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功利动心

第五百一十八章 功利动心

    面对这个卑贱的平rì里刘瑾连正眼都不愿瞧的普通校尉,今rì却卑躬屈膝地哀求他帮忙,甚至不惜指天画地发毒誓。

    贪yù作祟心动不已的校尉见赫赫大明内相居然在他面前如一条老狗般摇尾乞怜,校尉只觉得一股酣畅之气遍布全身,一种小人物忽然间驾凌世间巅峰的感觉油然而生,校尉不由哈哈笑了两声。

    刘瑾站在牢门内,一如在朱厚照面前时一样垂首躬身,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可谓能屈能伸,不仅不介意校尉张狂的笑声,反而谄媚地陪着笑,哪怕身上仍时时传来受刑后钻心的疼痛,刘瑾的笑容依然那么的真诚卑微,仿佛自己的命运掌握在校尉手中一般。

    财帛动人心,校尉动心了。

    “你们太监发的誓我信不过……”虽已动心,校尉还是嘿嘿冷笑:“反正你是将死之人,死便死了,若回过头你把我卖了,我死得多冤。”

    刘瑾正sè道:“这位小哥,恕我说话难听,我以两百万两银子为代价,就是为了出卖一个锦衣卫校尉,换了是你,你肯出这个代价吗?”

    校尉顿时从刚才志得意满的情绪出回过神来,想想也是,谁以两百万两银子为代价出卖他,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了,说到底,这两百万两是刘瑾的买命钱呐。

    沉默着犹豫许久,殿外森严的厂卫人马来回巡梭,不时有人探进头来看一眼里面的状况,见刘瑾仍在牢中,手里装模作样拿着一个馒头,似乎正在用食的样子,探进来的头又很快缩回去。

    终于,校尉一咬牙:“若只是要我去向马总管带句话。这个忙我帮了!你的银子埋在哪里?告诉我。”

    刘瑾笑道:“这位小哥恕罪,不是我不相信你,就像民间做买卖一样,凡事讲究个一手钱一手货,等你给马总管传完话,请马总管留个印玺为证,我再把藏银之所告诉你,放心,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绝不会恩将仇报的,想必你也知道,厂卫从我宅里搜出黄金数百万两,白银数千万两,这么大一笔钱都没了。我还在乎区区二百万两吗?”

    “你要我传什么话?”

    刘瑾想了想,从白sè的囚衣上撕下一块白布,横下心咬破右手食指,殷红的鲜血在白布上写下一个大大的“冤”字,看起来触目惊心,深受震撼。

    “把这块白布交给马总管,请他在两rì内寻个时机递给皇上。若他不敢递,你再帮我转告他一句话,你告诉他,杂家若真垮了。你马永成尚能活几rì?岂不知‘唇亡齿寒’耶?”

    校尉心跳得很快,尽管身份低微,可他却不是傻子,深知自己在做着一件怎样要命又逆天的事情。这件事若做成,可是逆转了朝局啊。若陛下心软饶了刘瑾,来rì何愁刘瑾不会卷土重来,东山再起?那时他凭着今rì救命之恩,怎会没有一个好前程?至不济也可拿了两百万两银子远走高飞,做一世太平富家翁,总比在锦衣卫里苦熬出身,每月就那么仨瓜俩枣紧巴巴过rì子强多了吧……

    想到这里,校尉狠狠一咬牙:“好,这事我干了!你……还望刘公公千万莫忘了答应小人的承诺。”

    情知刘瑾有可能活下去继续呼风唤雨,校尉的姿态也放低了不少。

    刘瑾笑了:“杂家若能逃过此劫,小哥必随杂家飞黄腾达,将来封侯列公亦不在话下。”

    ******************************************************************

    校尉拎着食盒走出殿门,步履虽仍然沉稳,但心跳却急促了许多,从他答应刘瑾传话的那一刻起,他的脑袋已拴在裤腰带上。

    富贵险中求,按部就班过完一生,到老最多只能做到总旗,祖坟若能偶尔冒一缕青烟的话,说不定也能当个百户,可若刘瑾这回不死,他的前程……真正是不可限量啊。

    怀里揣着刘瑾的血书,努力压抑疯狂的心跳,校尉和平常一样若无其事地朝守在门口的同僚打了声招呼,笑呵呵地往宫外走去。

    皇宫很大,关押刘瑾的宫殿只不过在外围,校尉拐过几个弯,正暗暗松了口气,冷不丁却听到身后一道冷冷的声音。

    “刚才在内狱里面,刘瑾和你说了什么?”

    校尉大惊失sè,猛地扭头,却见一名锦衣卫百户模样的人冷冷盯着他。

    校尉急忙挤出笑脸施礼:“原来是钱百户,小的……”

    “不要跟我废话,刚才刘瑾和你说了什么?”

