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幽冥城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 幽冥城

    幽冥城。

    宽阔的广场,大地以黑色铁块浇筑而成,黑森森地透露出冰冷的寒意。

    凌萱萱,高宇,格雷,戈登,塔特,库洛,等等秦烈所熟识的故人,身上都套着锁链,被押送在此。

    不久前,凌语诗感受到九幽君主血脉的征召,急匆匆飞向了深渊通道。

    格雷等人,则是被留在幽冥城,镇守附近的暗血峡谷。

    在凌语诗离开以后,以贝蒂为首的灵族族人,踏入了暗血峡谷。

    一开始,因为格雷、戈登、鲁兹都是九阶血脉,且拥有众多麾下,他们牢牢守护住了暗血峡谷。

    但好景不长,当贝蒂得到了天启大贤者的命令,调了几个丹尼尔斯家族的血脉战士过来以后,暗血峡谷旋即失守。

    之后,在贝蒂的命令下,那些来自灵族丹尼尔斯家族的强者,将幽冥城也给攻陷了。

    凌萱萱,高宇,格雷等人,则是沦为俘虏。

    不过,贝蒂因为收到了命令,她并没有让那些灵族的战士大开杀戒,即便攻陷了暗血峡谷和幽冥城,也只是将那些从幽冥界而来的各族囚禁。

    一开始贝蒂不清楚缘由,直到再次收到天启大贤者的讯息,才知道为什么要留着那些恶魔。

    广场上,高宇、凌萱萱众人,都被灵族特制的锁链拴着,全部动弹不得。

    丹尼尔斯家族的贝蒂,还有几个强大的血脉战士。都站在广场中央。

    那儿有一块和星空镜类似的棱形晶面。

    就在刚刚。鲁兹和凌峰,分别被贝蒂和丹尼尔斯家族的强者押送着,塞入了棱形晶面。

    高宇和凌萱萱等人,看着鲁兹和凌峰消失其中,都是脸色黯然。

    他们有预感,被塞入棱形晶面的鲁兹和凌峰,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鬼目族的格雷和角魔族的戈登。到了这时候,也是面如死灰。

    他们已明白等候他们的命运会非常悲惨。

    “小姐,大贤者不命令我们冲击深渊通道,偏偏要我们守护此地,究竟意欲何为?”一个丹尼尔斯家族的血脉战士,瓮声瓮气地说道。

    他叫古恩,乃是一名九阶的血脉战士,离突破十阶血脉只有一步之遥。

    虽然他也是灵族的族人,可他真正忠心的乃是丹尼尔斯家族。真正忠心于大贤者天启和贝蒂。

    因为天启和贝蒂,都出自于丹尼尔斯家族,其中天启是丹尼尔斯家族如今的骄傲。

    未来,丹尼尔斯家族的希望,则是寄托在贝蒂的身上。

    在深蓝没有出现之前,贝蒂和奥克坦才是灵族的灵种。最有希望成为未来的灵族族长。

    这一代的丹尼尔斯家族的强者。都对贝蒂寄予了厚望,相信只要有贝蒂在,即便以后深蓝是族长,丹尼尔斯家族也不会没落。

    “老头子应该是想要通过幽冥城要挟什么人。”贝蒂撇嘴道。

    “大贤者既然可以送那两个离开,为什么……不能送我们也离开九幽?”古恩很是费解,“听说深渊通道重新开启了,要不了多久,会有无数的恶魔涌入。我们再强大,也不可能和整个深渊种族为敌,当那些强大的恶魔全部进来。恐怕就是我们的死期了。与其如此,大贤者应该马上安排我们,让我们丹尼尔斯家族的族人先一步离开,然后送其他的族人逃离九幽啊。”

    “你懂个屁!”

