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教诲

第一千四百五十一章 教诲

    九重天。

    十来个域始境级别的人族巅峰老者,默然静坐着,脸色灰暗。

    他们刚刚从擎天城返回。

    六大黄金级势力,自形成同盟以来,不止是在灵域称雄,其它的域外种族也都视他们为最强之力。

    多少年了,他们从没有一天,如今天这样狼狈。

    ——不战而退。

    明明知道擎天城撤销了护城大阵,明知道秦浩并不在城内,明知道秦家的武力不可能全部聚集于擎天城……

    可他们却没有敢踏入擎天城。

    只因此时的擎天城,城内有一个他们不想面对,也不愿招惹的人物——人族冰帝。

    裴德鸿,洪炬,都是拥有九层魂坛的武者,以境界来看他们是丝毫不逊色冰帝的人物。

    然而,他们在面对冰帝时,都感觉到了挫败。

    这是因为,在他们内心深处,对三帝有着根深蒂固的惧意!

    三帝乃人族圣人,人族是在三帝的率领下,开创了今日的盛世。

    没有三帝,人族和灵域的百族,或许现今还被神8f族奴役着。

    没有三帝,就没有人族的兴盛,没有灵域今日的局面。

    “裴兄……”

    洪炬舔了舔嘴唇,声音有些艰涩,欲言又止。

    其余域始境级别的老者,也都静静地望着裴德鸿,似等他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裴德鸿眼中满是苦涩,叹了一口气,说道:“以我们的实力。真的要攻入擎天城。就算是冰帝在。应该也可以拿下来。”

    “那……”祖央奇道。

    “冰帝代表着人族三帝,他们在人族拥有着无人可以企及的声望,我们如果和冰帝为敌。”裴德鸿脸色阴暗,摇了摇头,道:“那我们在人族的声望将会一落千丈。所有依附我们的次一级黄金级势力,包括我们内部的族人,都将三帝视为人族的圣人,我们和人族的圣人为敌。只会失去人心,连自己人都会对我们失望。”

    此言一出,其他人都重新沉默下来。

    他们知道裴德鸿所言不虚。

    不仅仅在那些依附他们的势力当中,在他们族内,几乎绝大多数的族人也视三帝为人族的英雄。

    三帝在人族族人心目中的崇高地位,根本无可替代,和三帝为敌,就是和人族正统为敌。

    他们胆敢将三帝视为敌人,这消息一旦传出去,他们内部首先就会出现大问题。

    众多依附他们的次一级黄金级势力。白银势力,余下的各等阶势力。许许多多的供奉,可能会因此主动脱离他们。

    三帝无需多言一句,单凭他们的声望,就能给予六大势力重创。

    这么一来,他们辛苦经营万年的力量,或许一霎间便毁于一旦。

    这绝非他们想要的结果。

    “如果不能得罪三帝,而他们又明明倾向于秦家,那又如何是好?”祖央再问。

    “神族的玄冰家族族人,此刻不是在碎冰域吗?”裴德鸿脸色平静,淡然道:“我想冰帝的出现,就是因为神族的再次入侵。你们也看到了,在那两个深渊魔王现身以后,也是冰帝急匆匆去阻拦。照我看,他们和秦家的接触,应该也是为了神族的入侵。这意味着以三帝为代表的力量,是特意奔着神族而来的,听说秦浩也是在冰帝的授意下,去修罗界对付那两大魔王。”

    话到这儿,裴德鸿停顿了一下。

    他奇怪的笑了笑,又道:“既然他们为神族而来,就让他们去对付神族好了,我们把放在碎冰域的力量撤回了吧。”

    洪炬眼睛一亮,“你是说,他们如果有能力,就让他们对付神族。如果不行,他们自然还会找我们,请求我们也参与其中?”

