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香饽饽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香饽饽

    冥枭领着高宇和凌家族人,去一个大殿谈话时,秦烈也在他爷爷秦山的示意下,和秦浩一同去了幽冥城另一石殿。

    数百年后,秦家三代主梁骨,终于齐聚一堂。

    “你送我们过来的那件奇物,可是时空妖灵一族的圣器星空镜?”秦浩突然道。

    “父亲,您也知道星空镜?”秦烈奇道。

    “我听烈焰鸢说过。”秦浩点头。

    “烈焰鸢……”秦烈皱眉,沉默半响,突然问道:“母亲……是否还健在人世?还有,那烈焰鸢……”

    他将烈焰鸢赠与他生命古树,却在生命古树内留下烙印捣鬼,试图暗中控制他的事,详细地说明。

    “烈焰鸢竟然会这么对你!”秦山怒道。

    “他本就是那样的人。”秦浩脸色深沉,说道:“你母亲还活着,只是应该被烈焰鸢给限制了自由……”

    秦烈脸色一冷。

    秦浩沉吟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和你母亲结识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是神族的族人。我是误入域外星河一处奇地,偶然和她相识相恋,直到她怀上你以后,她才告诉我她真实的身份。”

    “那时,她和烈焰鸢已退出灵域多年,推行的‘完美之血’计划也屡屡失败。”

    “在她受孕时,她忽有预感,觉得她和我的孩子,能成功拥有‘完美之血’,于是她在受孕时,悄悄进行了那个计划。”

    “这一切烈焰鸢都一无所知。”

    “当她肚子渐隆时,她就天天聆听你的心跳和脉动,渐渐肯定你的血脉异于常人。确定他们父女进行多年的计划,可能在你身上成功了。”

    话到这儿,秦浩脸色忽冷,突然沉默了一会儿。

    “她知道烈焰鸢推行完美之血计划,最终的目的。其实是为了自己超越十阶血脉,达到血脉最终极的层次。”

    “烈焰鸢一次次尝试,害的很多神族年青情侣死亡,让很多灵域太古强族族人惨死,都是为了得到完美之血。”

    “他是希望以成功的完美之血,来替换自己的血脉。助他成为与御魂大帝一样,甚至超越御魂大帝的最强血脉战士。”

    “能融合各族血脉的完美之血,一旦被他融入自身,他真的很有希望达成期望。”

    “你母亲知道他的野心,当意识到自己体内的孩子。极有可能怀有真正的完美之血时,便如实和我说明情况。”

    “每一个母亲,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事,为此,在你没有出生时,她和我已经在准备。”

    “可是,你的血脉,也毕竟和烈焰鸢有着渊源。所以在你出世的那一刻,他在域外星河还是瞬间感觉到了。”

    “你母亲知道,只要让他看到你。通过你的一滴血略一感知,就能知道你的血脉情况。”

    “我那时,远远不如今天这般强大,为了让你好好活下去,我只能带着你逃离那片星海,不得不返回灵域。”

    “而你母亲。在生下你以后,身子太过于虚弱。为了造就完美之血的你,她付出了太多太多。无法和我一起离开。”

    “也只有烈焰鸢,能够救治她,让她恢复如初。”

    “所以她没有和我们一并离开。”

    秦浩低垂着头,声音低沉,只是想起当场,便感到深深的沮丧无奈。

    半响后,他又说道:“在你成长时,因为一些原因,你不但没有觉醒完美之血,连神族的血脉都没有觉醒,但我并不着急。因为,我一直都相信她,相信她的判断……”

    “我知道,在我返回灵域以后,烈焰鸢已知道你的存在。”

    “我能感到,他利用他的影响力,已悄悄渗透到灵域,在我不知道的暗处在默默观察着你。”

    “你没有展现出足够的天赋,没有觉醒完美之血,我不但不伤心,反而很庆幸。”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对你动邪心,不会想染指你的血脉。”

    “就是不想你太过于瞩目,三百年前,你在中央世界的种种自暴自弃的作为,我一直是放纵着。”

