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炼狱七君主!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炼狱七君主!

    贯穿八层炼狱的深渊通道中。

    七个体型巨大,每一个都超过七千米的大恶魔,屹立在昏暗的通道内。

    这是炼狱的七君主!

    黄泉炼狱分裂崩碎以后,炼狱的局势发生惊天之变,秦烈通过蚕食格罗姆的领地,令炎日深渊,一跃而成为炎日炼狱。

    秦烈,也在通过深渊古老法则的考验以后,成功得到深渊认可,蜕变为炼狱的第八君主。

    之后,卡斯托尔在天启和烈焰鸢的帮助下,依托冥河重聚躯体,六具分身逐个苏醒。

    卡斯托尔躲过另外六个君主的劫杀,成功由炼狱突围,如今已流窜到上一百层深渊。

    最近一段时间,上面一百层的大恶魔,不时遭到伏击被斩杀。

    这让炼狱的七君主,都知道卡斯托尔正在通过那些大恶魔,在迅速积累力量。

    卡斯托尔的八具分身,离恢复到巅峰之力,已越来越接近。

    炼狱的七君主,都经历过卡斯托尔的那段黑暗时期,在卡斯托尔踏入终极之境,成为深渊之主的那个时代,现在的七君主都被迫听命于卡斯托尔。

    那个时间段,暴躁嗜杀的卡斯托尔,独断独行,掀起了血腥屠杀外域种族的行动。

    最终,几乎所有的域外种族,都联合起来抵抗深渊恶魔。

    御魂大帝也悄悄出手,煽动了当时包括格罗姆在内的八大恶魔君主,加上时空妖灵一族。成功将卡斯托尔斩杀。

    如今的七君主。都参与了当年之事,他们知道卡斯托尔一旦重新成为深渊之主,他们必将被卡斯托尔疯狂报复。

    约秦烈来深渊通道一叙,就是希望联合八君主的力量,再一次斩杀卡斯托尔。

    这次,他们不想再给卡斯托尔一丝机会!

    “炎日君主为何还没来?”

    鬼祭炼狱的恶魔君主,巨大的魔身上。布满了诡异魔纹,他已经等待的有点不耐烦了。

    “炎日君主在神域,似乎……刚刚逼烈焰鸢退让出了神王之位。”九幽君主奥斯顿,和秦烈简单交流了一番,知道了那边的情况,向其他六个君主解释,“可能需要知会神族一番。”

    “哼!他既然得到了深渊古老法则的认可,真正成为了恶魔君主,就不应该和神族多来往!”熔岩炼狱的恶魔君主。身上流淌着岩浆汁水,释放着古怪的硫磺气息,暴躁道:“难道他还想去坐神族的神王宝座?他可是炎日炼狱的恶魔君主,一个恶魔,成为神族的神王,这太荒唐了!”

    “我也觉得荒谬!”霜冻炼狱的恶魔君主。冷笑着。说道:“明明一个没有纯粹恶魔血统的家伙,竟然走了狗屎运,成为了一层炼狱的恶魔君主。我们几个,都是从最低级的小恶魔,历经数百万年的时间,一点点的蜕变进化,跨过了种种难关,才能成为恶魔君主。而他,分明不是我们深渊一族,但是竟然通过窃取深渊血脉。那么容易地就成为了恶魔君主。我真的有点无法接受。”

    “我也是!”鬼祭君主赞同道。

    这六大君主,每一个都历经万险,九死一生才成为恶魔君主。

    而且,他们都用了漫长的时间。

    从他们知道秦烈,到秦烈成为炎日君主,实在是太快了一点。

    快的让他们怀疑,他们是不是太笨了一点?

    不然,秦烈为何连一万年都不到,就成为了恶魔君主?

    九幽君主奥斯顿,站在他们之中,魔瞳古怪地看向他们,说道:“他马上就来,有没有资格成为恶魔君主,我们恐怕都说的不算。”

    “呼!”

