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多点乐趣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多点乐趣

    梵妮莎跪着祈求。

    还在大骂的韩茜,突然噤声,神情都呆滞了。

    梵妮莎唯恐她的叫嚷,会激怒秦烈,忙再次变幻血脉力量。

    那裹着韩茜,令她无法动弹的水莹光幕,内部涌动的力量又是一变。

    韩茜突然发现,她连讲话的能力,也被那光幕内的力量剥夺。

    她只能眼睁睁看着秦烈,看着跪地的梵妮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的眼神,一会儿变得狠厉如刀,一会儿充斥着迷茫怀疑,一会儿怔怔出神……

    失去话语能力的她,被梵妮莎的反常举动,震的心灵大乱。

    跪地的梵妮莎,低垂着头,还在请求着秦烈。

    秦烈眼睛微敛,冷声道:“从一开始,你就是想要保她一命吧?”

    “是。”梵妮莎轻声道。

    秦烈哼了一身。

    泊罗界时,梵妮莎主动寻来,告诉他,愿意配合他去羞辱韩茜,愿意去做任何事。

    秦烈本以为那是梵妮莎的本意。

    可如今来看,应该是梵妮莎知道他要杀韩茜,韩茜将毫无反抗之力,所以才刻意跟随。

    梵妮莎所做的一切,或许有报复的意思,可她真实的目的,还是希望尽可能让韩茜活下来。

    她所指责韩茜的话语,一切的一切,可能都是她的本意。

    然而,事到临头了,在韩茜要死的时候,她却毫不犹豫地出手。

    她想韩茜活着……

    “为什么?”秦烈脸色漠然,道:“我相信你在韩家遭遇的一切,应该令你痛恨所有韩家的族人,我也相信你之前所说属实。你既然那么仇恨韩家,对韩家的灭族那么的痛快。为什么在面对韩茜的时候,你会突然心软?”

    “她毕竟是我女儿。”梵妮莎轻声道。

    “女儿?”秦烈讶然一笑,“韩磊也是啊。”

    梵妮莎沉默了一下。解释道:“都是,但韩磊像他的父亲。和他父亲一个德行,我和厌恶他父亲一样厌恶他。或许因为这样,知道韩磊死的时候,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她望了一眼韩茜。

    韩茜明眸满是冷意。

    “韩茜和韩磊不一样,她……像我。不单单是模样,继承的血脉之力,就连性格也和我以前很像。只是,我没有她那么好的运气。遭遇比她凄惨的多。”梵妮莎叹息一声,“很多时候,我看着她也充满了恨意,恨她对我言语上的侮辱。我知道,因为一些事情,她从头到尾也没有将我当一回事。我本以为,我会恨不得她死,就像韩磊一样漠不在意。”

    梵妮莎摇了摇头,道:“可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我其实……并不想她死。”

    话到这儿。她突然抬起头,手按在高耸的胸口,凄然道:“一想到她要死在你手中。我就心闷心痛,我知道,不论她如何对待我,我也不想看着她死亡,真的不想。”

    “所以我求求你,求求你饶她一命!”

    梵妮莎语气激动起来。

    “只要让她活着,我可以舍弃一切!可以在你的授意下,去做任何下贱,甚至于是为害我们海族的事情!”

    “我愿意在成为海族族长以后。尽心侍奉你,愿意让整个海族都为你效力。”

    “只要你答应让她活着。”

    “我愿意好好调教开导她。让她,还有我。一同侍奉你。”

    “只要她能活着……”

    梵妮莎哀求。

    她知道以秦烈的手段,如果要击杀韩茜,韩茜的每一丝灵魂烙印,都会被焚烧干净。

    那样的韩茜,意味着连重进轮回的可能都没有……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灰飞烟灭。

    她不想看到那样的结果。

    所以她不住地祈求。

    秦烈沉默着,冰冷的眼神,一会儿落在梵妮莎身上,一会儿放在韩茜身上。

    他心情也有些复杂。

    如果不是因为韩茜,那一个“他”不会死亡,秦家不会遁离灵域,新的他……将继续沉寂。

    韩茜,乃九重天安排的一个引子,通过他点燃了灵域中央世界的血战。

    韩茜,既是“他”的心头恨,也是“他”一生渴求的禁脔。

    可惜“他”未能实现心中所想。

    秦烈一言不发,想了许久许久,深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或许,我应该满足‘他’的渴求,为‘他’达成所愿……”

