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变数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变数

    瘦的只剩一层皮的黎昕,硬生生从空间禁锢中挣脱,整个人和九层魂坛分离,化为一道血光远离秦烈。○

    周边,众多光明家族的族人,都在大声疾呼,怒声咆哮。

    九个被黎昕魂坛钻入身体的那些光明家族的族人,体内的鲜血,急剧流失!

    转瞬间,那九个光明家族的族人,也和黎昕一样瘦如干尸。

    他们一身的鲜血,全部被黎昕的一层魂坛吸吮干净,皮肉上青筋暴突,令他们的模样骤现狰狞。

    “嚎!”

    下一刻,他们的眼瞳,都变得嗜杀疯狂,像是完全被黎昕所控。

    “给我杀了他!”

    黎昕喘着粗气,猩红如血的眼睛,死死地瞪着秦烈。

    那九个光明家族的血脉战士,到了这一刻,都已身不由己。

    随着黎昕的一声命令,那九个血脉战士,发了狂地冲向秦烈。

    “嗤嗤!”

    霎那间,从那九个光明家族的血脉战士身上,疾射出一束束绚烂的神辉。

    道道神辉,充斥着光明家族种种不同的血脉力量,如冷刀斩在秦烈那具庞大的魔身。

    “喀嚓!喀嚓!”

    秦烈那数千米高的巨大魔身,传来被利刃切割的可怕声响。

    然而,秦烈却似乎没有感觉到丝毫痛意,漠然地看向那些在他魔身上划动的光刃。

    “可惜,你能掌控的,只是九阶血脉的光明家族的战士。”秦烈摇了摇头,惋惜地说道:“如果是十阶的血脉战士,可能会对我造成一点伤害。九阶的血脉战士,破不掉我血肉筑造的防线!”

    “噼里啪啦!”

    一道道青幽电光。密集地由秦烈皮肉内绽现,在他魔身上游弋。

    那些被黎昕掌控的光明家族族人轰击而来的光刃,都被那些紫色电光给剔出体外。

    “雷电!”

    众多交织的雷电,凝结为硕大的雷电球,滚滚砸向了黎昕。

    黎昕一看情况不妙,脸色变幻了一番。突地弃下邪龙族,朝着众神殿的方向疾射而去。

    几乎同时,那九个被他魂坛夺舍的光明家族的族人,也分成了九个方向逃离。

    “阻止他们!”光明家族的族老叫喊道。

    秦烈一动不动,冷眼看着那九个逃离的光明家族族人,看到他们远离光明家族的领地以后,身形骤然一顿。

    “咻!”

    那些深藏他们血肉内的魂坛,一块块飞出,携带着浓烟的血腥气。半空组合在一块。

    不久后,黎昕的九层魂坛重聚,也向众神殿飞去。

    “秦烈,你为什么……”

    直到这时候,光明家族的族长禹曦,才疑惑地询问。

    在他来看,秦烈似乎并没有尽全力,没有势要斩杀黎昕的决心。

    他感到很费解。

    秦烈神色如常。“血帝黎昕,对我而言是个麻烦。但对烈焰鸢也一样。”

    他看出来了,血帝黎昕已经有了逆反之心,早晚都会不受烈焰鸢所控。

    黎昕那不正常的混乱之血,发展到最后,一定是暴体而亡的下场。

    他不相信烈焰鸢能够解决黎昕的麻烦。

    这一点,黎昕自己也心知肚明。所以才拼命地想要夺取他的完美之血,从而尝试完善自身的血脉。

    关键是,他体内的完美之血,本就是卡斯托尔和烈焰鸢的目标。

    黎昕和他们两个目标一致,将来就是一个变数。或许会因此而站在卡斯托尔和烈焰鸢的对立面。

    “你要不要安抚一下你的族人?”秦烈又道。

    禹曦略显尴尬,身为光明家族现任族长,他没有能够让光明家族团结一致,不管怎么说,责任都在他身上。

    “不用理会他们。”禹曦道。

    “那好。”秦烈点了点头,道:“随我去嗜血家族吧,暗昊他们都在那边。”

    禹曦道:“好。”

    “你们去找烈焰鸢,告诉他发生在光明家族的事情。”秦烈看了一眼邪龙族的族长。

    邪龙族族长无奈点头。

    “走!”

    借助于星空镜的力量,秦烈随手撕裂一道空间缝隙,率先飞入其中。

    那八个不死泰坦,一言不发,也迅速冲入。

    禹曦略一犹豫,随后看向那个最支持烈焰鸢的族老,道:“还请阿叔你能继续保持冷静不乱。”

    话罢,他也飞身射入那道撕裂的空间缝隙,和秦烈一同去了嗜血家族。

    他知道,想要真正抗衡烈焰鸢,秦烈和暗昊等人,需要他掌握的那块光明家族的血肉丰碑。

    一霎后。

    秦烈从光明家族,直接降临到嗜血家族,在暗褐色的天穹下现身。

    他一眼看到,嗜血家族的旷绝,发出震天动地的怒啸,正在对一名浑身燃烧着的火焰战士痛击。

    而被他送入此地的暗昊,烈焰昭和寒澈,并没有插手这一战。

    “那家伙叫烈焰塚,以前和我也算是战友,但他完全信赖烈焰鸢。”在他到来以后,烈焰昭解释道。

    秦烈没有在意嗜血家族的族人,只是深深看着嗜血家族的旷绝,发现此时旷绝已将血肉丰碑融入体内,浑身涌现出的血肉动静,简直如汪洋大海般浩瀚无尽。

    借用了血肉丰碑力量的旷绝,展现出真正的力量,将那个名叫烈焰塚的强者死死压制住。

    附近众多嗜血家族的族人,和光明家族完全不同,那些人都是昂扬着滔天的斗志,并且极其团结。

    嗜血家族内部的意见完全统一,每一个嗜血家族的族老,虽然都已经老态龙钟,可他们没一个真心屈服于烈焰鸢。

    当旷绝表露出,要和暗昊他们合力,逼烈焰鸢下台的想法以后,嗜血家族内部一呼百应。

    这意味着旷绝在家族内部的影响力,要远远强过禹曦。

    仪态潇洒,讲究族规,礼仪族老的禹曦,因为太过于谦和,在掌控家族方面,压根比不上强硬的旷绝。

    “我这里不需要帮手!”

    看到秦烈到来以后,旷绝不满地叫嚷,大喝道:“你们任何人,都不允许插手!这是我和烈焰塚的战斗!”

    暗昊一脸无奈,对秦烈摊开手说道:“如果我们三个加入,战斗,早就该结束了。我们其实不应该在这里,过多的浪费时间的,烈焰鸢才是我们的真正目标。”

    “旷绝这混蛋在浪费我们的时间!”烈焰昭也哼哼道。

    秦烈愕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