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死亡力量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死亡力量

    “主人……”

    柯蒂斯悬浮半空的身躯,摇摇欲坠,一丝丝肉眼不可见的死亡气息,从他体内散逸开来。

    他感到全身冰冷,灵魂像是朝着死亡漩涡沉落,体内的灵力,修罗族的血脉力量,都似在离他而去。

    “骨族的死亡之力。”

    秦烈的暗魂兽分身,看了一眼柯蒂斯,突然伸手一抓。

    柯蒂斯慢慢坠落的躯体,瞬间飞向暗魂兽,被暗魂兽巨大的蹄足握着。

    “剥离!”

    一股来自于暗魂兽的生命之力,强行灌注柯蒂斯体内,如山洪爆发。

    柯蒂斯冰冷躯体内,一丝丝来自于古塔斯的死亡之力,像是被无形之手攥住,被硬生生从他体内抽离。

    柯蒂斯眼中消失的光彩重现。

    “灵魂探照!”

    一圈圈幽暗光波,从暗魂兽碧焰般的眼瞳内荡漾而出,一息间覆盖了周边千里。

    “那边!”秦烈以本体指示。

    他手指的方位,一簇灰茫茫的光烁,突然间显现。

    那是一簇活动的灵魂!

    坤罗的灵魂!

    坤罗以地魔族的血脉秘术,将身形隐匿,柯蒂斯、蜥蜴始祖和两个巨人,都无法以肉眼辨别。

    即便是秦烈,和两个魂兽分身,单凭肉眼也不能在短时间令他显形。

    可他的魂族秘术可以!

    在“灵魂探照”波动下,坤罗躯体依然隐匿不可见,可他的灵魂却无比清晰地呈现出来。

    三个虚空境后期,实力比柯蒂斯弱上一筹的修罗族魂奴。眼中满是凶光,驾驭着六层魂坛立即朝着坤罗冲来。

    坤罗的那一簇灵魂光烁,急剧蠕动着,似又以灵魂勾动血脉力量,又要以地魔族的血脉天赋来影响重力场。

    秦烈本体一点眉心。

    一层晶莹魂坛。突然从他眉心漂浮而出,在那魂坛内,他所领悟的大地力量,化为众多繁琐神秘的光线。

    他本体霍然飞向魂坛,那座魂坛则是猛地落向波荡起伏的大地,一股汹涌的灵力则是直达地心深处。

    不断震动的大地。在他魂坛落下之后,犹如被某种神器镇压,突然间平静下来。

    与此同时,一种神秘的磁场,也从他那座只有一层的魂坛内形成。

    这一方地界的重力场突然恢复正常。

    朝着大地缝隙坠落的班德拉斯。坎贝尔,还有蜥蜴始祖,猛地止住了下跌的身势。

    “吼!”

    班德拉斯咆哮着,浑身金光灿灿,如一个黄金天神。

    他猛地抓向坤罗显现的那一簇灵魂。

    点点金光,如金色沙海的沙粒,从他指尖、指缝内溅射着,先一步罩落向坤罗的灵魂。

    坤罗被秦烈暗魂兽分身探测的灵魂。没有异常反应,可那片区域却传来“嗤嗤”异响。

    “该死!你竟然可以破坏我地魔族的血脉秘术!”坤罗尖叫。

    尖叫声中,他那隐匿的地魔族躯体。也终于因受伤而彻底显现。

    点点金光,穿透了他那矮小的地魔族身躯,令他身上多了十几个血口子。

    “我要嚼碎你!”

    班德拉斯怒啸着,他那金色巨手,划出一道金色电光,狠狠地抓向坤罗。

    坤罗阴鸷的眼瞳内。闪烁着一丝惧意,嘴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快速激发血脉秘术,如柳絮般在空中飘来飘去。

    班德拉斯疯狂嘶吼着。两手开舞,如打苍蝇一般,不断拍打抓击。

    坤罗则是尽全力御动血脉秘术,在班德拉斯的两个金色巨手缝隙内,钻来钻去。

    “古塔斯!”他厉声尖啸。

    “别急,其他人都在赶来的途中,他们跑不掉的。”古塔斯哼道。

    他本来摸向后背的骨手,暂时停了下来,没有拔出另外一根骨刺。

    他空洞眼眶内,那明亮至极的眼睛,直勾勾看到了秦烈的暗魂兽分身。

    显然,对他而言,秦烈的那一具暗魂兽分身才是心腹大患。

    也在此刻,蜥蜴始祖在秦烈的命令之下,联合三个修罗族的虚空境强者,也向他扑来。

    “死亡凋零!”

    古塔斯冷笑着,眼中突显狂热光芒,一股恐怖的死亡气息,从他全身骨头内爆发。

    他身后背着的一根根骨刺,一瞬间全部飞出,每一根骨刺的尖端,都释放出乌黑的烟雾。

    那些烟雾内缭绕着浓郁的死亡气息。

    猛一看,那一根根骨刺,如漆黑的锦旗在半空摇曳着。

    骨刺散落,中央那片空旷的区域,天色忽然变得阴暗无光。

    蜥蜴始祖和三个修罗族的魂奴,突然间,就落入了那片被骨刺环绕的阴暗空间。

    神秘的死亡力场,从那阴暗空间内滋生,似能将其中所有鲜活的生命,变成最彻底的尸骨。

    蜥蜴始祖和那三个修罗族魂奴,一进入那阴暗空间,眼神忽然变得迷茫。

    他们竟全部浮在空中不动。

    “主人,他们的生命力在极速流逝,我都可以清楚的看见!”柯蒂斯惊叫道。

    在古塔斯那邪恶的骨族秘术“死亡凋零”范围,蜥蜴始祖和他那三个同族,身上漂浮出许许多多细小的光线。

    那些光线都蕴含着勃勃生机。

    被死亡之力渗透过的柯蒂斯,看着那些细小光线,马上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嘿嘿,我们骨族的死亡凋零,对一切生命都适用!包括魂兽!”奥塔斯怪笑着,“即便是你的灵魂,一旦被死亡凋零给覆盖,也将被我的血脉秘术影响!你魂族的灵魂,在长时间的侵蚀之下,也很难挣脱吧?”

    话罢,他身上散逸的死亡力量,更加汹涌的灌注向一根根骨刺。

    如黑色锦旗飘荡的骨刺,慢慢往后浮动,将“死亡凋零”覆盖的区域扩大。

    “主人!”

    眼看那片区域,朝着他和秦烈的位置延伸而来,柯蒂斯又一次惊呼。

    “死亡凋零,针对一切有生命的物种,包括魂族……”秦烈摸着下巴,略一思索后,突然笑了起来。

    一扇星门,在他身前慢慢凝成,面无血色的苗风天,率先从内飞出。

    “呼!”

    一头巨大的银瞳蛇魔,在苗风天之后,从星门内飞出。

    然后是锐爪魔,巨蝎魔,闪电魔。

    一头头深渊恶魔,浑身缭绕着尸气,没有一丝生命气息。

    它们一头钻入“死亡凋零”的覆盖范围。

    它们完全不受“死亡凋零”的影响,张口无声厉啸着,忽然将古塔斯隐没。

    “尸奴!怎会是尸奴!以深渊恶魔炼制的尸奴!”古塔斯发出刺耳厉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