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降临!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降临!

    道森没有在炎日炼狱逗留太久,他表达了祝福,把来意讲清楚以后,就退出了炎日炼狱。

    秦烈则是继续炼化雷泽恩和陶洛斯的两颗恶魔心脏。

    回到本源深海上空,他那七千米的魔身,如山一般屹立在深紫色的海面。

    血脉突破十阶,成功得到深远古老法则的认可,真正蜕变为第八位恶魔君主以后,他能一心多用。

    他一边炼化两颗恶魔心脏,一边和两个暗魂兽分身交流,还能去领悟种种不同的血脉秘术,去镇魂珠内解析那些高级古阵图的玄妙。

    每一刻,每一秒,他都感觉到自己在变得强大。

    “秦烈……”

    突地,奥斯顿的声音,从他灵魂中响起。

    那一霎,神秘的深渊法则,似乎将他和奥斯顿连接起来。

    他魔身在炎日炼狱,却能感觉到奥斯顿的存在,知道此时的奥斯顿还在九幽炼狱,在凌语诗身旁。

    同为恶魔君主,他们之间有着神秘的沟通法门,只要在八层炼狱没有封闭的时刻,八大恶魔君主都是以秘术交流。

    在奥斯顿沟通他的时候,他灵魂一动,立即就掌握了那种秘术窍门。

    “谢谢你帮我照看语诗。”秦烈回应道。

    “嘿,名义上她还是我的血脉后裔,我自然要对她负责。”奥斯顿怪笑了几声,道:“恭喜你,我知道你一定能成为第八个恶魔君主,你也确实没有令我失望。”

    “你找我,为了什么事情?”秦烈道。

    “卡斯托尔的另外六具分身,都逐个苏醒了,而且他正在迅速积累力量。”奥斯顿语气凝重。

    炎日炼狱内,秦烈高高悬浮在本源深海上空,咧嘴笑了笑,然后才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血脉突破到十阶。也成为恶魔君主以后,我忽然不再那么惧怕卡斯托尔了。”

    他说的是实话。

    当他血脉在九阶时,卡斯托尔对于他来说,仿佛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那时。他只要想起卡斯托尔,都感到心惊胆颤。

    可是,在他血脉突破到十阶,斩杀陶洛斯、雷泽恩通过深渊法则的考验,真正蜕变了恶魔君主以后。他突然有了强烈的信心。

    他相信,任何一具卡斯托尔的巅峰分身,如今敢站到他面前,他都不惧一战!

    “我知道你变强了很多很多,但你还是不能小看卡斯托尔,他毕竟是曾经成为深渊之主的家伙。”奥斯顿想了想,才说道:“在我的感觉中,你现今的战力,应该不逊色他的一具巅峰分身。可卡斯托尔拥有八具分身,如果他的八具分身。全部都恢复了巅峰之力。他以八具分身对付你,我觉得……你未必就会是胜者。”

    “那我,应该在这个时候做些什么?”秦烈道。

    他知道,八大恶魔君主之间有默契,身为炎日君主的他,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踏入其它七层炼狱的。

    这样会引来另外七大君主的强烈反抗。

    他也不认为,除奥斯顿以外的六个恶魔君主,会欢迎他的到来。

    “在合适的时候,你我合力,尝试斩杀卡斯托尔的一具或两具分身!”奥斯顿沉声道。

    秦烈道:“好!”

    “我会盯着卡斯托尔的。”奥斯顿说道。

    “多谢。”秦烈道。

    “我也讨厌卡斯托尔。也不希望他再一次成为深渊之主。”奥斯顿哼了哼,“另外那六个家伙和我想法一样。”

    “明白了。”

    奥斯顿又和他聊了一下凌语诗,告诉他凌语诗在成为灵域的大地之母以后,也开始借助于灵域的滂湃灵气。去淬炼她的魔身了。

    凌语诗的恶魔血脉,也在这次奇遇后,往十阶进行蜕变了。

    秦烈虽然早有预感,可是从奥斯顿那儿,知道凌语诗也将和他一样,成为一名强悍的十阶血脉的大恶魔后。也暗暗激动。

    他知道,以凌语诗奇特的灵魂玄妙,在融化灵域的地心源母,进阶为十阶大恶魔以后,必将是极其强悍的那一类恶魔。

    或许,在不久后的将来,凌语诗也能如他一般,成为另一个恶魔君主!

    骨族星域。

    昏暗阴冷的星河,一颗颗孤零零的星辰,闪烁着黯淡的光芒。

    一头头巨大的尸奴,驮着骨族的族人,远远看向远方的星河。

    布雷多炼制的那头星空巨兽,也在那些尸奴之中,秦烈的血魂兽分身,和布雷多、沙列站在一块儿。

    前方,一个阴影暗界涌动着,将骨族的一个域界包裹着。

    骨族的族人,将那个域界上众多的族人,都早早迁移离开了。

    域界上,虽然没有骨族的族人,可那个域界却遍布着骨族的埋骨池,还有不少低阶的尸奴存在。

    然而,因为没办法抵挡阴影生命的烬灭之光,骨族只能忍痛看着阴影暗界将那域界逐步蚕食。

    不久前,族长拉缇戈,还有布雷多,安排了几个尸奴,去试着攻击阴影暗界内的阴影生命。

    那几个尸奴,在灿灿烬灭之光的腐蚀下,一会儿就化为了灰烬。

    这意味着烬灭之光对骨族的尸奴一样有着恐怖的威慑力。

    骨族,擅长在尸奴之后作战,如果尸奴不能挡住第一轮的攻击,骨族也很难获得最后的胜利。

    “这样不行。”

    族老布雷多,眼神幽暗,仇恨地看着那一团阴影暗界,说道:“只要开始了,他们几乎不可能停下来。现在他们侵入的域界,没有我的族人在,可下一个,下下一个,就说不准了。”

    “只要能抵御住烬灭之光,就可以和那些阴影生命一战!”拉缇戈不甘心地说道。

    “你们为何不尝试动用白骨界地心源母的力量?”秦烈的血魂兽分身说道。

    “我们骨族,和其他的生命种族不同,我们……”布雷多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们无法动用地心源母的力量。我们修炼的乃是死亡之力,死亡的力量,和地心源母的力量存在着冲突。”

    秦烈愣了愣,渐渐明悟过来,意识到或许地心源母内的力量,具有很强的生命气息。

    死亡之力,和生命能量,向来都是矛盾的。

    就是因为这样,骨族的族人,很难以血脉或者灵魂融合地心源母之力。

    这使得他们难以对抗烬灭之光。

    “算了,我帮你们一把。”秦烈突然道。

    骨族族人愕然。

    “呼呼呼!”

    一阵诡异的空间波动,忽地从他们前方涌现。

    下一刻,一个巨大的星门绽开,随后,秦烈那七千米高的本体,以恶魔君主的狰狞形态,骤然降临!

    ……

    ps:抱歉,今天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