    裴德鸿缓缓点头。

    “巨龙族怎么办?”祖央皱眉,“阿弗莱克的族人,被玄冰家族冰冻在碎冰域深处,他们还在催促我们尽快动手,助他们解脱族人呢。”

    “暂时不理会。”裴德鸿神情不变,“巨龙族被神族入侵以后,大多数族人都被冰冻,连十阶的巨龙都被擒住了,他们的实力已大不如前。为了一个巨龙族,立即和玄冰家族血战,明显不符合我们的利益。以目前的局势来看,舍弃掉巨龙族,也不是不可以……”

    一群活成精的人族老怪,略一思量,都目无表情地轻轻点头。

    之前被他们视为最大盟友的巨龙族,在被玄冰家族重创以后,就这么被他们无情放弃。

    “我们只要有点耐心就好了。”裴德鸿淡然道。

    “暂且这样吧。”

    ……

    擎天城。

    一场本以为会发生的血战,因六大势力那些老怪的退出,没有预期发生。

    压抑沉默的擎天城,在裴德鸿众人消失以后,从四面八方传来欢呼声。

    不单单秦家族人,那些姬家和补天宫的武者,也都兴奋的狂嚎。

    众多外来者,居住于此的炼器师,也都满脸堆笑。

    他们也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没人想那么早和六大黄金级势力去激战。

    城内在沸腾,秦烈则是和他爷爷秦山,还有冰帝,又一次回到那幽暗大殿。

    “你那边情况如何?”冰帝看向秦烈,微微一笑,说道:“我听说……你如今成为了一层深渊的缔造者?”

    他眼中异光如织,似一层网一般,将秦烈全身覆盖。

    明明乃是一具暗魂兽分身,可秦烈远在炎日深渊的本体,竟然都生出一种被完全看透的感觉。

    他忽然觉得,冰帝可能知道他血脉的奇妙,知道他的奇特之处。

    “挑战我的恶魔,大多数都死亡了,还活下来的……成为了我的扈从。”秦烈咧嘴一笑。

    殿内,只有冰帝一个外人,其余则是他爷爷和叔伯,他完全可以信赖。

    就连冰帝,不知为何,他也本能地感觉到,此人对他没有一丝恶意。

    他也就没有遮遮掩掩。

    “不错。”冰帝笑着点头。

    秦山更是一脸的慈爱,说道:“我也听说了,那是一个叫炎日深渊的层面。你既然拥有了炎日深渊的掌控权,或许,我们可以拿炎日深渊做一些安排。”

    “以本源始界衍变的深渊层面……”冰帝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道:“如果有一天,你的血脉能够突破到十阶,或许你能将炎日深渊变成下八层的炼狱。而你,也可以顺势成为恶魔君主那种级别的强者!”

    他对深渊的秘密,竟然无比的熟悉,不但知道炼狱的存在,还知道恶魔君主进阶的秘密。

    这令秦烈大为吃惊。

    根据寒寂深渊的道森所言,只有深渊恶魔的血脉突破到十阶,才会从血脉的秘密内,获知深渊蜕变,还有朝着恶魔领主进阶的方法。

    连很多九阶血脉的恶魔领主,都不知道该通过什么样的方法,成为下八层炼狱的一名恶魔君主。

    可人族的冰帝却知之甚详。

    他爷爷也是淡然微笑,似乎对深渊,对恶魔,对那些深层的秘密,也一样心知肚明。

    这让秦烈愈发愕然。

    他突然意识到,冰帝,他爷爷,对域外星空的认识和渗透,远比他所想的要深。

    “小烈,从今开始,你不需要以人族铸造魂坛的方式,去一层层铸造魂坛。”秦山道。

    “我不用一层层铸造魂坛?”秦烈惊讶道。

    “嗯,你的情况本来就特殊,你以本源晶面炼化的魂坛,就更加的稀罕了。”秦山微微一笑,“你的一层魂坛,已对应着一个辽阔且拥有无限可能的深渊域界。你只需要将炎日深渊,视为你主宰的天地经营,将自己的力量,血脉奥义,天地规则的领悟,以你特有的方式,烙印在炎日深渊,你所能获得力量和感悟,就能不断地提升。”

    “这样的你,即使永远只是一层魂坛,战力也会慢慢超越二层、三层,五层,八层,甚至九层魂坛强者。”

    “等你血脉突破到十阶,那座魂坛可以给你带来的额外力量,应该不会逊色九层魂坛的武者。”

    “不管是深渊魔气,灵域的天地灵气,血脉之力,归根结底,都只是不同力量的几种表现形式而已。”

    “到了最后都殊途同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