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炼狱恶魔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炼狱恶魔

    本源深海附近的深渊魔气,突然间变得杂乱无序,分散的魔气悄悄汇聚。⊙

    短短时间内,众多浓郁的魔气,竟然都聚集在新来者身旁。

    秦烈和黑沼深渊的科恩,一见又有搅局者加入,立即暂停了战斗。

    他们都皱眉看向来人。

    科恩低垂着头,只是望了一眼来人,便微微变色,道:“你从鬼祭炼狱而来?”

    那个身穿华贵衣衫,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布满诡异魔纹的高阶恶魔,以古老的深渊礼仪鞠身行礼,咧嘴灿然一笑,介绍道:“我叫洛克。”

    科恩脸色愈发凝重,“鬼祭君主的子嗣?”

    自报姓名的洛克,笑着点头。

    科恩皱着眉头,那一对锯齿般的巨大恶魔羽翼,依然在慢慢扇动着。

    然而,先前从恶魔羽翼上分泌出来的黏糊紫色毒液,这时候居然重新没入他恶魔羽翼内。

    他似不急着和秦烈动手了,一边慢慢聚集着深渊魔气恢复,一边好奇地看向洛克,“你也是为他而来?”

    洛克眼睛一眯,眸中突有一片片魔纹滋生,一种洞彻人心般的窥探异力,从他眼瞳内发出。

    他深深看向秦烈。

    秦烈体内的恶魔血脉,被他的目光一看,骤然变得汹涌沸腾。

    一圈圈紫色魔光,自然而然地从秦烈体内释放出,形成一个如倒扣海碗般的光罩,把秦烈牢牢护住。

    洛克收回目光,低声嘿嘿一笑。说道:“秦烈是吧?”

    “嗯。”秦烈点头。

    “我从下八层深渊炼狱而来。我父亲乃是鬼祭君主。不久前。我和我父亲去过九幽炼狱,见过九幽君主流落在外的一个女儿……”话到这儿,洛克停顿了下来。

    秦烈眼中神光一闪。

    “她叫凌语诗,你应该认得吧?”洛克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眸中酝酿着暴戾和血腥,“你当然认得她!我父亲带着我亲临九幽炼狱,是希望让我和那个凌语诗联姻。希望两大君主的血脉能够在未来结合!连那九幽君主,对此事都明显流露出兴趣,可他那个名叫凌语诗的女儿,却说她早有婚约在先!她指明的那个人,就是夺取本源始界的家伙,就是你吧?”

    洛克身后,那些身旁重甲,全身都被重甲覆盖的恶魔,一个个低声咆哮。

    一股苍茫远古的深渊密语,似通过他们的咆哮。震荡在炎日深渊。

    空气中,许许多多肉眼不可见的魔纹。如海浪般蔓延开来。

    秦烈和科恩,听着那些鬼祭炼狱重甲恶魔的咆哮,都眼神凝重。

    他们不得不催动血脉力量,去抵御浪涛冲击一般,一次次抵御着荡漾而来的魔纹波动。

    “不错,凌语诗和我早有婚约在身。”秦烈伸出一只手,以掌心按在胸口,另外一只手点在额头,双眸逐渐变得刺目,“你有什么意见?”

    一股股汇聚向洛克,还有他身后麾下的浓郁魔气,随着他简单的两个动作,突然倒卷而回。

    魔气如一条条紫色蟒蛇,一瞬间,全部游弋向秦烈。

    浓稠的魔气,以他为中心,疯狂的飞舞着,似形成了一个巨大漩涡。

    而他的身体就是漩涡的中心!

    “我有什么意见?你说我有什么意见?”洛克狞笑,“那个九幽君主的女儿,觉醒了他的魂狱血脉天赋,那个天赋是九幽君主最为核心强大的力量!如果我能和她联姻,我可以利用那个强大的血脉天赋,强大我的力量!我可以通过她的血脉力量,令我的血脉更进一步,真的有望在未来进阶到十阶大领主,成为鬼祭炼狱的君主!”

    “哦,然后呢?”秦烈站在巨大的黑紫色漩涡中心,如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然后她和九幽君主一起拒绝了你们?”

    洛克突地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她说我不如你,不配和她的血脉结合!”