    天启的声音,从那面棱形晶面传来,之后他的身影已越过晶面。

    “大贤者。”

    “老爷。”

    此地的灵族族人,都来自于丹尼尔斯家族家族,一看到他现身,纷纷行礼。

    面容枯瘦的天启,瞪了古恩一眼,旋即将视线落在贝蒂身上。

    “看我干吗?”贝蒂道。

    “一会儿,你和深蓝先离开。”天启淡然道。

    “怎么?不能从深渊通道返回?”贝蒂皱眉。

    “九幽炼狱的深渊通道内,到处都是蜂拥而至的大恶魔,你没看到我,都是通过别的途径过来的?”天启脸色阴沉,“我已经知会了阿萨德,他们应该逐渐退离深渊通道附近了。我另外做出了安排,如果那安排能成功,我们自然不会有事,还能继续在九幽炼狱占据主动。可一旦那个安排出事,我们将会在九幽损失惨痛,我不能将我族的命运,完全寄托在那家伙身上。”

    “我要提前布置后手。”

    话到这儿,他眼中凶光一现,冷冷看向格雷、戈登和高宇等人。

    “你们听我吩咐,如果他不按照我的心意行事,幽冥城的所有恶魔都给我杀光。”天启漠然道。

    “哦,知道了。”贝蒂无所谓地说道。

    她并不知道幽冥城恶魔的来历,在她的眼中,这些幽冥城恶魔的血脉并不够纯正,死再多也不会令她情绪起波动。

    天启和贝蒂的讲话,没有刻意遮掩,所以格雷、凌萱萱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他们身披锁链,不但活动受到了限制,血脉被压,连讲话都不能。

    他们只能被动地听……

    通过天启和贝蒂的对话,格雷和高宇众人,都目显绝望。

    这段时间,因为凌语诗深得九幽君主的器重,连带着他们都在九幽炼狱生活的很好。

    在这里,他们不但有了幽冥城,有了一片属于他们的领地,能以此地浓郁无比的深渊魔气修炼,还能通过厮杀附近的恶魔战斗提升力量。

    他们每一个实力都在快速提升,前途一片光明,都没有后悔从寒寂深渊和幽冥界离开。

    他们认为这样的生活,就是他们所渴望的,是他们最佳的选择。

    谁也没有预料到,四大超阶血脉种族的灵族,突然大肆入侵,对整个九幽炼狱发动了凶猛攻势。

    他们,也因此受到了牵连。

    “还是太弱啊,如果能有十阶的血脉力量,即便是灵族大举来犯,我也应该有自保之力。”高宇在心中叹息,“眨眼间,离开寒寂深渊又有很多年了,秦烈那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到了这时,高宇突然想起了秦烈。

    也在此刻,一点幽光,在天启旁边的棱形晶面上闪烁而出。

    那幽光,如滴落的一滴雨滴,荡出小小的涟漪。

    然而,只是一霎后,那涟漪就迅速扩大,不久就填满了整个晶面。

    天启微愣之际,从填满棱形晶面的涟漪之中,慢慢飞出一道身影。

    “秦烈!”

    所有披着锁链的幽冥城的人,猛一看到那身影显现,都在内心狂呼起来。

    “是你?”贝蒂也是小小地惊讶了一下,然后道:“你脸色不太好看。”

    她并不知道,刚刚她送往那棱形晶面的凌峰和鲁兹,乃是秦烈的好友和尊敬的长辈。

    “你竟然能找来此处。”天启稍稍惊讶了一下。

    “你这东西,也是由星空灵晶炼制而成的。”秦烈冷冷看向那块棱形晶面。

    “哦,我倒是忘了你是星空镜之主了。”天启点了点头,说道:“这些人你全部认得吧?”他指向高宇和凌萱萱。

    秦烈一一点头。

    “那就简单了,你封闭九幽,我把他们活着交给你。”天启道。

    “我只能送你们离开九幽,封闭了黄泉,再封闭九幽,我做不到。”秦烈沉声道。

    “那你先封闭这里,然后送神族离开黄泉,我们暂时并不急着走。”天启淡淡道。

    “老头子!能走干嘛不在?”

    “大贤者!”古恩也叫嚷道。

    “你们懂个屁。”天启瞪了他们一眼,示意他们闭嘴,然后再次看向秦烈,“你就这么去做吧。”

    秦烈没有讲话,而是静静看着天启。

    他从未如此深刻地仇恨过一个人,但眼前的天启,却令他怒焰升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