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信任!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信任!

    正要以绝域魔刀,将兰斯洛特心脏洞开的阿芙拉,听到秦烈的爆吼后,明显一愣。

    她诧异地看了秦烈一眼。

    如果是战斗之前,她绝对不会理会秦烈的要求,会争分夺秒地撕裂兰斯洛特的那一颗恶魔心脏。

    但是,她刚刚算是和秦烈比肩作战,她注意到秦烈真的可以对一名深渊领主造成致命伤害!

    没有那一团团炸雷的轰击,兰斯洛特胸口不会血肉模糊,她也不可能趁机将兰斯洛特斩首。

    而且,秦烈形成的灵魂漩涡,如今正罩在兰斯洛特那被斩断的魔首上。

    兰斯洛特的魔首,虽不断怒啸暴怒着,可他的灵魂能量,却正在疯狂流逝。

    阿芙拉不得不对秦烈刮目相看!

    “就信你一次!”

    那柄捅向兰斯洛特恶魔心脏的绝域魔刀,随着她灵魂的召唤,中途方向一变。

    “喀嚓!”

    魔刀将兰斯洛特一只数百米长的手臂,给猛地斩断!

    这头深渊领主断臂处的粗长筋脉,像是一条条游蛇,不断蠕动着,试图将断臂重新连接。

    同样的,从那断臂处,也没有滴落那怕一滴的鲜血!

    这意味着兰斯洛特所受的伤害,完全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只要给他腾出手来,他能将头颅和断臂重新融入魔躯。

    那时,兰斯洛特的重伤,恐怕根本算不得什么。

    这就是一名炼狱深渊领主的强大之处!

    “嘭!”

    秦烈掌心的那一颗雷电球,像是炽烈的太阳,释放出炫目至极的光芒。

    一股让阿芙拉都暗暗动容的狂暴雷霆之威,看似从雷电球内爆发,然而爆炸形成的所有冲击力,却又神奇地落在兰斯洛特的胸口。

    “嚎!”

    兰斯洛特发出濒临死亡的凄厉惨嚎,他那魔身的胸口,所有天然的硬甲,如石头般粉碎炸裂。

    一颗巨大的恶魔心脏。在血淋琳的胸口,极其明显的呈现出来。

    在那颗兰斯洛特的恶魔心脏上,爬满了闪电,还不时有轻烟袅袅升起。

    “我要你们死!你们全部都要死!”

    兰斯洛特被斩断的魔兽。在空中摇头晃脑,似竭尽全力又一次激发了血脉力量。

    他那鲜活跳动的恶魔心脏,竟然在一瞬间完成了石化!

    那颗恶魔心脏,就这么一下子,变成了一颗巨大的灰褐色岩石。

    在那岩石表层。滋生了许许多多紫色光纹,光纹飞逝着,形成保护膜,层层地防御着那颗已经石化后的恶魔心脏。

    与此同时,兰斯洛特的魔首,也旋即石化。

    他的灵魂气息,霎那间变得断断续续,犹如将灵魂的能量强行压抑着。

    突然间,秦烈以魂族秘术形成的“魂葬”,竟再也不能从兰斯洛特的灵魂内抽离力量。

    “咔咔!”

    兰斯洛特庞大的魔躯。血肉,筋脉,骨骼,此时全部都在石化。

    可他体内的生机,却完全不受影响,反而变得更加的滂湃!

    “糟糕!”

    阿芙拉脸色一变,知道就那么一霎的时间,兰斯洛特又为自己争取了时间。

    兰斯洛特的魔首,和他的躯体,一个下沉。一个往天上飞。

    似乎,只要再过几秒钟,兰斯洛特的魔身和头颅又能连接在一起。

    那时,兰斯洛特的战力。依然不会消弱多少。

    “该死!应该趁那么一霎,将他的恶魔心脏搅碎的!”

    阿芙拉暗暗懊悔起来,她下意识又看了秦烈一眼,这一次,她的眼中分明有着几分怨念。

    “如果不是你这家伙,不是你阻止。兰斯洛特应该死了,都怪你……”

    从她的眼神内,秦烈解读出这段讯念,知道她已经不再相信自己。

    “神器!月泪!”

    眼看情况不妙,秦烈心神一动,将肩上银月印记内的月泪召唤出来。

    “咻!”

    一点月牙形清冷月光,一闪而逝,突然飞向兰斯洛特的魔首。

    “出来!”