    “那是因为我明白,我还不够强,没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好你。”

    “你的弱小,和废物之名,才能让你好好活着,不被他惦记然后谋害。”

    秦浩抬头,一脸的酸涩无奈,“可我没有预料到,我故意放纵的结果,最终还是害了你,让九重天和韩茜这样的鼠辈,把你当成了对付我们的突破口。”

    “在我知道你‘死亡’的那一刻,我觉得我或许错了,然后我彻底失去了理智。”

    “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我魂坛爆碎,不得不遁离灵域,秦家也跟随我一并隐匿域外。”

    “当我重新醒转后,时间已过去很久很久,而你又重新醒来,被你爷爷带入了凌家镇。”

    “知道你没事了,我安稳在域外潜隐修炼,重铸魂坛,秦家也在暗中积累力量。”

    “你的很多事情,只有我一人知晓,连你爷爷……也所知不多。”

    “我确实不清楚。”这时候,秦山苦涩一笑,说道:“如果我早知道烈焰鸢居心不良,我也不会告诉烈儿,让他信赖烈焰鸢,让他前往神域。”

    “烈焰鸢和神族之间也有分歧,神族的那些老人,也不是不知道他的意图。”秦浩想了一下,道:“烈儿和神族接触,倒也没什么,只要不被烈焰鸢盯上就好。”

    话到这儿,他叹息一声,“可惜,还是被他给盯上了。”

    他看向秦烈,说道:“烈焰鸢让血帝送你生命古树,应该就是对你的完美之血有了想法。他在等,等你的血脉突破到十阶,证明血脉没有什么缺陷以后,他就会动手剥夺。”

    “十阶的完美之血,一旦被他夺取,他或许可顺势突破到那个界限,步入终极之境。”

    “那时,他或许已具备和御魂大帝正面一战的实力。”

    “他辛辛苦苦筹划完美之血,压根不是为了神族,从来都是为了自己。”

    秦浩冷哼道。

    “想要剥夺完美之血的,可不止烈焰鸢一个。”秦烈满脸苦笑,“就是现在,我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深渊之主卡斯托尔,也已经盯上我……”

    “怎么一回事?”秦浩勃然变色。

    “我在噬魂兽希林那儿,得到了一块烙印着死魂力量奥义的紫色晶体,那块紫色晶体和我魂坛融合了。”秦烈解释,“我来到黄泉炼狱以后,就发现冥河内的散落的死魂力量烙印,主动地聚集向那块紫色晶体……”

    他把卡斯托尔魔魂在黄泉炼狱冥河苏醒,把埃文纳多吞食,恢复了一具分身,然后在九幽恢复第二具分身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听烈焰家族族老烈焰戈的意思,当八具卡斯托尔的分身,一个个醒来,积蓄了足够的力量以后,会寻上我,融入我这具主身。”

    “到了那时,不需要烈焰鸢动手,我已不再是我。”

    “卡斯托尔,已将我当成了复活的根本,并且在烈焰鸢之前就动手了。”

    秦烈一脸苦笑地看向爷爷和父亲,眼神充满了无奈。

    “卡斯托尔!”秦浩沉喝。

    秦山也傻了眼,说道:“怎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卡斯托尔如果八大分身,全部恢复了巅峰之力,他恐怕比烈焰鸢还要可怕。”秦浩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刚刚问你星空镜,就是预感到卡斯托尔会苏醒,只是没有料到……你和他还有这么深的渊源。”

    “星空镜和卡斯托尔有什么关系?”秦烈奇道。

    “我听你母亲说过,爆碎的星空镜,其实一直镇压着八条冥河,也就是卡斯托尔的八具分身。达到卡斯托尔那种级别的存在,几乎是不可能以常规手段杀死的,他只是始终被星空镜的碎片镇压着,当星空镜重组以后,镇压他的力量就消失了,他会逐渐醒来也是理所当然。”秦浩道。

    “那我,该怎么办?”秦烈茫然道。

    秦浩沉默苦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