    秦烈点头,认真地说道:“本就是如此。”

    洛克嗷嚎狂叫。

    无数诡异的魔纹,无比清晰地从他身上浮现,他穿着的那一身精美华贵衣衫,瞬间被他爆发的血脉力量化为灰烬。

    赤身**的洛克,在半空疯狂嚎叫着,看似颀长纤薄的躯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魔化。

    “你们不要插手,我要亲手撕碎他,将他的恶魔心脏一点点吞下!”洛克嘶吼道。

    他身后那些重甲的恶魔,闻言一声不吭,只是默默往后退了一截。

    显然,他们对洛克的实力无比的自信,相信鬼祭君主的血脉后裔,在别的深渊层面拥有绝对的优势。

    一般而言,下八层炼狱的恶魔,同阶的血脉都要强大一些。

    而恶魔君主的血脉后裔,比起别的深渊层面大领主的后裔,也公认要强大一筹。

    这也是来自于黑沼深渊的科恩,一确认洛克由鬼祭炼狱而来后,就神情凝重的原因。

    此地是新生的炎日深渊,而不是孕育科恩的黑沼深渊,他体内种种强大的血脉天赋,只有在黑沼深渊才可以最大程度地发挥威力。

    在陌生的炎日深渊,即便是科恩,也没有丝毫把握可以胜过恶魔君主的血脉后裔。

    因此,他在看到洛克已在进行魔化,明显被秦烈激的发狂以后,也很明智地往一边退开。

    “秦烈是吧?你是炎日深渊的缔造者,在这一层深渊,你应该有你的优势。”科恩一边后退,一边对秦烈说道:“如果你能善用你的优势,或许……你还有一丝获胜的希望,可也只有一丝而已。”

    他并不想看到秦烈被洛克所杀。

    他乃真正的深渊种族,对下八层的炼狱有所了解,也知道鬼祭君主的脾气。

    洛克为鬼祭君主的血脉后裔,必然继承了鬼祭君主的脾性,这意味着他只要杀死了秦烈,成为了炎日深渊的缔造者,所有冒然进入炎日深渊的生命种族,都将被赶尽杀绝。

    这时,科恩已经在考虑,要不要趁着洛克和秦烈在战斗,赶紧离开炎日深渊。

    然而,他这个念头刚刚滋生,又被洛克的一句话无情掐断。

    “所有已经在本源深海附近,还有后续接近的家伙,一个都不允许离开!”洛克道。

    那些同样从鬼祭炼狱而来的重甲恶魔,听到他的命令以后,嗜杀残忍的目光,瞬间落在科恩身上。

    科恩眉头一皱,立即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就在空中停了下来。

    他自知他一人之力,绝对不是那众多重甲恶魔的对手,所以只能原地不动。

    “我需要你看着我撕碎他,吃掉他的恶魔心脏!”洛克舔着嘴角道。

    “好吧。”科恩点了点头。

    同一时间。

    一个看似普通的恶魔,在本源深海的另外一个方向停下,他还举起手。

    奥克坦也突然顿住,一脸奇怪地说道:“怎么了?”

    夺舍了一个恶魔的索姆尔,紫色眼眸内,闪烁着碧焰般的阴森鬼火。

    他似开启了灵魂之眼,指着远方灰茫茫的天空,“一群强大的恶魔,已经将秦烈困住了。其中的一个家伙……应该是来自鬼祭炼狱!”

    “鬼祭炼狱?!”奥克坦脸色一变。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鬼祭君主的血脉后裔,他此时正在进行着魔化,那种鬼祭君主的血脉气息,已越来越明显了。”索姆尔深深吸了一口气,似真的嗅到了什么,“还有一个恶魔,身上有着恐怖的腐蚀气息,应该是从黑沼深渊而来。嘿,我们不用着急,让那些先到的家伙,先消耗消耗秦烈好了。”

    奥克坦点头停下。

    “那些家伙,上一次都没有进入过本源始界,根本不知道秦烈那家伙有多么难惹。”索姆尔低低怪笑,“如今秦烈身上流露的气息,只是恶魔的味道,他没有动用神族血脉,没有融合那块血肉丰碑,还没有拿出灵域种族的灵力。他的灵魂,也还没有展现出应有的力量,鬼祭炼狱的家伙,恐怕还当秦烈只是一个运气好点的恶魔。”

    “真是可怜。”奥克坦幸灾乐祸的低笑,“那个家伙,难道不知道同样从炼狱过来的迪迦,都被秦烈给收拾的服服帖帖?”

    “很高兴有可怜虫先替我们垫刀。”索姆尔阴笑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