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烫手山芋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烫手山芋

    “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是卡斯托尔的主身?”

    秦烈震惊过后,一脸啼笑皆非地摇头,压根不相信旷绝所说。☆→,

    他觉得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然而,一霎后,他就笑不出来。

    他发现,烈焰戈,烈焰昭,寒澈和旷绝,一个都没有笑。

    相反,当旷绝给出那个猜测以后,烈焰戈等人的表情,一个变得比一个凝重,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格罗姆真是那么说的?那家伙……只是卡斯托尔的其中一具分身?”烈焰戈沉声道。

    旷绝点头,“不会有错的。”

    烈焰戈突然看向秦烈,说道:“卡斯托尔的确有九个躯体,一个主身,加八个分身。八层炼狱的八条冥河,也确确实实是他的八具分身所化,而他的主身……一直是下落不明。”

    “什么意思?”秦烈皱眉。

    “他被斩杀以后,八大分身化为了八条冥河,可主身似乎真的遗落在外。”烈焰戈面容苦涩,“我不知道你得到了什么东西,但那个东西可以聚集冥河内残碎的死魂力量奥义,确实有极大的可能和他的主身有关。旷绝刚刚说的那种可能……也真的存在。如果你和那样东西,真的完完全全融为一体,你,真的可能就是卡斯托尔的主身。”

    “啊?”秦烈惊叫。

    烈焰昭和寒澈等人,到了这时候,也都面沉如水。

    他们也万万没有想到。秦烈很有可能莫名其妙地成为卡斯托尔的主身。对这样的结果。他们也难以接受。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真的……如你们所说就是卡斯托尔的主身,我会变成怎样?”秦烈轻声道。

    烈焰戈叹了一口气,沉默不语。

    旷绝犹豫了一下,道:“他那逐个觉醒的分身,会想尽一切办法融入你。而你,每融入他的一具分身。你就离他更进一步。最终的结果,就是他完全取代你,通过你真正复活,成为完全体的卡斯托尔。而你……则是失去所有,灵魂和躯体都将成为他的一部分。”

    听完他的解释,秦烈也沉默了。

    他心中满是苦涩。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炼化希林得来的那块紫色晶体,竟然有着那么大的来头。

    卡斯托尔,上一个深渊之主,八大恶魔君主的掌控者。超越十阶血脉的最强恶魔。

    他,如果没有任何的防备措施。任由一具具卡斯托尔的分身融入自己,最终自己将会消失,被卡斯托尔完全取代。

    想到这儿,他就试图将那块融入魂坛内的紫色晶体,从魂坛内给直接剥离。

    心念一动,他从这些神族强者之中飞走,他御动时空妖灵的血脉,只是一霎,就飞到了深渊通道。

    他落入那块将这一层炼狱隔绝的星空镜。

    “出来!”

    那块融入他脑海的魂坛,陡然飞出,就漂浮在他眼前。

    他冷冷看向那块紫色晶体,脸色阴晴不定,想着该通过何种手段,把那块紫色晶体抠出,从此排出体外。

    到了现在,他已经明白那块紫色晶体,乃是一个多么烫手的山芋了。

    只要留着那块紫色晶体,不单单魂族的御魂大帝会惦记着他,想方设法谋害他,卡斯托尔的八具分身,也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同样的,修炼死魂力量的格罗姆,九幽君主,罗顿,也会想通过他得到那块紫色晶体。

    如今来看,继续持有那块紫色晶体,对他百害而无一利。

    “难怪连镇魂珠都无法炼化它,最后还将它吐了出来,看样子是死魂和活魂力量天然冲突……”

    这般想着,他收手摸向那块紫色晶体,试图将其扣出来。

    “嗯?”

    他眼瞳一缩,发现那块紫色晶体,竟然和他那一层以本源晶面淬炼的魂坛,已经是浑然一体。

    他在用力扣那块紫色晶体时,他能感到自己的灵魂,都隐隐生出刺痛感。

    似乎,真要是想要强行将那块紫色晶体,从他那魂坛内剥离,他灵魂非要爆灭不可。

    “怎么会这样?”

    他脸色变了变,尝试着以灵魂意识,将其挪出魂坛。

    然而,他聚集的灵魂意识,只是临近那块紫色晶体,他就感到气血汹涌,有一种血脉即将失控的可怕感。

    他旋即意识到,他真要执意如此,他可能压抑不住体内的恶魔血脉,突然以深渊恶魔的形态出现。

    那时候,他身上也会释放出无比清晰的死魂气息,会瞬间吸引罗顿、格罗姆和卡斯托尔那具分身的注意。

    这显然也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突然,他发现他对那块紫色晶体束手无策,压根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在他颓丧之际,他注意到,星空镜下方,有一人轻轻叩击着。

    “叮当!叮当!”

    星空镜发出清脆的响声,这响声,让他变得愈发烦躁,他垂头一看,脸色变得更差了。

    他曾经在擎天城所见的天弃大师,如今舔着笑脸,轻轻叩击着星空镜,似知道他能看见。

    天弃大师还不断传递出灵魂波动,透露出,想要和他一叙的念头。

    时至今日,他自然知道眼前的天弃大师,就是灵族的天启大贤者,也是陷害他,将他和苍晔等人弄到此地的罪魁祸首。

    他对这个人并无一点好感。

    但是,看着天启大贤者,不厌其烦地叩击着星空镜,一次次传递着想要见他一面的念头,他还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他是星空镜的主人,他能掌控这件时空妖灵一族的圣器,尤其是在深渊通道内……

    心中念头一动,处在星空镜底下的天启大贤者,似突然穿过了一层层摺叠的空间,在他脚下一块棱镜内出现。

    他和天启大贤者,还隔着多面体星空镜的一面棱镜,对他而言,那一面棱镜也是一种防御。

    “天弃大师,好久不见啊。”他阴阳怪气地说道。

    “哈哈,秦烈,你其实不应该忌恨我。相反,你应该感谢我才对。你记不记得,我在擎天城的时候,赠送了你一滴时空妖灵的精血?”天启大贤者笑呵呵地说道。

    “记得。”秦烈冷冷道。

    “对嘛,没有那一滴精血,你怎么可能重铸并且炼化星空镜?你难道不知道,那一滴精血,来源于谁?”天启大贤者道。

    “时空妖灵一族的族长?”秦烈愕然。

    “聪明。”天启大贤者哈哈大笑,说道:“你看,我把你弄的黄泉炼狱以后,你又将卡斯托尔的死魂力量奥义聚集了,你说因为我,你得到了多大的机缘和好处?”

    “这么说我真应该谢谢你了?”秦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理所当然的嘛。”天启大贤者恬不知耻地笑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