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咎由自取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咎由自取

    古兽界那边,始终有个修罗族的魂奴常驻,只要他愿意,可以随时和四大兽王沟通。

    魂之所向……

    一个只有不灭境中期,两层魂坛的魂奴,在古兽界内修炼着。

    感知到他的灵魂指示,魂奴立即长身而起,向赤血猿王的所在地行去。

    参天古木林立之地,赤血猿王静坐如山,在吞吐着古兽界的天地能量,将其炼化入血脉。

    魂奴靠近后,恭敬鞠身,道:“我主人如今在朱雀界,他恳求你前往一趟朱雀界,希望你能够和朱雀一族谈谈。”

    “朱雀界?”赤血猿王巨大的眼瞳内,闪现出异色,“和那些无耻的朱雀有什么好谈的?”

    “这是我主人对您的恳请。”魂奴垂头道。

    赤血猿王沉默着,似在暗暗思付,过了一会儿,他挥手道:“我和那几个家伙说一下。”

    话罢,他霍然站起。

    一圈圈肉眼不可见的灵魂波荡,以他为中心,向古兽界的四面八方蔓延,一瞬万里。

    古兽族并不是擅长灵魂秘术的种族,可血脉达到十阶的兽王,在古兽族这个特殊天地,灵魂的延伸有秘法可以增幅。

    许多古兽族的疆域,都设有奇特的灵魂塔,强大的古兽族族人,都可以借用灵魂塔来强大灵魂的扩散力。

    赤血猿王的灵魂意识,一靠近第一个灵魂塔,那灵魂塔就大放光亮。

    他的灵魂意识,通过灵魂塔之间的紧密联系,瞬间去了另一个有灵魂塔在的天地。

    通过灵魂塔的帮助,他延伸的灵魂意识,能覆盖整个古兽界。

    他可以和任何一个兽王。在极短时间内,建立起灵魂连接。

    赤血猿王眯着眼,身上灵魂力外溢。以古兽族的密语和另外几个兽王交流。

    好一会儿后……

    他看了一眼魂奴,点头道:“你来安排吧。”

    “多谢。”魂奴恭敬道。

    一扇星门。在魂奴身前缓缓凝结,星门内隐隐可见秦烈的身影。

    赤血猿王一闪后穿过了星门。

    他那巨大如山的兽身,霍然间,在朱雀界闪现出来。

    一股扑面而来的恐怖血肉气息,瞬间充满了朱雀界,让包括秦烈在内的所有人,血脉都突然颤栗了一下。

    秦烈突生异样感。

    以赤血猿王的血脉等阶,他完全可以压抑血脉内狂暴的力量波动。可以很平静地到来。

    可他过来时,不但没有压抑强大的血脉气息,而且还刻意释放……

    这是一种示威的举动。

    很显然,赤血猿王并不是向他示威。

    他旋即明白,赤血猿王和朱雀一族,的确有着矛盾存在,不然赤血猿王不会如此作为。

    “童英,是你要找我?”赤血猿王冷冷看向那老妪。

    没有变幻为人的赤血猿王,如擎天巨神,秦烈和童嫣、许然夫妇。在他的脚下简直如蝼蚁一般。

    那老妪自然也是如此。

    只有九阶血脉的她,本就心有愧色,面对赤血猿王冰冷的眼神。名为“童英”的老妪,愈发底气不足。

    “赤血大人,我是童嫣,泊罗界的童嫣。”童嫣道。

    赤血猿王的目光,从那老妪童英的身上,挪移到童嫣。

    他眼神稍稍柔和了一些,点了点头,道:“整个朱雀界,也只有你。不会令我厌恶。”

    那老妪童英,看了看赤血猿王。又看向在秦烈身旁凝结的星门,脸上满是震惊。

    她本以为。赤血猿王要过来,需要借助于朱雀界的域界之门……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秦烈的话音刚落,就自己凝结了一扇“域界之门”,并直接将赤血猿王弄了过来。

