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相识者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相识者

    “迪迦。”

    隔着冥河,依然以魔化形态示人的秦烈,脸色深沉地低喝。

    迪迦轰然一震。

    当秦烈说出他的名字,视线突然落到他身上的时候,迪迦心中生出强烈的不安感。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仿佛被一个强大嗜血的深渊领主盯上了。

    在他还没有任何准备时,迪迦感到体内的恶魔血脉,早就做好了全力迎战的准备。

    他猛地意识到秦烈在此刻动了杀心!

    他看向周围,又看向秦烈身旁那些死去的恶魔,忽然明白了过来。

    为了让秦烈不做出下一步的动作,他赶紧扬声喝道:“秦烈,好久不见啊,你怎么来黄泉炼狱?难道……你是来找凌姐的?如果是这样,我这边倒是有她的消息。”

    他很清楚秦烈和凌语诗间的亲密关系,为了破掉秦烈的杀心,他第一时间将凌语诗拿出来做挡箭牌。

    凌语诗名字一出,他立即发现效果很明显来自秦烈的杀意瞬间变淡了许多。

    秦烈回过头,朝着一个方向,毫无征兆地发出一声厉啸。

    迪迦一惊,还以为秦烈另有发现,脸色都变得凝重。

    然而,秦烈却在发出厉啸之后,没有丝毫留念的飞过那条宽阔冥河。

    失去结界的冥河上空,已经不是禁飞区,他得以轻松越过。

    一会儿功夫,他就在迪迦身旁停住,瞥了一眼卡普斯三人的尸体,奇道:“你杀的?”

    迪迦也很坦然,“不错。”

    “我听说他们也是黄泉君主的血脉后裔,以血缘关系来说,他们三个应该是你的兄弟吧?”秦烈愕然。

    “同父,但不同母。”迪迦淡然一笑,可那笑容怎么看都显得苦涩,“同父又怎么?连同父同母的亲哥哥。都杀我两次了。我的亲哥哥都能一心置我于死地,对于这三个同父不同母的家伙,如果我都不能狠下心来,我又怎么够资格和我亲哥哥动手?”

    秦烈沉默了一下。道:“黄泉君主难道不理不问?”

    “怎么会不理不问呢?”迪迦神经质地大笑起来,“他要是不理不问,我们那么多兄弟姐妹,怎么敢互相残害厮杀?依我看,他生了那么多的孩子。就是为了我们从小争斗,然后从幸存者当中,挑选他认可的继承者。在他的眼中,被兄弟姐妹杀死的孩子,本来就不该活下去,也不配成为他的血脉后裔。那样的废物,与其将来被别的恶魔杀死,还不如死在别的孩子手中。”

    秦烈摇了摇头,道:“恶魔,果然都是不可理喻的疯子。”

    “咻咻!”

    也在此刻。苍晔、乾煋等人,在冥河的另一边突然现身。

    他们在听到秦烈的厉啸以后,立即从潜藏地飞快掠来,一赶到冥河旁边,看到一地的恶魔尸体,他们都有瞬间的失神。

    五十多个恶魔,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七阶恶魔,还有好几个达到八阶血脉的强大恶魔。

    这么大数量的恶魔,如今全部失去了生命,在短短时间被杀光了。

    不仅仅对秦烈不了解的米雅。感到匪夷所思,一脸的不敢置信,连乾煋和苍晔等人,也都瞠目结舌。

    “全杀了。竟然真的全部杀光了,他八阶血脉,可八阶的恶魔也有四个啊……”米雅喃喃自语。

    “别浪费时间!走!”苍晔冷喝道。

    被一地恶魔尸体震慑到的乾煋等人,立即收敛了内心的惊动,都向冥河对岸飞来。

    “咦!迪迦,那不是迪迦吗?”乾煋惊叫。

    “黑暗家族的苍晔!”迪迦也脸色骤变。

    一看到迪迦的表情。秦烈就欲动手,将迪迦给生擒活捉。

    然而,只是一霎后,迪迦先迅速冷静下来。

    在秦烈刚刚要动手时,迪迦就急忙表态道:“放心,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秦烈反倒是一愣。

