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险境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险境

    朱雀界。

    那座喷涌了不知多少年的火山,依然不停歇地释放着岩浆和烈焰,浓浓的火焰汁水流淌在山下,形成了一条条火焰溪流。

    在那些火焰溪流内,蒸腾出赤红色烟雾,烟雾内浓郁的火焰灵气,吸引了一只只朱雀。

    数百个低阶的朱雀,如赤红小鸟,就在山脚下的火焰溪流旁戏耍修炼。

    他们吞吐着火焰灵气,用来增强体内的朱雀血脉,希望能快速进阶。

    火山口,离那座喷涌火山最近的三个朱雀,分别是童英、童嫣和童真真。

    她们早已褪去人形,以朱雀本来的形态,沐浴在岩浆汁水内。

    她们也在贪婪地吸收着那些浓稠火焰能量。

    从炎帝、冰帝离开,秦烈深入朱雀界地底深处以后,整个朱雀界都在发生着变化。

    附近一座座火山,最近全部在疯狂喷涌着岩浆和烈焰,朱雀界的火焰灵气,每一天都在变得浓郁。

    所有生活在朱雀界的朱雀,还有一些天生只能修炼火焰力量的生灵,近期都处于狂热状态。

    他们都兴奋至极。

    柯蒂斯、蜥蜴始祖,也在那座火山口,他们整日都在闭目养神。

    他们和火山地底的秦烈,可以通过灵魂间的联系沟通,这使得他们知道秦烈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走出。

    他们也同样知道如今发生在灵域的那些灾难……

    凝神修炼中的柯蒂斯,突然睁开眼,脸色森冷地看向远方天空。

    蜥蜴始祖也发出低声咆哮。

    他们同时感觉到一股诡异的空间波荡,从远方的天空。一点点蔓延而来。

    童嫣以朱雀形态发出啼鸣。

    “什么人?”柯蒂斯沉喝。

    远方的天空,一团团赤红如火焰的云簇,忽地飞逸而来。

    在那些火焰云内,闪现出一束束明亮的空间缝隙,那些空间缝隙所过之地。天空被切割的支离破碎。

    “咻!”

    一个面容阴鸷的消瘦老者,突然从一道空间缝隙射出,瞬间在火山口上方出现。

    这消瘦的老者,本是黑发黑目,可他在火山口停留三秒以后,就变成蓝色的头发和蓝色眼睛。

    “灵族!”柯蒂斯和童嫣都是勃然变色。

    他们都曾在寒寂深渊征战。通过寒寂深渊的那些恶魔,他们对域外星空强大的超阶血脉种族,都有着认识。

    蓝色眼瞳,蓝色的头发,这是灵族族人独有的标志。他们一眼认出。

    “我叫纳尔森,乃灵族赛多利斯家族的族长,你们或许不认得我,但这座火山底下的秦烈,一定认识我。”变化为本来面目的纳尔森,阴恻恻地怪笑道。

    “此地为朱雀界,是我们朱雀一族的域界,你既然是灵族族人。为何来我们朱雀界?”童英叫喝道。

    “自然是有事才来。”纳尔森冷声道。

    “我们朱雀界乃古兽族的分支,你要是敢对我们朱雀界乱来,古兽族绝不会放过你!”童英威胁道。

    纳尔森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区区一个九阶血脉的低等生灵,也敢朝着我威胁?你算什么东西?”

    “呼呼呼!”

    一束束炫目的空间光刃,都有千米长,如将天地撕裂般,突然飞向童英。

    童英尖叫着暴退。

    和她站在一起的童嫣和童真真,也都惊恐至极。都下意识撤离。

    “定!”

    纳尔森一声轻喝。

    童英那苍老的朱雀之身,如被空间束缚了。突然动弹不得。

    童真真和童嫣则是趁机离开。

    “哧啦!”

    如利器切割锦帛,童英的朱雀之体。被一束束空间光刃,给化为十几块。

    一点漆黑光烁,就在那区域突兀闪现,将童英被切碎的朱雀残肢吞没。

    一眨眼功夫,九阶血脉的童英,连尸骨都不剩了。

    “啊!”童真真凄厉尖叫。

    “别去!我们不是对手!”童嫣死死拽着她,以免她被仇恨冲昏了头,会冲击向纳尔森。

    “让开吧。”纳尔森看了一眼蜥蜴始祖和柯蒂斯,冷漠地说道:“你们比那只红鸟强大一点,但也只是强一点而已。以你们的实力,根本不足以阻止我,所以还是老实点退走。”

    柯蒂斯和蜥蜴始祖一动不动,而是以魂念,不断地向秦烈传讯。

    远在灵域的暗魂兽分身,寒寂深渊的血魂兽分身,包括火山底部的本体,都第一时间知道了此地异变。

    火山底下的秦烈,那座被火焰汁水淹没的魂坛,突地向上空飞去。

    那座魂坛,穿过滚滚的岩浆烈焰,忽地融入本体。

    他那沉落在岩浆潭的本体,也从火山内迅速浮出,并立即施展以时空妖灵的血脉天赋,来凝炼星门。

    “轰!”

    一股动荡不休的空间异力,如巨浪般,猛地冲击在他躯体上。

    他那涌动的时空妖灵血脉,如被击打了正着,竟无法顺利完成星门的凝炼。

    他霍然失色。

    “诞生于深渊通道的时空妖灵一族,被我们灵族全部擒获,被一一带入了灵界。我们熟悉时空妖灵血脉的特点,也有办法可以隔绝其血脉天赋。”纳尔森阴冷的声音,慢悠悠地从上面传来,“我既然知道在这座火山底下,藏着的是你的本体,自然就会提前做准备。你非但不能借用星门,也无法利用朱雀界的域界之门,让其他强者尽快到底朱雀界。”

    “从我现身于朱雀界起,这一方域界,就已经全在我的掌握之中!”

    纳尔森胸有成竹道。

    也在此刻,秦烈被岩浆烈焰淬炼的赤红如烙铁般的躯体,缓缓从火山口升出。

    “奥克坦是不是死在炎日深渊了?”纳尔森冷漠的脸上,忽然涌出一股强烈的悲伤,“他是我最痛爱的孙儿,我在他身上寄托了厚望,他本可以成为灵族下一任族长的。”

    “他和索姆尔都死了。”秦烈冷声道。

    “不,死的只有他,索姆尔不会死。”纳尔森摇了摇头,“索姆尔是魂族族人,从始至终,他在本源始界和后来炎日深渊出现的,都仅仅只是分魂。他的主魂,从来都没有真正出现过,连我都不知道他的主魂究竟在何处。他怎可能会完全死绝?”

    “只是分魂!”秦烈骇然。

    “就只是分魂。”纳尔森点头,“所以死的只是我孙儿!”

    他眼神骤然变得阴厉嗜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