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认主?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认主?

    “根据奥斯顿的说法,她应该陷入混沌魂域了,为何会突然到此?”

    秦烈呆呆看着地心源母,傻了眼,不知道眼前的场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凌语诗被天启的命运之力影响,融合曾经的幽冥君主灵魂奥义时,不慎走火入魔。

    之后,秦烈也在幽冥城内,密切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

    后来,她灵魂再有异变,被奥斯顿告知秦烈,她神奇地进入了混沌魂域。

    混沌魂域,乃是星海间最为神秘的奇地,千万年来,只有寥寥几人有幸踏入其中。

    御魂大帝,卡斯托尔,还有奥斯顿、奥斯汀兄弟,都去过混沌魂域,然后领悟了一种奇特的灵魂奥秘以后,又成功回来。

    御魂大帝掌控了操控万千灵魂,奴役众生魂魄的奥义,卡斯托尔领悟了炼化死魂的秘术。

    奥斯顿兄弟,则是领悟了将活魂炼化,用来提升自己灵魂力量的秘法。

    他们从混沌魂域内,所获得的奥义,都和灵魂有关。

    凌语诗乃是最近百万年,又一个有幸被扯入混沌魂域者,奥斯顿判断她想要挣脱出来,恐怕需要很久很久。

    也是因为如此,秦烈才离开幽冥城,离开了九幽炼狱。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在灵域的地心深处,在那地心源母内,看到凌语诗出窍后,深陷混沌魂域的幽魂。

    他不知道在凌语诗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咻咻咻!”

    地心源母内,那些交织的异芒光烁,随着凌语诗幽魂衍变为魂狱般的漩涡形态,似不断被扯入。

    秦烈感觉到,凌语诗的气息,已渐渐充盈了这个晶体中央。

    秦山悚然动容,道:“她的气息,从那些晶脉内散逸了出来!”

    “什么?”秦烈愕然。

    “地心内,那一条条交织的晶脉内,都开始有了她的气息。”秦山凝重道。

    “你是说?”秦烈脸色微变。

    “她正在以我们无法了解的方式。和地心源母交融,而且这种融合……并不是炼化。”秦山深吸一口气,道:“我没有感觉到地心源母的消耗,也没有感觉到灵域的格局。因为她灵魂出现于地心源母内,而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可是……她那漩涡形态的灵魂,却是在吸收着地心源母存在着的某种规则之力,以我的见解,也不能理解此地异变。”

    秦烈沉吟了一下。道:“爷爷,带我离开,我们询问一下暗昊三人。”

    “她在地心源母内,会不会……有什么麻烦?”秦山担忧道。

    秦烈又看了一眼地心源母,摇头说道,“我觉得她没有问题。”

    秦山点头,“那好吧。”

    他能自由出入此地,所以想在询问暗昊三人以后,再过来观察凌语诗的情况。

    他要先弄清楚凌语诗出现地心源母的原因。

    “走!”

    灿灿的流光,将他和秦烈裹住。一霎后,他就带着秦烈重返那晶脉冰莹区。

    炎帝和冰帝等人,在他们离开以后,都在讨论着,这时话题也没有中止。

    他和秦烈倏一出现,众人立即注意力转移到他们的身上。

    “怎样了?地心源母弄到了吗?”炎帝率先问道。

    暗昊三人也流露出好奇。

    秦山摇头,“出了点意外。”

    “什么意外?”冰帝惊异道。

    秦山看向秦烈。

    秦烈脸色一正,向暗昊、烈焰昭、寒澈请教:“地心源母内,如果忽然出现一个灵魂,意味着什么?”

    寒澈哑然。“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我的未婚妻,先前在九幽炼狱,她本来在融合曾经的幽冥君主奥斯汀的灵魂奥义,结果因天启的命运之力走火入魔……”

    秦烈先说清楚其中的内幕。旋即道:“就在刚刚,她的幽魂,竟然凭空出现于地心源母内!”

    “你是说,你未婚妻之前陷入混沌魂域了?”暗昊震惊道。

    秦烈点头,“她现在不在混沌魂域,而是在那地心源母内。似乎还在以我们不解的方式,在吸收着地心源母内的奇异能量光幕。”

    “老天,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是凌丫头在炼化地心源母?”华天穹嚷嚷道。

    “地心源母如被炼化,灵域……是否就意味着死亡了?”姬旦急切道。

    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灵域的地心源母枯竭,不愿意灵域死亡,人族的根基从此被斩断。

    不管是谁,在他的眼中只要试图炼化地心源母,就是灵域众生的公敌。

    姬旦分明有点急眼了。

    “地心源母没有消减的迹象,贯穿地底的晶脉,也没有能量枯竭的痕迹。”秦山神情肃穆,道:“灵域的格局,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在那一条条晶脉内,渐渐有了她的气息。我们对地心源母的认知,都太过于匮乏,我们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他看向神族的暗昊三人。

    他注意到,秦烈将其中缘由说明清楚以后,暗昊三人都沉默了。

    他们都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让秦山意识到,神族的暗昊三人,应该对此事有了解。

    “你是灵域最卓越的炼器师,你有没有想过,灵域的地心源母……也是有智慧的特殊生命体?”暗昊不答反问。

    秦山沉思道:“有时候,是会有这样的错觉。”

    暗昊点头,“如果你把灵域,也视为一件巨型器物,那地心源母会是什么?”

    “器魂!”秦山下意识地回答。

    “神级的灵器,之所以是神级的灵器,就是因为有器魂的存在。如果神级的灵器,器魂死亡了,那灵器……是不是会大大降级,变成凡物?”暗昊再问。

    秦山想了想,说道:“神级的灵器,如果器魂死亡了,那灵器可能不单单是降级那么简单,有可能直接就崩碎了。”

    “地心源母一旦被炼化,相当于神级灵器的器魂,突然间死亡了。”暗昊道。

    秦山一震,道:“可,可凌丫头明明在融合地心源母,灵域并无异变啊!?”

    “这个情况,就更加简单了。灵器的器魂,如果不是被强行炼化,而是……认主呢?”暗昊微笑道。

    秦山愣了下,猛地明白了过来,喝道:“你是说,你是说?”

    “那个丫头,是得到了地心源母的认可,以后……她会是灵域之主。”暗昊感叹道。

    “如灵域一般,拥有地心源母的超大型域界,乃是星空自然法则的杰作,乃是‘天’这个炼器师自然而然孕育而出。”寒澈望着那一条条冰莹的晶脉,说道:“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我们领悟的力量奥义,种种法则,都是通过自身血脉,和天地的接触感知,慢慢领悟而来。所谓的炼器,也是依照那些特定的法则,将自然之力,以血脉和力量的方式,封装于器物之中。”

    “但是,最最杰出的炼器师,依然是天地本身。”

    “越是强大的生灵,到最后,越能深刻领悟到这一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