    一点幽光,就在七君主之间的幽暗区闪烁而出。

    幽光如一只诡异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突然急剧胀大。

    一霎后,那幽光就膨胀为一个黑洞,从中传来了“嘶嘶”怪啸。

    瘟疫炼狱的恶魔君主,盯着那逐渐成形的黑洞,道:“在深渊通道内和他见面,我看也不是一个好主意。他可是掌握着星空镜的!”

    “的确不是好主意。”奥斯顿嘿嘿笑着,“但是,我们几个以前会面,不都是在此地吗?”

    八大炼狱的君主,以前的每一次真身见面,都是选择深渊通道。

    因为,如果在其中任何一个的炼狱层面,那层炼狱的缔造者,都能获得巨大的力量增幅。

    恶魔,往往又都是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可能大打出手,在自己缔造的炼狱层面的恶魔君主,将会获得巨大的优势。

    就是为了避免这一点,他们的每一次会面,都放在深渊通道。

    这是为了公平。

    只是,秦烈这个新的恶魔君主,和以前所有的恶魔君主都不一样。

    他拿到了时空妖灵一族的星空镜,而时空妖灵一族,这是诞生于深渊通道的奇异生命,在深渊通道内星空镜的力量无比的强大。

    “哧啦!”

    膨胀的黑洞,似被硬生生又撕裂开许多,秦烈蜕变以后的巨大魔身,霍然从中钻出。

    他站在七君主之间,似听到了他们之前的谈话,咧嘴笑道:“怎么?嫌深渊通道不公平,难道你们想要在此地,再验证一下,看我够不够资格和你们并列恶魔君主?”

    “我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奥斯顿哈哈大笑,“别人有没有意见,我就不知道了,也管不着。”

    秦烈一来,除奥斯顿以外的六君主,都突然沉默。

    他们的魔瞳,都绽放出惊人的魔光,齐齐落在秦烈身上。

    他们在审视秦烈的力量。

    “魔身七千米,达到恶魔君主的血肉级别了。”

    “灵魂……动静古怪,有点看不透。”

    “魔身的坚韧强壮程度,也差不多达到了,就不知道对深渊法则的领悟怎样了?”

    “刚刚成为恶魔君主,他对深渊法则的领悟,一定远远不如我们六个。”

    “要不,试一试他的力量?”

    “谁来?”

    六个君主,嘴巴紧闭着,以奇特的血脉秘术暗暗交流着。

    他们六个,悄悄调整着血脉的波动,将奥斯顿都剔除在外了。

    “听说他得到炎魔大人的生命结晶了,那就让我来试试他,看他究竟够不够资格和我们平起平坐!”熔岩炼狱的恶魔君主吼道。

    “炎日君主!我来验证一下你的力量!看看你又什么能耐让我们久等!”

    熔岩君主沉喝一身,在他身上流淌的那些岩浆汁水,陡然化为一条条岩浆长河,如火焰长鞭抽击向秦烈的魔身。

    熔岩君主乃是炼狱老牌的恶魔君主,传言,他以前乃是炎魔之王的麾下,对炎魔之王忠心耿耿。

    炎魔之王修炼出了岔子,走火入魔爆灭以后,熔岩君主一直极力寻找炎魔之王的恶魔心脏。

    他试图复活炎魔之王,让他曾经的主人重返巅峰,继续以深渊之主的身份统治深渊。

    可惜,他始终没有能够找到那块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一直没有能达成所愿。

    在听说秦烈得到了那块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以后,他心中就有了一个结,他幻想能够夺取那块炎魔之王的生命结晶,想办法让炎魔之王再次复活!

    直到现在,他在称呼炎魔之王的时候,都尊称炎魔大人。

    他不认为来历不明的秦烈,真的能掌控他主人炎魔之王的所有力量,所以他主动揽下重任。

    “秦烈,这家伙以前是炎魔之王座下最强的恶魔,成为恶魔君主的时间,比我还要早两百万年,你小心一点。”奥斯顿传讯,“你放心,恶魔八君主都是要脸的,他们一般不会围殴你。只要你能通过熔岩君主,证明你的力量,其它的几个君主,应该也没话可说。只有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他们认为你可以和他们平起平坐了,你以后才能和他们共事。”

    “哦,知道了。”秦烈回应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