    这变化完全超出了她的预知。

    她为秦烈展现出来的奇异能力,深深的惊惧,觉得这一刻朱雀界简直变成了不设防的状态。

    “秦烈,你怎么会在朱雀界?和童英这样的人在一起?”赤血猿王皱眉道。

    “呃,因为一些别的事情,我才来到朱雀界。”秦烈解释。

    因为给秦烈面子,赤血猿王倒是没有继续盛气凌人,他那巨大的体型缓缓收缩着,一眨眼功夫,他便化为一个人族的粗犷大汉。

    他化为人形以后,也收敛了身上狂暴的血脉气息,不再咄咄逼人。

    可他看向童英的神态,依然是满脸的不屑,显然对童英怨气不小。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秦烈低声询问童嫣。

    童嫣脸色一冷,先对童英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才说道:“当年那一头血魂兽,在灵域古兽族的境地内四处作乱,将许多古兽族的族人,变化为他的魂奴,大肆吞没古兽族族人的灵魂和血肉。那时,朱雀一族已经在朱雀界生活,和古兽界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血魂兽越来越强大,古兽族的族人,联合起来也抵御不住,便想要将血脉种子转移。”

    “几个兽王商议了一下,想要将一部分血脉较低的族人,从灵域的古兽界境内,给输送到朱雀界。“

    “他们希望能保持古兽族的血脉延续,然后和那一头血魂兽,决一死战。”

    童嫣解释。

    秦烈表情怪异,“朱雀族……没有允许?”

    “我们朱雀一族,担心那些被血魂兽化为魂奴的古兽,也随之涌入朱雀界,将朱雀界也变成血魂兽的攻击目标。”童嫣哼了一声,道:“他们商议以后,主动在朱雀界,切断了和灵域古兽族域界之门的联系,阻止那些低阶古兽的涌入。”

    秦烈哑然。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兽王那么瞧不起朱雀族了。

    在整个古兽族遭遇大难时,朱雀族身为古兽族的一个分支,又早早地在朱雀界生活,他们本可以助古兽族渡过难关,帮古兽族血脉延续下来。

    结果,他们为了朱雀界的利益,竟然将和灵域古兽族连接的域界之门直接给截断了。

    那几大兽王不恨死他们才怪。

    “并不是所有的朱雀,都是不明是非的。”童嫣垂头,脸色黯然道:“以我父亲为首的那些朱雀,赞成放那些古兽同族过来的行动,试图重新建立和灵域古兽族的联系。”

    “结果,事情败露了,以我父亲为首的那些朱雀,都被驱逐出了朱雀界。”

    “我父亲带着一些朱雀,无奈下,只能穿越漫长的星海旅程,去泊罗界求生存。”

    “在星河路途中,我父亲为了保护那些幼小的朱雀,不受星海内恶劣环境的侵蚀,途中受了重伤。”

    “他将我们护送到泊罗界不久,他就因为血脉被众多腐蚀物侵入,很快就死了。”

    “因为此事,我对朱雀界,对我那些狠心的族人恨之入骨!”

    “整个古兽族,也因此鄙夷朱雀一族。在神族到来,派出强者将血魂兽斩杀以后,古兽族在域外找到了古兽界,陆续迁移过去。”

    “可古兽族,从此以后,也再没有和朱雀一族有任何的联系!”

    “朱雀族从此就被孤立了。”

    赤血猿王冷笑,“两万年前,灵域百族奋起抵御神族时,朱雀族出现了一个十阶朱雀,我们当时为了缓和双方的关系,还主动抛出橄榄枝,邀请朱雀族也参与对付神族的计划。可他们害怕朱雀族,会在和神族的战斗中损失惨痛,又一次拒绝了我们。”

    “还好人族终于崛起,联合百族的力量,终将神族逼出灵域。”

    “之后,灵域百族都不齿朱雀界的胆怯,在人族各大黄金级势力,一一发展强大以后,他们也没有客气。”

    “六道盟不久就趁势侵入了朱雀界。”

    “那个唯一的十阶朱雀,也在人族六道盟域始境强者的围攻下,被直接击杀!”

    “六道盟动手时,我们几个兽王都心知肚明,却没有一个愿意帮朱雀族一把。”

    “这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赤血猿王毫不客气地嘲讽。

    童英尴尬万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