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自寻死路!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自寻死路!

    在众魔的眼中,卡斯托尔犹如被层层叠叠的空间给分尸了。

    处在不同方位的大恶魔,看向卡斯托尔的时候,只能看到他肢体的一部分。

    从星空镜折射而出的空间,像世间最为凌厉的锐器,把卡斯托尔切割成一块块。

    “咻咻!”

    千万星辰般的光束,在那不同空间内飞逝着,似在凌迟着卡斯托尔的肉身。

    整个深渊通道的散落能量,还有浩瀚星河内的点点星能,全部汇聚向星空镜。

    星空镜的威力,在深渊通道内完完全全地展现出来,在一点点侵蚀着卡斯托尔的血肉。

    “不行!这样不行!”

    感觉到血肉能量的消耗,卡斯托尔低沉咆哮着,又一次施展恶魔的血肉精变。

    “喀喀!”

    他魔骨和筋脉绞动着,分处不同空间的肢体,又缩小为一个个血肉团。

    缩为一团的血肉,似突然破解了空间的封禁,从不同空间聚集向深渊通道。

    十来团血肉,又相互聚拢着,再一次衍变为新的卡斯托尔!

    新生的卡斯托尔,魔身又矮了一截,变得只有七千米高。

    他身上的血肉能量,经过新一轮的血肉精变以后,又一次大幅度减弱。

    “只有七千米了么?”

    “这样的卡斯托尔,已经不足为惧了!”

    “刚刚,为何秦烈会迟疑不定?”

    奥斯顿等七君主,眼看卡斯托尔通过血肉精变,摆脱了层层空间的封锁,都心存疑惑。

    他们费解,先前秦烈明明可以痛下杀手,为何却始终隐忍不发?

    “嗤!”

    缩小到七千米的卡斯托尔,朝着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黑洞,一头钻了进去。

    事到如今,他也意识到他如果继续向上面一百层深渊进发,恐怕是痴人说梦。

    他乃是深渊恶魔。在上面一百层的深渊,只要能重新获得大恶魔心脏的补充,通过浓郁的深渊魔气,他还是能恢复如初。

    深渊层面。当然是他最好的选择。

    可在秦烈的打击下,他明白他不可能有更好的选择,他只能尽可能逃离深渊通道。

    那许许多多不知名的黑洞,不知通往何处,一定不会有大恶魔的心脏等待他。也未必会有深渊魔气供他恢复。

    可他只能被迫逃离。

    “秦烈!”

    “炎日君主!阻止他!”

    奥斯顿和六君主,一看卡斯托尔试图逃离,都急忙提醒。

    但他们的提醒还是慢了一步。

    卡斯托尔那七千米的魔身,就这么一眨眼功夫,已飞入了一个未知的黑洞。

    他瞬间从深渊通道内消失。

    “卡斯托尔,从今日起,将由深渊除名。”秦烈冷冰冰地说道。

    下一刻,他那九千米的魔身,一把抓住了星空镜,也随后钻入了那未知黑洞。

    七君主和近百个深渊大恶魔。看着卡斯托尔和他先后离开,都愣在原地。

    即使是他们,也不太敢贸然钻入完全未知的黑洞,害怕会遇到无法预知的凶险。

    可他们也没有离开,就在此处深渊通道内,盯着那黑洞,默然等候。

    他们似乎知道,拥有星空镜的秦烈,必然能找到卡斯托尔。

    他们突然坚信,最后胜利的。一定会是秦烈。

    “呼哧!呼哧!”

    卡斯托尔大口喘息着,时而发出不甘心的咆哮,在一个光怪陆离的多彩空间疾驰。

    这个奇异的空间,到处都是一闪而逝的流光。那些流光全部蕴藏着凌厉的力量。

    卡斯托尔在这不知名的空间飞逝时,不慎被一道流光射到腰腹处,他腰腹处立即被洞开了一个血洞口。

    他忍着剧痛,再也不敢乱来,小心谨慎地避让着那些可怕的流光,慌不择路地飞驰着。

    “咻!”

    一点幽芒。陡然在这未知的虚空内闪现。

    幽芒膨胀着,迅速化身为秦烈的魔身,他握着星空镜,观察了一番周边环境,突然咧嘴嘿嘿笑了。

    “地狱无门你偏偏要闯进来!”

    手握着星空镜,他以庞大的灵魂意识感知了一番,蓦地化为一道光影消失。

    数秒后,他瞬间就在卡斯托尔的前方浮现。

    “此地是虚空乱流地,乃是空间的夹层,你闯入此地简直就是找死!”

    手持星空镜的他,怪笑着望向卡斯托尔,心神一动,突然道:“或许,冥冥之中早有注定,你斩杀了时空妖灵一族的族长,注定你要灭亡于此。此地,只有真正精通空间力量奥义的强者,才能长时间逗留。除此之外,连我的父亲在此地,都会被迷失,找不出重回星河的秘境之门。而我,则拥有着星空镜,我永远不会在此迷失。”

    “因为星空镜就是虚空乱流的指南针!”

    “嘿嘿!”

    秦烈狞笑着,种种血脉力量轰然爆发,漫天的雷霆闪电,如交织的电雨率先轰出。

    之后,乃是一簇簇蕴藏着毁灭力量奥义的火焰。

    再往后,则是寒冰之力凝结的千万冰刃。

    血脉的腐蚀力量,灵魂禁锢,金锐力量,星空之力,血魂大法,无数的血脉秘术和力量奥义,都疯狂爆发!

    霎那间,从秦烈的体内,飞出了千万流光和无数的血线。

    许许多多的血脉和力量,交织成密密麻麻的法则奥义,犹如连绵不绝的雨线,将卡斯托尔淹没。

    炎日炼狱,乃是他一手缔造的,在那儿他如果尽情释放力量,可能让炎日炼狱都遭受巨大的损伤。

    因此,他没有在炎日炼狱尽全力。

    深渊通道,不但是时空妖灵一族的诞生地,还是无数虚空域界的中转站。

    在那儿毫无顾忌地动手,可能造成无数的时空错位,导致时间都往前或着往后推移。

    这让他还是不敢全力出手。

    可虚空乱流地不同,这乃是世间最荒芜偏僻冷寂之地,不但没生命存在,也没有既定的法则力量。

    他可以尽情出手还不用担心对天地造成影响。

    “现在,就让你真正见识一下我的完美之血!”

    千千万万的光束,混杂着不同种族的血脉力量,烙印着法则秘术,交织成缜密无缝的巨网,几乎瞬间就罩住了卡斯托尔。

    在那蕴藏着数十种不同法则和血脉力量奥义的巨网之下,卡斯托尔七千米的魔身,瞬间就满目疮痍,多出了无数的血洞和伤口。

    似乎只是一下子,卡斯托尔的魔身,就又缩小了一截。

    “我的主魂!我的主魂为何没有动静!我需要主魂的力量!”卡斯托尔厉声尖啸。

    可惜,不论他如何的呼喊,他的主魂都没有一丝的动静。

    他八个分魂合力,也不能感受到主魂的位置,就连让主魂脱离秦烈的魂坛,回归魔身都不能。

    卡斯托尔发出了声声绝望的哀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