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浸没冥河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浸没冥河

    黄泉炼狱冥河旁。

    蜕变为恶魔领主完全体的秦烈,犹如一座灰褐色山峰,高高立着。

    原本平静的冥河,因为他的到来,突然变得汹涌狂暴。

    “呜呜呜!”

    亿万阴魂、恶鬼尖啸着,似在厉声欢呼。

    那些刺耳的啸声,能刺透任何灵魂内部,似乎能让一个个鲜活的灵魂,变成一个死魂。

    这是死魂力量的一种特殊奥义。

    如山般的秦烈,那双深紫色的眼瞳闪烁着摄人魔光,此刻神族血肉丰碑的影响力,似被大幅度消弱了。

    这导致他身上没有了神族的气息。

    “哗哗!”

    冥河的河水,掀起了波浪,波浪越来越大。

    “蓬!”

    千米高的秦烈,眼瞳魔光如炬,庞大魔躯猛地飞落冥河。

    一霎后,他巨大的躯体,已大半没入冥河。

    只有他硕大的头颅,显露在冥河的河面,眼瞳中的魔光越来越明亮。

    “嗤嗤!”

    一丝丝紫色电芒,从他眼中飞出,像是条条从鲜血内飙出的血脉晶链。

    血脉晶链般的紫色电芒,晶莹触手一般,一一飞入冥河。

    一股诡异的吸引力,通过那血脉晶链般的电芒,向冥河发出。

    黑色的冥河,河水内亿万阴魂和恶鬼,全部在兴奋欢呼。

    点点微小的紫色光烁,本隐藏在冥河深处。微不可查。

    然而。在那些从他眼瞳飞出的紫色电芒释放吸力以后,那些微小的紫色光烁,便纷纷受到吸引。

    紫色光烁,犹如小小的游鱼,从冥河八方汇聚而来。

    每一点紫色光烁,都烙印着死魂力量的一段秘术印记,乃深渊之主崩碎的奥义传承。

    点点紫色光烁。被那如血脉晶链般的电芒牵引着,被吸入秦烈的眼中。

    之后,那点点紫色光烁,则是融入秦烈魂坛内的那一块紫色晶体。

    而那块紫色晶体,则是来源于希林,为幽冥界玄阴冥海内,所有死魂奥义的精华。

    本寂静的冥河,在他吸收那些残碎的死魂奥义时,汹涌翻腾着。

    一股股浓郁的血脉气息。被他消耗着,令冥河震动不休。

    似乎,聚集冥河内的残碎死魂力量,需要消耗大量的血脉能量。

    他以前血脉在八阶,体内力量不足,所以无法通过这条冥河获取什么。

    直到他突破到九阶血脉。化身为深渊领主的完全体形态。并猎杀了几头同阶血脉的深渊领主,他仿佛才积累了足够的力量。

    “咻咻!”

    许许多多的紫色光烁,受到他眼瞳中紫色闪电的牵引,紫色光雨般融入他魂坛内的紫色晶体。

    指头大小的紫色晶体,在那些紫色光烁一一汇入后,似在一点点变大。

    此刻,秦烈目无表情,眼神漠然如一块万年不化的磐石。

    他似乎在被动地接受着一切。

    那块融入他魂坛的紫色晶体,仿佛在促使着他,让他将崩碎的死魂奥义。一一收集。

    冥河另一边。

    罗顿,戴利和阿芙拉三个高阶恶魔,浑身魔光熠熠,正聚拢着浓郁的深渊魔气。

    他们都在消化深渊领主的恶魔心脏。

    不久前,他们以“九狱”捆缚着五个深渊领主,渡过了冥河。

    那五个在“九狱”之中,被死魂恶煞啃噬的只剩骨架的深渊领主,被他们成功剥夺了恶魔心脏。

    他们最近都在吞食那五颗恶魔心脏增强力量。

    他们欲图在短时间突破到十阶血脉,成为一名真正的深渊大领主,从而与命运抗衡。

    他们很清楚,只有趁着神族入侵,趁着黄泉君主无暇顾及他们的时候,才有可能将血脉突破到十阶。

    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只是,如他们一般的高阶恶魔,即便是拥有恶魔心脏,想要突破到十阶血脉,也没有那么简单。

    除了足够的血脉力量外,他们在突破十阶血脉时,还需感悟血脉内核心的力量天赋。

    他们必须对他们血脉内的死魂力量奥义,拥有深刻的感知,才能借助于那五个深渊领主心脏内的庞大力量,成功进阶为恶魔大领主。

    想要在短时间内,对死魂力量奥义,有多么深刻的见解体悟,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他们在消耗恶魔心脏时,也都暗暗着急,生怕他父亲腾出手,将他们轻易抹杀。

    “冥河有异常!”

    阿芙拉霍然站起,看着河水滚滚涌动的冥河,美眸满是惊奇。

    戴利睁开眼,略一感知,道:“我能听到冥河内阴魂恶鬼的欢呼。”

    “在黄泉炼狱,能够不受冥河力量的影响,而且还能御动冥河的恶魔,除了我们三个以外,恐怕只有父亲和那个家伙了。”罗顿看了一眼天穹,脸色阴沉道:“父亲如果有闲暇,应该会立即对我们动手,绝不会理会冥河的变化。这么看来,冥河此时的异常,定然和那个家伙有关了。”

    “我查看一下。”阿芙拉道。

    她纤细的手指,轻轻点了一下冥河。

    一条黑色溪水,立即从冥河飞出,如游蛇般在她指缝内钻来钻去。

    阿芙拉施展血脉天赋,美眸中簇簇魂光一闪而逝,仿佛有无数死魂重新经历了轮回。

    半响后,阿芙拉娇躯一震,喝道:“他在聚集散落在冥河内的死魂奥义!”

    戴利和罗顿猛然一惊。

    “怎么可能?那些残碎的力量奥义,即便是父亲,都无法将其重新聚集,他怎么可以?”戴利不敢置信。

    “有可能。”罗顿沉声道。

    戴利和阿芙拉都霍然看向他。

    “我去过别的炼狱,我听说想要聚集冥河内残碎的死魂奥义,需要一样特殊之物。”罗顿深吸一口气,道:“那个特殊之物是什么,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在那深渊之主死亡以后,那东西就似乎神秘的遗落在域外。这些年来,父亲偶尔外出,都是想要找到那东西,可惜始终没有一点线索。就是因为缺少了那样东西,父亲才没办法,将散落在冥河内的死魂奥义,给一一重聚。”

    “你是说,在那个家伙的身上,有父亲一直想要的东西?”阿芙拉惊道。

    戴利的眼瞳中,突显灼灼目光,脸上充满了贪婪。

    “有这个可能。”罗顿道。

    “如果可以夺取那东西,或许,我们就能快速突破到十阶血脉了!”戴利凌空飞向冥河。

    阿芙拉也醒悟过来,道:“可以拼搏一下!”

    她也冲向冥河,似忘却秦烈之前要多么的可怕,似忘记秦烈连达比尼特都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