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两岸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两岸

    由飓风蛟魔蜕变而成的拉蒙特,涌动着血脉力量,在周遭聚集了两个狂暴龙卷风。

    拉蒙特鼻孔,喷涌着浓郁的紫色烟雾,眼杀意盎然。

    “呼!”

    他左手猛地一拽,那个在他左边,百米高的龙卷风,骤然席卷向魔化以后的秦烈。

    “拉蒙特!快点杀了他,时间快到了!”

    “冥河空的结界即将消失!”

    还剩下的那些七阶恶魔,看到从冥河,蒸腾出灰暗的雾气。

    “汩汩!”

    平静无波的冥河,诡异地冒出水泡,像是沸腾了一样。

    “呜呜!呜呜呜!”

    阴魂恶鬼的哭泣声,在每一个靠近冥河的恶魔脑海内响起,吵的他们心神不宁。

    种种迹象表明,要不了太久,终年存在冥河的结界会消失。

    “时间快了……”

    秦烈嘀咕了一句,眼看那龙卷风狂卷而来,突然调用了丹田灵海内的灵力。

    “哧啦!”

    一道紫色电光,在龙卷风即将罩来的时候,一闪而逝。

    “拉蒙特!杀了他!杀了他!啊!”

    一个正大声嚷嚷的七阶恶魔,猛地惨叫出声,魔躯四分五裂炸碎。

    “嗤嗤!嗤嗤!”

    一道紫色闪电,在那些同样惨叫的恶魔之,不断地来回穿梭着。

    那些怪叫连连的恶魔接连被杀死。

    “轰!”

    冥河的空,突然传来异响,似一扇无形巨门被打开。

    “结界消失了!”

    对岸的卡普斯,厉喝着,不进反退。

    他凶狠地瞪向那三个八阶的恶魔。

    “明白了。”巨蝎魔点了点头,说道“时间到了,冲到对岸将所有想要渡河者杀死,一个不留!”

    “走!”

    三个八阶的恶魔,领着十几个穿着厚厚魔甲,明显装备精良的恶魔。嘶吼着冲向冥河对岸。

    他们出现在冥河空时,秦烈抽空一看,发现冥河果然没有异常。

    这意味着冥河空的结界的确已经消失。

    “一刻钟!你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卡普斯驻足道。

    “杀!”巨蝎魔暴躁地怒吼。

    “哥哥,我们不过去吗?”卡普斯旁边。另外一个高阶恶魔询问道“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我们不是应该也到冥河对岸,宰掉一些不知天高的家伙吗?”

    “我们?”卡普斯扭头看向他,冷冷道“我们的血脉达到八阶了吗?”

    “没有。”

    “我们血脉没有达到八阶,而对岸有两个家伙的血脉。都恰恰在八阶!”卡普斯脸色阴森,说道“你觉得我们过去一定安全无恙?”

    和他有着同样血脉的两个高阶恶魔,都突然沉默了。

    “你们放聪明一点,对岸的那两个八阶的恶魔,我看一点都不简单。”卡普斯沉吟了一下,又道“一会儿一旦情况不妙,我们立即离开此地,什么都不要管,什么都不要理会!”

    “难道你觉得,河对岸的那些家伙。我们这边的强?”

    “谁知道呢?”

    卡普斯这般说着的时候,又开始慢慢往后退,看他的架势,只要河对岸的局势稍稍有点脱离控制,他会第一时间离开。

    一看他的动作,另外两个高阶恶魔,似乎也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他们也都跟着卡普斯悄然后退。

    “开始了吗?卡普斯?”

    在此时,从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又一个高阶恶魔,慢悠悠地显现出来。

    “迪迦!”

    “你怎会在此?”

    “你应该已经被放逐了才对?”

    卡普斯三人。一看到新来的恶魔,都恐惧起来。

    如幽灵般浮动着,轻盈落在卡普斯三人身旁的迪迦,微笑道“以血缘关系来说。你们三个都是我的弟弟,怎么看到我如此惊惧?哦,对了,你们难道不应该喊我哥哥么?”

    “迪迦!你来这里干什么?”卡普斯不答反问。

    “真是没礼貌的家伙,不过也难怪,你们三个的母亲只是低贱的阴蛛魔。”迪迦摇了摇头。啧啧道“母亲的血脉太低贱,导致你们即便继承了几丝父亲的血脉,也永远难登大雅之堂。啧啧,你们这样的废物,居然也有脸打着父亲的旗号四处招摇?”

    “你敢侮辱我们的母亲!我要杀了你!”其一个高阶恶魔疯狂道。

    迪迦又笑着摇了摇头。

    “咻!”

    他瞬间落向暴怒的恶魔身旁,魔手一抓,魔手完全刺在那恶魔的头颅内。

    “菲亚!”卡普斯和另外一个恶魔也发狂了。

    迪迦魔手一动,一股吸力将另外一个恶魔吸入掌心,他魔手抓住那个恶魔的脖颈,面无表情地看向卡普斯,说道“一次,是你们三个泄露了我的消息,害我差点被杀死吧?”

    “是又如何?”卡普斯疯狂道。

    “那对了。”迪迦轻轻点头,将那个恶魔脖颈扯断,又落向卡普斯,“你应该知道,我既然还活着,那你们只能去死了。”

    “你得意不了多久,而且你我们还要可悲!要杀你的家伙,是你同父同母的亲哥哥!你逃过一时,但不会次次都那么幸运!你一定会死在你亲哥哥的手!”卡普斯诅咒道。

    “不劳你费心。”迪迦一脚踩下去,卡普斯的胸腔,被他一脚踩的爆炸。

    杀了同父异母的三个弟弟以后,迪迦终于将注意力放在冥河对岸,自顾自地说道“咦,这次有点意思啊,居然有两个八阶的家伙要渡河。两千年前活着过来的达尼特,如今可是炙手可热的大人物,这两个八阶的家伙,会不会也有可能成为达尼特一样的大人物?还真有点期待啊。”

    他好地观察着冥河对岸。

    “咦,那家伙……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怪。”

    盯着魔化以后的秦烈,仔细看了一会儿,迪迦眉头越皱越深。

    本源始界时,秦烈没有彻底魔化过,而迪迦对秦烈的印象和记忆,都在本源始界。

    也是因为如此,他看着魔化以后的秦烈,虽然感到熟悉,但却没有能够马认出来。

    “迪迦!怎么会是那个家伙?”

    然而,冥河对岸的秦烈,只是看了他一眼,瞬间认出了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