就死亡的种族。会那么强大也是理所当然。

    一头如蝙蝠般的小恶魔。扑扇着恶魔羽翼。从远处飞驰而来。

    “噗!”

    一束魔光倏然而至,如一柄利剑,将那小恶魔穿透。

    下一刻,一个身材颀长,穿着精美魔甲的高阶恶魔,慢悠悠从远方天空闪现。

    “呼呼!”

    他的背脊处,一对巨大的恶魔羽翼,突然伸展开来。

    从外貌来看。这个高阶恶魔的羽翼,和刚刚死去的小恶魔竟有着七分相似。

    “奇怪,才诞生出来的恶魔,就拥有了一对和我族类似的羽翼,血脉等阶不该这么高啊。”他暗暗嘀咕。

    他伸手一抓,那一只从炎日深渊诞生的小恶魔尸体,在还没有落地之前,忽然飞到他手中。

    从那小恶魔的尸体内,流淌出魔血,他以指头点在魔血上。

    丝丝魔光从他指尖如电般释放着。

    他解析着魔血。过了一会儿脸色微变,奇道:“竟然真的和我族血脉相似……”

    “呼呼!”

    他剧烈扇动着恶魔羽翼。如一只巨大的蝙蝠,朝着临近的本源深海而来。

    “不久前,我弄死过一个和你模样一致的家伙。那家伙有着九阶的血脉,在前往灵域的黑洞附近……”

    就在此时,一个嘲笑的声音,从下方密集的深渊植物内传来。

    如蝙蝠般的高阶恶魔,猛地垂头去看,旋即咧嘴嘿嘿笑了起来,“炎日深渊的缔造者?”

    一株株巨大的深渊植物中,魔化后的秦烈抬头,也是咧嘴一笑,道:“怎么看出来的?”

    “你可能自己不知道,但是每一个深渊缔造者的身上,都散发着很明显的气息。”扑动着恶魔羽翼的家伙,慢慢从高空落来,“那股气息,和这层深渊给人的味道一模一样。和深渊一致的气息,只会在缔造者身上出现,我们每一个踏入这层深渊的外来者,只要看到你,立即就能从你身上的气息,将你给辨别出来。”

    秦烈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为了方便你们击杀我吧?”

    “不错。”那个恶魔开怀大笑,“每一个深渊缔造者,在新的深渊形成以后,都需要接受挑战。这是深渊自古以来的规则,只有历经挑战后最终活下来的家伙,才是真正的缔造者。而你……”

    他摇了摇头,道:“目前还不算是真正的缔造者。”

    “你杀了我,吃了我的心脏,就能取代我?”秦烈好奇道。

    “根据我得来的消息来看,应该是这样。”那个高阶恶魔嘿嘿一笑,说道:“不过,你似乎是唯一的八阶深渊缔造者。在你之前,还没有八阶血脉的恶魔,能够将一个本源始界衍变为新生的深渊。”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我并不确定,吃了你的恶魔心脏以后,是不是真的可以取代你成为炎日深渊的新主人。但我很肯定,吃了你的心脏,对我绝不会有坏处。”

    这般说着,他满不在乎地说道:“你在黑洞附近杀的那家伙,应该是我的叔伯,我不知道你是通过什么方法杀的他,但我相信你凭借的不是真实的力量。”

    “这么有自信?”秦烈讶然。

    “好了,废话到此为止了。”他舔了舔嘴角,淡紫色的眼瞳内,透射出嗜血的魔光。

    他那对宽阔的恶魔羽翼,突地“咔咔”作响,旋即一片片如锯齿般的骨刃,从恶魔羽翼内伸展出来。

    附近浓郁的深渊魔气,如一条条溪流,疯狂汇入他的恶魔羽翼。

    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高阶恶魔,在短短时间内,恶魔羽翼如阔大了三倍。

    而且在那家伙的额头,也渐渐突出了两个深黑色弯角,如牛角一样。

    秦烈深深看着他,摸着下巴,好奇道:“你从何而来?”

    “你没有知道的必要。”激发着血脉力量的恶魔摇头道。

    秦烈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高阶恶魔,已经完成了魔化,那对从恶魔羽翼内生出来的锯齿骨刀,恐怕锋利程度不下于他肘部的尖刺。

    他之所以询问这家伙的来历,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幽冥界五大魔神的其中一个。

    许多年前,他不慎跌入幽冥界,在角魔族的魔神山脉内,看到了一头魔神。

    那头魔神背生双翼,头生弯角,乃幽冥界五大魔神之一。

    高宇获得的鬼脸戒,就和那一头魔神有关,而且高宇最终还以魔神之子的身份,在那魔神山脉内获得了那一头魔神的传承。

    时至今日,他早已知道幽冥界各族和深渊恶魔的血脉渊源,也知道那头魔神的血脉源头,应该就是深渊的一个强大恶魔。

    他当年和烈焰家族的族人,从深渊通道去黑暗深渊时,也看到一个类似的恶魔。

    现在眼前的恶魔,那一对如蝙蝠般的恶魔羽翼,额头的弯角,都和当年魔神山脉的魔神一样。

    他肯定眼前这家伙的血脉和那头魔神源头一致。

    “呼呼呼!”

    在他暗暗深思时,眼前的高阶恶魔,已呼啸而来。

    滚滚魔气如漆黑浓雾蔓延,那个高阶恶魔的羽翼之中,突地传来刺耳尖啸。

    尖啸声一出,刺耳的魔音如利剑,似直刺入他脑域和心核。

    他那层天然覆盖血肉的硬甲对魔音没有任何的免疫力。

    只是一霎,从他的耳朵内,就有丝丝血迹渗出来。

    一丝丝血线,也在他皮肉之内交叉蠕动着,如刀割般的血脉力量,通过魔音进入他体内,开始疯狂破坏他的魔躯。

    他竟瞬间受伤。

    可仅仅只是一霎,他就适应了体内的伤痛,旋即以血脉来抗衡。

    无数紫色血脉光线,从他的恶魔心脏内飞出,如明晃晃的尖刀,立即和那些侵入他体内的血线厮杀起来。

    他运用血脉力量,在耳膜处,形成一层层紫色光幕。

    他以血脉能量隔绝魔影的入体。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闪间,等他完成对魔音的抵抗,那头高阶恶魔已如巨大的蝙蝠,挥动着锯齿般的羽翼,朝着他懒腰切割而来。

    “我都说了,我从何而来,你压根没有知道的必要。”外来的恶魔沉声低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