    迪迦马上解释,“对那些死去的家伙来说,将你们过来的消息释放出去,或许能够获得领主的赏赐,得到一些利益。但我和他们不同……”

    秦烈没有急着动手,只是以精细的灵魂感知力,将迪迦附近空间影响。

    只要迪迦心生异念,把这边的消息传递,如此近的距离,他必有感应。

    到了那时,他会借助冥河内的恶鬼和阴魂,以对付那些恶魔的手法,将迪迦瞬间斩杀。

    “我的身份其实和你们差不多。”迪迦摊开手,颓丧地说道:“我上次从此地离开去本源始界,已经是违抗了命令,如果我能在本源始界内,夺取那块本源晶面,成为那层炎日深渊的缔造者,我相信不论我如何违抗命令,父亲都不会计较,而且还会宣告我是他认同的血脉后裔。我们数百个兄弟姐妹,迄今为止,真正能够得到父亲认同的只有三个而已。”

    “我若得到本源晶面,成为一层新深渊的缔造者,就能毫无意外地成为第四个。”

    “可惜我没有能成功。”

    “失败了,就要承受失败的后果,所以违抗命令的我,按道理仍然处于被放逐的状态,永远不能再回来。”

    “我只要在这里,那些认识我,知道我身份的恶魔,都可以随意动手杀我。”

    “我其实和你们境况一样。”

    秦烈沉声道:“那你为何回来?”

    迪迦苦笑,“这里毕竟是我的家乡,我还有一些敌人在,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些放不下的人也在这里。当我在九幽魂狱,将血脉突破到八阶以后,我是觉得可以手刃仇人,可以为放不下的那些人做点事情,所以才会冒死回来。”

    “你之前在九幽魂狱?”秦烈深吸一口气。

    “嗯。”迪迦轻轻点头,看着他的表情,反而放松了下来,道:“多亏凌姐的帮助,不然,我不可能那么快在九幽魂狱将血脉突破到八阶。”

    “她现在怎么样?”秦烈故作镇定道。

    迪迦深深看向他,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她很好,她和我完全不一样,她觉醒的血脉天赋,乃是九幽君主最核心主要的魂狱。她不仅得到了九幽君主的认同,九幽炼狱很多强大的恶魔领主和大领主,也极其看重她。而且,她回到九幽炼狱以后,短短时间内实力暴涨。以如今的趋势来看,没意外的话,她有可能成为九幽君主认同的唯一继承者。”

    “那些和她一同去了九幽炼狱的恶魔,都成为了她的追随者,她手中有足够的力量,有强硬的班底,自己又强大而且努力,她没有理由不万众瞩目。”

    “我和她相比,简直一天一地。”

    “如果不是因为我实在放不下这里的一些人,我不会回来,而是会在九幽炼狱追随她。”

    迪迦感叹道。

    这时候,苍晔等人都接连穿过冥河,聚集了过来。

    “秦烈,这家伙也是一个恶魔啊?”米雅小声提醒。

    她没有去过本源始界,不清楚秦烈和眼前的恶魔,有着怎样的关系。

    可她的理智告诉她,在黄泉炼狱内的每一个恶魔,都应该是敌人。

    她不明白秦烈杀了所有的恶魔后,为何会单单留下眼前的家伙,为何会留下后患。

    “我要和他们去黄泉炼狱的深渊通道,你既然是从九幽炼狱归来的,你应该知道准确的方向吧?”秦烈道。

    “喂,我和你讲话呢?”米雅不满地嚷嚷。

    秦烈皱着眉头,转身看了她一眼。

    米雅旋即闭嘴。

    她突然醒悟过来,此地不是神族的神域,而是深渊中最可怕的炼狱。

    在炼狱,他们所有引以为傲的东西,都会成为弱点,成为恶魔疯狂扑杀他们的原因。

    而秦烈,刚刚杀光了那些恶魔,助他们成功渡过了冥河。

    不论是展现出来的个人实力,还是在深渊的价值和重要性,秦烈都远远超过他们。

    这意味着……秦烈才应该是他们中的首领。

    以前,她都是玄冰家族各种小队当之无二的首领,她知道首领在队伍中的权威性。

    所以她噤声了。

    ……(未完待续。)

    【作者提醒您!,那里有更快、更清晰的小说章节,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