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一个启示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一个启示

    炎日深渊取代黄泉炼狱,成为八层炼狱其中一层的消息,不可能隐瞒太久。

    秦烈很清楚,眼前这些来自各大深渊层面的恶魔,会是最早得到消息的那一批。

    或许,几日后,他们都会知道发生在黄泉炼狱的巨变。

    与其隐瞒,不如坦然说明情况,也免得道森以后怀疑他。

    而且,在炎日深渊逐步蚕食黄泉,衍变为新的炼狱时,深渊最古老的规则之力,会禁制这些大恶魔的闯入。

    在炎日深渊成为炎日炼狱的过程中,他不用担心眼前这些家伙,会破坏他的好事。

    另外,他这具暗魂兽分身,有着十阶的魂族血脉,加上有星空镜的存在,他也不担心自身的安危。

    “蜕变为炼狱……”道森深吸一口气,震惊地看向他,道:“秦烈,你是说真的?”

    “我没必要隐瞒你们。”秦烈叹息一声,说道:“对你们而言,这可能是梦寐以求的好事,但是对我来说,未必就是好事。”

    “怎么可能?”寒寂深渊排名第二的拉塞尔显然不信。

    “卡斯托尔苏醒了。”秦烈道。

    “深渊之主卡斯托尔!”

    “他醒来了?”

    “他怎么醒了?”

    几个远道而来的大恶魔,和道森的实力相当,而且都活了几百万年之久。

    拉塞尔、百丽儿这些恶魔,之前不清楚卡斯托尔的存在,他们是在道森的解释以后,才明白卡斯托尔是谁。

    可这些强大的恶魔。从小就听说了卡斯托尔的威名,其中有几个……还曾收到过卡斯托尔的命令。

    他们非常清楚卡斯托尔的强大,也知道卡斯托尔是被八大恶魔君主,联合了时空妖灵一族族长,在星空镜粉碎以后。才被封印为八条冥河。

    一听说卡斯托尔醒来,这些强大的恶魔,都显得惊惧异常。

    “你们……”

    秦烈一脸错愕,好奇地说道:“卡斯托尔可是曾经的深渊之主,他苏醒过来,意味着一百零九。不对,一百零八层深渊,又重新有了主人,你们都是恶魔,为什么不喜反惊?”

    一众十阶的大恶魔。都忽然沉默了。

    道森表情苦涩,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没人会希望他醒来。”

    “为什么?”秦烈愈发好奇。

    “不谈这个。”道森摇了摇头,并没有深入解释的意思,而是说道:“你刚刚说,炎日深渊蜕变为新的一层炼狱,对你未必是好事?”

    秦烈脸色一沉,说道:“是卡斯托尔帮了我。他想要通过我,恢复到巅峰之力。”

    “通过你?卡斯托尔一具分身的巅峰之力,都比我们中的最强者都要可怕。他需要你什么?”一个外来的恶魔好奇道。

    那些不清楚他拥有“完美之血”的恶魔,也都是满脸疑惑,似乎觉得他有些狂妄了。

    道森知道他血脉的神奇,略一思量,立即明白过来。

    “好了,好了。”道森嚷嚷着。说道:“大家不是想要去九幽炼狱吗?现在黄泉炼狱都崩灭了,你们有谁想要改变主意的?”

    十几个大恶魔。忽地沉默下来。

    他们的眼珠子,都骨碌碌转动着。似乎在衡量着得失,其中的险恶。

    半响后,有几个大恶魔表态,说炼狱的局势太过于复杂,不想继续参合进来。

    秦烈仔细观察,注意到这几个生出退意的恶魔,都是在听说卡斯托尔苏醒以后,惧意最深的那几个。

    他旋即明白,这几个要退出的恶魔,并不是惧怕九幽炼狱的灵族。

    他们是害怕卡斯托尔。

    任何一具卡斯托尔的分身醒来,都意味着其它的七具分身,也会逐个醒转,他们必然是想到九幽炼狱的卡斯托尔的分身,也有可能活过来了。

    事实上,那一具卡斯托尔的分身,的确是已经苏醒了。

    “还有谁想要退出吗?”道森再问。

    剩下的那些恶魔,都没有继续离开,一个个如磐石般立在这儿。

    “秦烈,送我们去九幽吧。”道森于是道。

    “等一下,我先把黄泉炼狱那些低阶的恶魔,给转移到你们寒寂深渊再说。”秦烈回应道。

    “哦,也行。”道森点头。

    黄泉炼狱崩碎后,巨大的碎片,被炎日深渊逐步蚕食。

    每一刻,秦烈都能非常清楚的感觉到,炎日深渊在迅速的变大。

    就这一会儿功夫,炎日深渊的疆域,在吞没了黄泉炼狱的碎片后,似乎又变大了将近一倍。

    “你本体的血脉,还没有达到十阶吧?”寒寂深渊的恶魔大领主百丽儿突然道。

    她知道眼前的秦烈,只是其中一具分身,而且还是很特殊的魂族分身。

    “是啊,怎么了?”秦烈不解道。

    百丽儿呵呵笑了笑,旋即看着旁边急着前往九幽的那些大恶魔,说道:“你们可曾听说过九阶血脉的恶魔君主?”

    一众大恶魔,齐声沉默,都露出深思的表情。

    “有没有觉得,这家伙的出现,打破了许多深渊古老的规则?”百丽儿沉吟了一下,说道:“他得到本源始界就很奇怪,在八阶血脉时,本源始界衍变为炎日深渊,也很奇怪。那炎日深渊,成型不久以后,不断地坠落,也显得很奇怪。如今,那炎日深渊一步登天,居然又深入到炼狱,即将取得黄泉炼狱,成为一层新的炼狱。”

    百丽儿有些啼笑皆非,“深渊最古老的那些规则,千万年来,都没有恶魔可以改变,可在这家伙出现以后,各种规则……”

    汇聚于此的大恶魔,听到百丽儿的一番话,都是脸色异样地看向秦烈。

    “百丽儿,你究竟想说什么?”道森也疑惑。

    百丽儿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血脉突破到十阶时,从血脉烙印内,得到过一种启示,简单来说,那启示表达了一个意思深渊规则大变,深渊也将大乱!”

    “咦!我血脉突破到十阶时,似乎也有这样的启示!”又一个恶魔惊叫道。

    “我也是!”

    “我突破到大恶魔时,在获得的血脉传承之中,也有这样的启示,虽然表达方式不同,可意思就是这样!”

    “我好像也有!”

    一个个十阶血脉的大恶魔,纷纷怪叫起来,神情变得非常诧异和惊奇。

    道森身形一震,脸色微变,似乎和百丽儿等恶魔一样,在血脉突破到十阶时,也得到过这方面的传承启示。

    秦烈一脸莫名其妙,道:“你们在说什么?”

    “说你。”百丽儿叹道。

    “我怎么了?”秦烈不解道。

    “你或许是能改变整个深渊格局的那个特殊存在。”百丽儿道。

    秦烈愕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