    同时,从他眉心之中,也飘飞出虚浑之灵的金灵。

    金灵在月泪之后,以无形虚体的状态,瞬移向兰斯洛特的那一颗恶魔心脏。

    兰斯洛特石化后的那颗心脏,似在突然间,被沾上了某种消融的污秽。

    心中埋怨秦烈的阿芙拉,突然惊喜地发现,兰斯洛特那颗石化后的恶魔心脏,竟然在解除石化!

    “嗤!”

    一点冷冽的月光,则是从兰斯洛特的断首处,飞入他脑袋内。

    兰斯洛特又瞬间发出更加恐怖的哀嚎。

    “咻!”

    一直和兰斯洛特保持着距离的秦烈,在这一刻,终于以疾雷遁瞬动到那颗石化后的恶魔心脏。

    “血脉噬魔!”

    秦烈的两只手,如锋利的刀刃,突然刺入兰斯洛特的恶魔心脏。

    “汩汩!汩汩!”

    一条条如溪流似紫电的能量纽带,在兰斯洛特和秦烈两手间连接,来自于兰斯洛特那颗恶魔心脏的磅礴血脉精华,汹涌地灌入秦烈。

    “轰!”

    他以魂族秘术释放的“魂葬”,又一次发挥作用,开始疯狂抽离兰斯洛特的灵魂!

    阿芙拉明眸中,陡然释放出惊人神采。

    一霎后,她也在秦烈身旁出现,也来到兰斯洛特那颗解除石化后的恶魔心脏。

    和秦烈不同,阿芙拉完全不顾自己的容装和仪态,竟埋头在那颗恶魔心脏上。

    她像是一头巨鲸,不断吸食着那颗恶魔心脏内的鲜血精华,和秦烈抢食兰斯洛特心脏内的血脉烙印和能量。

    恶魔心脏,乃是如九阶、十阶恶魔的软肋,是一身血脉力量的凝结。

    对强大的恶魔而言,即便是灵魂死亡,也能从恶魔心脏内孕育新魂。

    恶魔心脏只要还在,九阶、十阶的恶魔,即便粉身碎骨,也能重铸血肉和灵魂复活。

    冥枭,就是在魂灭身死以后,依仗着恶魔心脏恢复如初。

    “嗷嚎!”

    兰斯洛特的惨叫,突然变得断断续续,他的灵魂气息,也迅速枯竭。

    “嗯?”

    远处,身为领头者的达比尼特,从兰斯洛特不同寻常的嗷嚎声中,醒悟到了点东西。

    他很清楚,刚刚兰斯洛特的所有哀嚎和怒啸,都未伤筋动骨。

    他知道,很多深渊领主的怒啸和哀嚎,都可能是配合血脉天赋来更加的激发力量。

    很多时候他也是这样。

    他也清楚,强大如兰斯洛特,断一条手臂,被斩首,都不算是重伤。

    只有心脏受了重伤,对他们这种级别的恶魔来说,才是真正的重伤。

    他猛地看向兰斯洛特。

    达比尼特残忍的眼瞳内,突显一丝错愕和惊悸,他看到秦烈和阿芙拉,此时居然扑在兰斯洛特的那颗恶魔心脏上大快朵颐。

    他终于明白兰斯洛特的惨嚎,为何会显得不同寻常,为何会带着一股子死意了。

    “滚开!”

    相隔数万米,达比尼特猛地瞪向了秦烈和阿芙拉,厉声暴喝。

    一股汹涌的血脉能量,像是决堤的江河,轰然灌落在秦烈和阿芙拉身上。

    阿芙拉闷哼一声,那具娇媚的躯体,竟直接钻入了兰斯洛特的那颗恶魔心脏内。

    而秦烈,在遭受重击以后,则是愈发疯狂地以“噬魔”,从兰斯洛特的心脏内来补充血肉力量。

    “嘿嘿!”

    他嘴角鲜血飞溅,后背也血肉模糊,可他刺入兰斯洛特那颗恶魔心脏的两只手,却纹丝不动!

    这么过了一会儿,他血肉模糊的后背,就借助兰斯洛特那颗恶魔心脏的能量恢复原样。

    他扭头,远远看向达比尼特,咧嘴狞笑着,“你再来试试!”

    达比尼特才准备继续动手,却发现再也听不到兰斯洛特的哀嚎,也感觉不到兰斯洛特的存在了。

    他眼神骤然凝重了。

    他知道,兰斯洛特恶魔心脏彻底失守,烙印在兰斯洛特心脏内的一切奥妙和血脉力量,已被秦烈和阿芙拉快分食光了。

    这意味着兰斯洛特已经死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