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一十七章 最后生机

第五百一十七章 最后生机

    在刑部,都察院和大理寺三位主官的恭送下,秦堪缓缓走出刑部大堂。

    大堂外,无数官员和百姓静静地看着他,不知是谁带头,所有人动作一致朝秦堪跪下。

    “侯爷刑堂定罪国贼,为大明千万大臣百姓伸张冤屈,侯爷名垂青史,壮哉!”

    秦堪脚步一顿,心中哭笑不得。

    刚才审案的过程其实完全是硬扣帽子,尽管这些帽子大多数都确有其事,实则全无严谨,刘瑾一条都没认,是秦堪自己强势将这些罪名定下,若换了别人主审,恐怕今rì刑部大堂会陷入僵局,毕竟刘瑾荼毒朝堂两年,没死之前余威仍在,敢对刘瑾用刑且强势定下刘瑾三十款大罪,七十款小罪者,举世唯秦侯爷有这种魄力了。

    堂外这些饱受刘瑾压迫残害的官员和百姓对秦堪这一跪委实是真心实意,秦堪今rì倒是无意中为自己挣到了极大的名望。

    秦侯爷审案过程如何粗鲁蛮横已不重要,刘瑾如何死不认罪也不重要,这些罪名里面几款是真几款是假更不重要,重要的是刘瑾已被秦侯爷强势坐实了这些罪名,它意味着一柄加颈的钢刀已架在刘瑾的脖子上,这个祸害天下两年的权阉终于得到了他该有的下场。

    客气地请官员和百姓起身,秦堪举步走进官轿,在无数人感激的目光注视下,官轿晃晃悠悠回府,没过多久,丁顺很快跟上了秦堪的轿子。

    轿帘内,传来秦堪淡淡的问话声。

    “刘瑾后来没说什么了吧?”

    “侯爷放心,属下保证刘瑾再也说不出什么了,会审已毕,供词已送入宫里,不出意外的话,很快陛下就会下旨处置刘瑾,刘瑾怎么个死法属下不知,不过可以肯定,刘瑾死定了。”

    秦堪叹了口气:“很好,也不枉我向陛下求来旨意亲自主审刘瑾,若非我审他,这三十款大罪里面有几款若被刘瑾抖落出来,对我来说不大不小也是一桩麻烦,刘瑾倒了,多少大臣都指望着我和他一起倒下去,我怎能如他们的意?”

    丁顺笑道:“侯爷说得是,刘瑾有几款罪名可不正是侯爷设计的,若这阉货铁了心要拉侯爷垫背,抖落点东西出来,朝中那些大臣绝不会放过侯爷的,刚才属下眼疾手快,几下把刘瑾抽昏了,怕的就是这个。”

    秦堪赞许道:“虽说做大事不拘小节,毕竟我也落了话柄,丁顺,你做得不错,过了今rì,我们才算是绝了后患。”

    “刘瑾死了,侯爷的抱负亦可徐徐图之,再无阻碍了。”

    秦堪叹道:“哪会这么简单,刘瑾死了,剩下的阻力亦不可小觑,大明的文官有时候讨厌起来比刘瑾更该杀。”

    山yīn侯主审,三司辅审,刘瑾三十款大罪,七十款小罪已被定下,供词入豹房,朱厚照坐在龙案前呆呆出神,那一款款触目惊心的罪名分外刺眼,朱厚照独自大哭了一场,哭完后咬了咬牙,提起朱笔在最后题了六个字“勿复奏,凌迟之”。

    小宦官捧着阎王生死簿一般小心地将朱厚照的最后决定紧急送进刑部。

    刘瑾即将被凌迟!

    这个消息马上传遍京师,无数臣民拍手称快,喜极而泣。许多人家门口大放炮竹,人人开怀大笑,可这些开怀大笑的人却纷纷披麻戴孝,京师城内的气氛顿时变得非常诡异。

    这些披麻戴孝的人不能不笑,他们许多都是被刘瑾害死的大臣家人,刘瑾倒台,他们足堪告慰英灵。

    …………

    …………

    皇宫内一座偏僻脏乱的宫殿被充作临时内狱,宫殿四周厂卫人马林立,包括殿顶都布置着好几排机弩强弓,内外一派剑拔弩张景象。

    这里关押着大明最大的权阉,刘瑾。

    这位人犯可谓重犯中的重犯,包括秦堪在内,满朝文武对他的生死可谓关心至极,刘瑾不死,许多人寝不安宁,食不下咽。

    一名拎着食盒的锦衣校尉走进殿内,守在门口的锦衣卫,东西厂番子仔细验过他的腰牌,又用银针将食盒内的馒头窝头测了又测,确定无毒后才挥手放他进去。

    校尉不满地咕哝了几声,虽说如今锦衣卫和东西厂三者之间关系异常融洽,正处于蜜里调油般的蜜月期,然而毕竟以前的恩怨还在,校尉和番子之间多少都有些瞧不顺眼。

    进了这座几乎已算是废弃的宫殿,校尉将食盒打开,毫不客气地大声喝道:“刘瑾,吃饭了,赶紧吃吧,能吃一顿算一顿了……”

    说完将两个馒头喂狗似的扔进了牢笼中,馒头掉落地上,沾满了尘土。

    刘瑾对馒头正眼都没瞧一下,听到校尉的话却浑身震了一下,穿着潦倒破败的囚衣,艰难地扭过身来。

    “这位……小哥,你刚才说,说……能吃一顿算一顿,此言何意?”不可一世的刘瑾如今说话也客气多了,可谓礼贤下士。

    校尉冷笑道:“陛下已下旨,两rì后西城菜市口将你凌迟,你说你在阳世还能吃几顿?”

    刘瑾浑身剧烈颤抖,不敢置信地看着校尉,呆楞许久,尖声嚎啕大哭起来。

    校尉鄙夷地瞟了他一眼,扭头便待离开。

    “小哥……这位小哥,借一步说话,求你了……”刘瑾忽然叫住了他,哀哀求恳之态可笑亦可怜。

    校尉脚步一顿:“何事?”

    刘瑾满脸挂着泪水,惶然左右瞧了瞧,压低了声音哽咽道:“不瞒这位小哥,我在京师东城还有一座小宅子,宅子的后院埋了二百万两银子,这座宅子和埋的银子相信官府还没查出来,小哥行走禁宫,若肯找到内库总管马永成,叫他帮我向皇上传个话儿,宅子和二百万两银子全部奉送,如何?”

    校尉一楞,接着忙不迭摇头:“你这阉奴发疯了?你的案子已是铁案,还想着翻案不成?此事绝不可为,你还是收拾收拾准备上路吧。”

    “小哥,小哥留步!”刘瑾双手死死握着牢门,仿佛握住那一丝仅剩的生机,压低了声音凄厉低吼道:“小哥,二百万两银子啊!你知道堆起来有多少吗?小哥,你十辈子能挣这些银子吗?”

    校尉停步,小心地瞧了瞧外面森严的守备,犹豫踯躅许久,咬牙问道:“……只需要找到马总管传一句话,你的宅子和银子都归我?”

    刘瑾狂喜:“我说话算话,愿发毒誓,若我刘瑾不践今rì之诺,管教我生生世世沦入畜道,被千万人骑踏!”,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