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主身分身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主身分身

    “你的原因?什么意思?”烈焰戈奇道。

    秦烈沉默了一下,说道:“我从进入这层炼狱开始,就在尝试着,将冥河内残留的死魂力量奥义重聚。我能感觉到,冥河内不单单有死魂力量奥义的印记,还能隐约感应到,其中另有一缕缕微弱难辨的残魂气息……”

    “先前,我并不确定那些残魂的来源,觉得那只是阴魂恶煞。”

    “现在,我想卡斯托尔即便魔体陨灭,化为了八层炼狱的冥河,他不屈的魂魄,应该还是没有彻底磨灭掉。”

    “或许,就是因为我在聚集那些死魂力量奥义时,不慎引发了什么变化。”

    “也或许,那本就是他留下的一个后手……”

    秦烈解释道。

    “后手?”烈焰戈神情一动,若有所思地说道:“你是说,卡斯托尔在临死之前,有了其它的布置?如今,那些布置已悄悄展现出奥妙,令他碎灭的灵魂,一点点聚集了?”

    “我只是随便说说。”秦烈干笑道。

    “极有可能就是真相了。”烈焰戈深吸一口气,“也对,超越十阶血脉的恶魔,不会那么容易彻底死亡的。而且,他领悟的力量奥义,又恰恰和死魂有关!”

    “阿叔,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烈焰家族现任族长烈焰昭询问。

    “静观其变吧。”烈焰戈回答。

    在他这番话以后,秦烈和他们一样。也将注意力放在新来的恶魔。还有黄泉君主格罗姆身上。

    他看到那片被死魂淹没的区域,格罗姆巨大的魔影,释放出惊天的魔能波动。

    旷绝则是呼喊着,催促那边的神族战士,尽快从那片区域离开。

    众多的恶魔,本以为新来的家伙,会帮助他们对付神族的族人。

    当格罗姆咆哮而来。和那新来的恶魔,突然厮杀在一起后,他们全部傻眼了。

    大多数的恶魔,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情况有些诡异。

    只有那些十阶血脉,对古老的往事有所了解的大恶魔,才隐隐知道一点其中缘由。

    那种等阶的大恶魔,这时候,纷纷沉默了。

    他们不想参与。也不敢参与格罗姆,和斯托卡尔之间的战斗。

    同样在黄泉炼狱。

    被秦烈索要了一只眼睛的罗顿,吞食了一颗颗深渊领主的恶魔心脏,又将戴利和阿芙拉的核心血脉炼化以后,终于突破到十阶血脉。

    “吼!”

    干涸的冥河旁,高阶恶魔形态的罗顿。一边咆哮着。体型一边急剧膨胀。

    随着体型的膨胀,附近浓郁的深渊魔气,如紫黑色的溪水,一一逸入他巨大化的魔体。

    罗顿的气势变得越来越恐怖。

    不久以后,他从正常形态的高阶恶魔,一跃而成数千米高的大恶魔。

    蜕变为大恶魔形态的罗顿,和他父亲格罗姆的模样有着八九分相似,他腰臀处,也生长出一条条粗长的尾巴,同样生出了六队魔翼。

    只是。他的眼瞳,并不是如格罗姆一样的纯黑色,而是深紫色。

    “呼呼呼!”

    一条条阴魂恶煞,从他巨大的魔体内飞涌而出,像是巨大的魔蛇。

    “死魂……”

    突破到十阶血脉以后,他立即感应到,在这一层炼狱,有三个血肉生命对他产生了无以伦比的吸引力。

    那三个血肉生命,分别是他父亲格罗姆,蚕食掉埃文纳多的卡斯托尔,还有就是秦烈。

    这三个生命,体内的血脉之中,都烙印着一部分死魂力量奥义。

    就是那种死魂力量奥义,深深吸引着他,让他无法抗拒。

    “咻!”

    他如山的魔体,陡然冲向天空,依循着内心的渴望,也朝着深渊通道飞来。

    他一动,被秦烈收入空间戒的那只眼睛,立即生出了感应。

    “罗顿……”

    秦烈从那只眼睛的异动,感应到了罗顿的气息,脸色为之一变。

    他意识到,就在这时候,罗顿也突破到十阶血脉了。

    成为十阶大恶魔以后,罗顿对他那只眼睛,自然而生生出了血脉的呼喊。

    那只眼睛,也回应着他的呼喊,想要挣脱空间戒的束缚,嵌入罗顿的眼眶。

    许多十阶血脉的大恶魔,断肢离体以后,随着大恶魔血脉的激发,本体都能生出感应,残肢会自然而然地想要重新融入魔体。

    罗顿的那只眼睛显然也是这样。

    “这下热闹了,卡斯托尔,格罗姆,罗顿……”秦烈摸着下巴,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他少算了一个自己。

    同样领悟死魂力量奥义,他和格罗姆、罗顿其实一样,也可能成为卡斯托尔的目标。

    只是,因为有星空镜的存在,他并不担心自身的安危。

    到了最糟糕的时候,他最不济也可以借助于星空镜,从黄泉炼狱从容离开。

    “又来个一个家伙!”

    远方,旷绝将那些神族的战士,带离那片激战区以后,突然感应到罗顿的气息。

    秦烈飞上天空,远远一看,也注意到一道巨大魔影渐行渐近。

    犹豫了一下,他将罗顿的那一只眼睛,从空间戒取出。

    他解除了对那只眼睛的禁锢。

    “呼!”

    那只眼睛,一失去束缚,立即飞向了疾驰而来的罗顿。

    极远处的罗顿,也第一时间感觉到,那只被秦烈索要走的眼睛,正飞向他的身体。

    罗顿还诧异了一下,似不能理解为什么秦烈在这个时候,会放掉那只用来要挟他的眼睛。

    “咻!”

    嗜血家族的旷绝,突然在秦烈身旁站定,说道:“我刚刚听格罗姆说了,那个家伙,只是卡斯托尔的一具分身而已。”

    “一具分身?什么意思?”秦烈好奇道。

    “真正的卡斯托尔,拥有九个头,他只是……其中的一个头,也就是一具分身。”旷绝解释。

    “卡斯托尔究竟有多么分身?”秦烈大惊。

    “一具主身,八具分身,那八具分身……化为了八层炼狱的八条冥河。只有八个分身,全部融入主身,卡斯托尔才能以完全体的形态出现,那时候的卡斯托尔,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旷绝解释道。

    “这么厉害?”秦烈一震。

    “你得到的,那样可以聚集冥河残碎死魂力量奥义的东西,可能就来自于卡斯托尔的主身。”旷绝语气怪异地说道。

    秦烈一脸茫然。

    “如果,如果你和那东西真的完完全全融合了,或许……你就是他的主身了。”旷绝又道。

    “什么?!”秦烈骇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