    秦烈忽地有了决定。

    “我相信你一次,把韩茜交给你调教,我希望在下一次见到她时,她能让我高兴。”秦烈冷声道。

    梵妮莎眼睛猛地一亮,忙不迭点头,“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太久,等你下次见到她时,她会好好侍奉你,会讨好你,让你开心!”

    秦烈旋即看向韩茜。

    韩茜的眼中,满是屈辱和愤怒,一会儿鄙夷地盯着梵妮莎,一会儿以同归于尽的眼神死死瞪着他。

    他突然觉得让韩茜活着,似乎,还真是一件颇为有趣的事情。

    轻易的杀了韩茜,也就一了百了,将失去很多的乐趣。

    梵妮莎,要韩茜活着,而他,则是想通过韩茜,去实现另一个“他”生前的愿望。

    “她交给你了。”秦烈冷哼一声,“等柯蒂斯将磐殃界处理干净,你和他们一起回泊罗界。我希望你在泊罗界,好好调教韩茜,让她再见我的时候,能够乖乖听话。”

    “放心,我会的。”梵妮莎保证。

    点了点头,秦烈不再多言,从这对母女眼前飞走。

    一会儿后,他出现在华羽池身旁。

    “怎样?”华羽池问道。

    “我没杀了韩茜。”秦烈神色如常,“曾经,她是我的一个心病,那么容易地杀了她,治愈不了我的心病。我要她活着,耻辱地活着,我要她慢慢治愈我曾受的伤害。”

    华羽池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嘿嘿怪笑道:“明白,我明白你的意思。”

    “磐殃界的事情,到此为止吧,我的人会将所有和九重天有关的武者,全部料理干净。”秦烈道。

    “我们不等一等?”华羽池奇道。

    “不用。”秦烈摇头,“我的那具魂兽分身在此就够了。”

    “哦。”华羽池点头。

    秦烈以时空妖灵的血脉,凝炼出星门,旋即和华羽池先离开。

    之后,他们通过乱星界的传送阵,先去了姬家。

    他通过姬家的域界之门,确定坐标以后,则是直达黯元界。

    幽暗地底宫殿内。

    他慢慢走向米雅,看到在米雅的身上,依然缭绕着一丝丝如有生命的冰寒光线。

    那些冰寒光线,充斥在米雅全身,活动在她血脉之中。

    她因此不能动,不能言语,只能思考。

    秦烈一来,米雅突有所觉,她冰冷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秦烈身上。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秦烈灿然一笑。

    他深吸一口气,目光灼灼地落在米雅身上,暗运寒冰诀,魂坛观想着寒冰意境图。

    他魂坛内,属于冰帝的寒冰意境图,骤然浮现出来。

    他心神一动。

    那座只有一层的魂坛,从他额头之中,一点点浮露出来。

    晶莹剔透的魂坛,因他观想着寒冰意境图,变得森寒彻骨。

    缕缕白茫茫的寒气,还从那一座晶莹魂坛内飘出,将这个地底的密室的温度,迅速降了下去。

    静止着的魂坛,正对着米雅,寒气四溢。

    米雅体内的冰晶寒丝,因那座魂坛的出现,骤然变得活跃。

    米雅立即发现,捆缚她许久许久的极寒之力,像是变成一条条游鱼,在她血脉内游动着,慢慢从她体内脱离。

    她惊讶的瞪着眼前的秦烈。

    秦烈对着她微微一笑,说道:“本来,你是要被继续禁锢着,可能会死。但有人向我求了情,她的面子我要给,所以你现在自由了。”

    这般说着,大量的冰晶寒丝,从米雅体内飞出。

    一一汇入魂坛内的寒冰意境图。

    米雅指头已逐渐恢复知觉和活动的能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