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一个传言!

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一个传言!

    擎天城。

    “烈焰鸢似乎死了?”

    姬家的老家主姬旦,与华天穹、冰帝、炎帝等人,找到了秦山和秦浩,眼神有些复杂。

    “星河深处,众多火焰爆裂之地,都发生了异变。”炎帝思索着,缓缓说道:“我也修炼火焰之力,以我来看,除非是烈焰鸢试图跨入终极之境,不然不太可能产生如此巨大的异变。”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据说,异变……只持续了很短时间。之后,那些飞入虚空乱流地的火焰之能,又纷纷归来。”

    “这意味着烈焰鸢的突破失败了。”

    殿内,灵域人族的那些巅峰强者,都沉默不语。

    秦山同样眉头紧皱着。

    “外面,有一个传言,也不知是真是假。”姬旦直视着秦山,道:“传言,是秦烈斩杀了烈焰鸢,而秦烈……似乎乃新生的御魂大帝?秦老弟,关于这个传言,你怎么看?”

    炎帝、冰帝和华天穹,都齐齐看向了秦山。

    秦山嘴角满是苦涩。

    因为秦烈的存在,灵域俨然成为了星河的中心,每天都有大量的域外强者进进出出。

    也是如此,灵域的那些强者,对发生在星河内的大事,都有着敏锐的洞察力。

    那个传言……他自然也有耳闻。

    秦烈就是新生的御魂大帝?

    秦山轻轻摇头。感情上难以接受,可他深知秦烈乃是秦家唯一能融合镇魂珠的异类,也知道秦烈有魂之始祖的灵魂气息。

    而魂之始祖。乃御魂大帝的第一子。

    秦烈能屡屡创造奇迹,即便是他,仔细想来也觉得不可思议。

    种种异常和奇迹,有时候真的难以解释,但……如果秦烈真是御魂大帝的话,所有的疑惑和费解,就全部都有了答案。

    虽然不愿意相信。可理智告诉他,那个传言……很可能就是事实。

    他的孙儿。真的就是魂族御魂大帝的话,那他该如何看待秦烈?

    一旦秦烈完全觉醒,知道自己是谁了,又会如何对待灵域和他们的秦家人?

    那时。秦烈还会尽心尽力地帮助灵域和秦家吗?

    还会将他这个爷爷放在心上?

    “这件事,我想,我们应该询问一下秦烈本人。”冰帝沉吟了一会儿,面色沉郁地说道:“不管如何,我们要知道一个真实的答案他究竟是谁?我们也要知道,他在明白自己的身份以后,会如何对待灵域和我们!”

    “确实是这样。”姬旦满脸都是苦笑,“我们灵域能发展到这样,都归功于他。他可以造就灵域,也可以轻易摧毁我们的一切。”

    “秦烈人在何处?”炎帝问道。

    “最近的那个暗魂兽分身,如今在暴乱之地。”秦山道。

    “秦老弟。还请唤秦烈来此一聚,我们需要一个答案。”姬旦认真道。

    秦山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好吧。”

    他于是传讯宋婷玉。

    不久后。

    “你们找我?”秦烈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一霎后,他以人形的模样。出现于秦家的大殿,饶有兴趣地望着那些神色复杂的众人。

    包括他的爷爷秦山。和他的父亲秦浩。

    “那个……”

    在他到来后,就算是秦山,讲话的时候,都觉得声音有些艰涩无力。

    “爷爷,有什么想问的,你尽管问,我必将毫无保留的解惑。”秦烈真诚道。

    听到秦烈还喊他爷爷,不知为何,秦山感觉轻松了一点。

    “小烈,外面有传言,说你击杀了烈焰鸢,说你……乃是新生的御魂大帝,你自己是什么感觉?”秦山佯装镇定地问道。

    殿内,所有人的目光,又齐齐聚集到秦烈的身上。

    在众人的注视下,秦烈很坦然地说道:“没错,我就是重获新生的御魂大帝。”

    此言一出,秦家大殿的所有人族强者,瞬间都沉默了。

    殿内只剩下每一个人的沉重呼吸声。

    “竟然,竟然是真的……”冰帝嘴皮子微颤,死死盯着秦烈,道:“那你,那你既然是魂族的御魂大帝,以后……会如何对待灵域,会如何来看待我们?”

    秦山深吸一口气,脸色挣扎,语气却无比平静,“以后,以后……”

    故作平静的他,话到后来,声音还是颤抖了起来,无法继续下去。

    “我既是以前的御魂大帝,也是新生的秦烈,在我的眼中,您,永远都是我的爷爷。”秦烈神情肃然,道:“诸位,在我的眼中,也永远都是长辈!而灵域,也会是我家园,这一点永远不会变!我希望大家忽略以前那个自号御魂大帝的我,请大家依然将我视为秦烈。因为在我来看,新生的,有血有肉的秦烈,才是真正的我。”

    “而不是那个没有感情,只有责任的御魂大帝。”

    “我永远都是你们所熟知的那个秦烈!”

    “好,好,好!”秦山激动道。

    炎帝喝道:“秦烈,如果以后灵域众生和魂族战斗了,你将会站在哪一边?”

    “有我在,灵域众生和魂族永远不可能发生不死不休的争斗,除非我死了。”秦烈保证。

    听到他的承诺,殿内的众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请大家和以前一样对待我。”秦烈诚恳道。

    “我们,尽量吧。”冰帝苦笑,摇了摇头,感叹道:“一想到你竟然乃千万年来的星河第一人,我就,我就有点发虚。”

    “还真是怪异啊。”炎帝也感慨不已,“我们这些家伙,竟然看着御魂大帝重新成长,再一次攀上星河的巅峰,还真是幸运。”

    “哈哈,能成为御魂大帝的爷爷,我也无憾了。”秦山似放下了心结,突然大笑了起来。

    “大变将至,我有预感阴影生命很快就会有大动作,到时,平静许久的星河,必将再次大乱。”秦烈面色深沉,道:“我感觉到,这一次阴影生命的动作,必然超乎我们的意料。”

    “咻咻!”

    就在此时,陈霖和缪怡姿两人,急匆匆由外面飞逝而来。

    “老家主,我,我感觉到……”陈霖语无伦次道。

    “怎么啦?”秦山奇道。

    “师傅的气息,我们感觉到了师傅的气息,师傅回来了!”缪怡姿激动道。

    “什么?”秦山骇然。

    “噼里啪啦!”

    远方天穹,电闪雷鸣,一个身形魁梧的老人,霍然从一道撕裂的空间缝隙钻出。

    “终于回归灵域了!”老人纵声狂笑。

    “雷帝!是雷帝那家伙!”炎帝尖叫道。

    陈霖、缪怡姿的师傅商牟,早年深陷于一道充满烬灭之光的空间缝隙,再没有消息。

    雷帝,也在返回灵域时,不慎坠落于阴影暗界,就此消失。

    这两人,在这个敏感的时候,突然间回归,令秦烈顿时心生警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