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投诚者

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投诚者

    泊罗界海族海域,一座海岛上。

    “她怎么向秦烈交代?”海莉苦恼道。

    她目光看向之人,乃是被梵妮莎以血脉秘术禁锢的韩茜。

    一层水莹光幕内,韩茜变得比以往清瘦了不少,明熠的眼睛死气沉沉,没有一丁点生机。

    自从被梵妮莎所救,被带入泊罗界以后,韩茜就像是死了心。

    不论梵妮莎如何劝说,她都充耳不闻,一旦梵妮莎稍稍松懈一下,她就一心求死要自尽。

    当初,梵妮莎向秦烈夸下海口,一定会将韩茜调教的乖巧服帖。

    可现在……

    “我也没办法了。”梵妮莎深深叹息。

    她知道,韩茜的心已经死了,她想要让韩茜依照她的心思,去讨秦烈欢心,韩茜只会以自尽来对待。

    她辛辛苦苦做了那么多,就是不想韩茜死亡。

    “先把她沉到下面吧。”海莉道。

    “我就怕秦烈问起来。”梵妮莎一脸忧色。

    “到时再说吧。”

    “也只能这样了。”

    两个女人商议了一会儿,由梵妮莎出手,又将那水莹的光幕沉入海底。

    她们耐心等候。

    半个时辰后,一道电光从远方天空闪现,倏然而至。

    “秦少爷。”海莉和梵妮莎一同躬身行礼。

    “我很忙,有什么事情就明说。”秦烈不耐道。

    海莉也知道,上一次海族老族长斯比特的到来,还有海王碧娜的出现,让秦烈很是不满。

    尤其是斯比特的轻视态度。更是惹恼了秦烈,使得那次不欢而散。

    她也知道秦烈恐怕对海族没有什么好印象了。

    可那件事过后,斯比特动用他的力量,试图和秦家高层搭线时,却被无情拒绝。

    那让斯比特有了强烈的挫败感。

    之后。斯比特就开始暗中打听秦烈,通过种种途径去了解秦烈身上的事情。

    随着了解的加深,斯比特深感惊异,也完全认识到了他的错误。

    他已经开始想办法通过秦烈来缓和和秦家的关系了,就在此时,邪龙一族从天外而来。将龙界轰下,随后也将修罗界给占领。

    现在,那些邪龙族,又将目标瞄向了海族所在的海云界。

    斯比特感到恐惧的同时,也觉得这是一大契机。觉得有希望助梵妮莎成为海族族长。

    他知道邪龙族的卡尔弗特,就是在秦烈的接引下,从灵域来到的泊罗界。

    他又一次想借用秦烈的关系。

    “邪龙族,想要对海云界动手了,我……”海莉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商议后,想从现在起,就光明正大地成为秦家最坚实的盟友。只要你帮助我。让梵妮莎成为海族的族长,以后我们就永远站在秦家这一边。”

    “我影响不了邪龙。”秦烈冷声道。

    “怎么可能?”海莉一急,忙说道:“我知道卡尔弗特领着那些邪龙。已经和邪龙族汇合了,卡尔弗特可是邪龙族族长的儿子。而且我还知道巴雷特和他的两个哥哥,也去见了邪龙族的族长,巴雷特和他的两个哥哥,和你的关系也非常好,你是有能力帮助我们的。”

    “我说了。我影响不了他们!”秦烈不耐道。

    “噗通!”

    海莉和梵妮莎,竟一起跪伏在秦烈面前。都低垂着头。

    “求你帮一下我们。海族如今的力量,绝对不会是邪龙和魔龙的对手。我听说修罗族的很多族人,都在邪龙入侵时被杀死。”海莉埋着头,请求道:“在海云界,我还有很多无辜的族人,我不想他们被邪龙一个个杀死!”

    “我甘愿成为你的魂奴。”梵妮莎道。

    “我也愿意。”海莉也急忙表态。

    秦烈一怔。

    海莉在泊罗界生活多年,当初他和滕远、尼维特等人联手,一起抗衡泊罗界修罗界的事情,海莉也心知肚明。

    她也知道暗魂兽的存在。

    隔了这么久,她通过种种的途径和迹象,自然明白那一头当年搅的泊罗界天翻地覆的暗魂兽,其实就是另外一个秦烈。

    她自然就知道柯蒂斯等人全是魂奴。

    她很明白,秦烈对海族老族长斯比特没有好感,想要让秦烈帮助海族渡过难关,就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

    她和梵妮莎,以魂奴的身份,完完全全将自己交给秦烈,效忠秦烈,或许能令秦烈回心转意。

    “我说了,我无法影响那些邪龙。”秦烈重述道。

    此言一出,海莉和梵妮莎都是神情一黯。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道血光飞落而来。

    血光化为了血帝黎昕。

    “少主。”黎昕到来后,突然单膝着地跪下,道:“我代表邪龙一族,向少主宣誓效忠,少主的任何命令,我们都会尽心尽责去完成。”

    海莉和梵妮莎眼睛霍然一亮。

    她们知道眼前的人是谁。

    海莉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关注邪龙族的动向,她知道邪龙族杀入修罗族的时候,领头者就是一个拥有八层魂坛自称血帝的强者。

    她也知道那些邪龙,似乎都听命于那个所谓的血帝。

    修罗族,很多的强者,也是被这个血帝所击杀。

    此刻,此人一身冲天的血气,浓郁到令九阶血脉的她们都有种窒息感,而且还表明了可以代表邪龙一族,他不是血帝是谁?

    “你代表邪龙一族?”秦烈脸色深幽。

    血帝依然保持谦卑姿态,诚恳道:“不论是我,还是我的麾下,还是邪龙一族,归根结底都是主人的奴才。”

    他咧嘴灿然一笑,道:“你是主人的外孙,而且是唯一的一个,主人要我们侍奉你,我们自当全心全力。”

    秦烈眯着眼,深深看向他,道:“真的?”

    “千真万确。”血帝喝道。

    “如果,我让你们去碎冰域,将那些玄冰家族的族人杀死呢?”秦烈冷哼。

    血帝嘿嘿一笑,道:“如果这是少主的意思,我们现在就可以动手。”

    秦烈一怔。

    烈焰鸢乃上一任烈焰家族的族长,即便是现在,他在神族内部也有众多的支持者。

    他乃神族族人,跟随他的那些麾下,真的可以依照自己的命令去对付玄冰家族?

    他有点不相信。

    可眼前的血帝,眸中闪烁的凶戾血腥光芒,脸上蠢蠢欲动的表情,又不像是假的。

    他有些估摸不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