    “钱百户莫拿属下玩笑,属下一介校尉,刘瑾又是人人痛骂的阉贼,我和他哪有话可说……”

    锵!

    一柄雪亮的钢刀架在校尉的脖子上,由于力度分寸拿捏准,锋利的刀刃顿时在校尉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

    “钱百户饶命!属下错了,饶命……”

    钱百户的目光像一条盯住了猎物的毒蛇,冷笑道:“往常你进牢里给刘瑾送食,不出一柱香时辰便能出来,今rì竟逗留了小半个时辰,刚才我独自凑近殿门听了一下,里面传来说话声,而你出了殿门后便步履急促,脸sè异常,这些征兆我若还未发现其中有鬼,那就是我眼瞎了,我好奇的是,你跟那个马上要被凌迟的老阉贼有什么话可聊,能说说吗?”

    “钱百户饶命,属下真的只是跟刘瑾随便拉了拉家常……”

    “你不说实话没关系,我若搜了你身发现有什么不该有的物事……呵呵,一个通敌的罪名怕是少不了的,南镇抚司三刀六洞的刑罚,说不定你命硬能挺过去……”

    校尉脸都白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才做了不到一个时辰的飞黄腾达梦,这么快便梦醒了,此时若还不识相,恐怕自己的命今rì就要交代在这里。

    校尉当机立断朝钱百户跪下,并且马上从怀里掏出了刘瑾的血书。

    “钱百户饶命,刚才刘瑾许我二百万两银子的好处,求我给内库总管马永成带一句话,并请马总管将这血书递给陛下,刘瑾只求一条活路,然而属下锦衣卫出身,怎会与秦侯爷的生死大敌勾结?适才出殿之后,属下正打算将血书交给北镇抚司,请秦侯爷定夺……”

    钱百户眼皮跳了跳。

    所谓请侯爷定夺之类的话,钱百户打死也不信的,校尉必然跟刘瑾达成了交易。若眼前这该死的家伙真把血书传到皇上手里,皇上念及多年情分,说不准还真会赦了刘瑾死罪,那时秦侯爷必然震怒,锦衣卫侦缉本事天下无双,查到这作死的校尉不打紧,今rì值守内狱的大伙儿恐怕都会遭受池鱼之灾……

    斜眼怒视跪在地上的校尉一眼,钱百户心中充满了愤怒,愚蠢的人啊,你以为你拿了这两百万两银子有命花么?刘瑾纵被陛下饶过一命,从此必然失势,他能保住你么?

    钱百户一手仍将刀架在校尉脖子上,另一手展开血书,一个斗大的“冤”字触目惊心。

    钱百户冷笑数声,眼中厉芒一闪,刀光掠过,校尉脖子上顿时血如喷泉般涌出来,浑身抽搐几下,命绝倒地。

    钱百户看着手中的血书,喃喃道:“确实是个能让人飞黄腾达的好东西,不过你找错了方向……”

    收起血书,看也不看地上死去的校尉一眼,钱百户急匆匆朝北镇抚司赶去。

    …………

    …………

    北镇抚司第三进的后院主厢房。

    这间屋子便是秦堪办公的地方,屋内的布置很素雅,几幅朱厚照赐下的前朝名人字画,几只摆设用的官窑瓷瓶,书案上显得有些凌乱,全是大明境内各地锦衣卫传来的各种情报和事件,经过汇总后放在秦堪桌上需要由他亲自批阅处置的情报,竟厚达数尺。

    此刻秦堪神情冷凝,表情震怒,他的面前跪着那位刚杀了人的锦衣卫钱百户,书案上还端正放着刘瑾的血书,斗大的“冤”字令秦堪眼睛有些刺痛。

    钱百户恭敬将事情说完,便一直保持躬腰垂首的姿势,一句废话都没有多说,静静等待侯爷发话。

    秦堪确实很生气,如此森严的防备居然还是让刘瑾找到了漏洞,包括锦衣卫在内,所有人似乎都觉得刘瑾已倒,所以麻痹大意了。

    若非眼前这个姓钱的百户多留了个心眼,刘瑾恐怕真会逃出生天,那时麻烦可就大了……

    不过这姓钱的家伙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人,锦衣卫里的自家兄弟说杀便杀,可见是个心狠手辣之辈。

    秦堪淡淡扫他一眼,道:“这件事除了你和那个校尉,还有谁知道?”

    钱百户恭敬道:“只有属下二人和刘瑾知道,那个校尉胆敢通敌,被属下识破后又yù图反抗,属下一时心急,便将他杀了,请侯爷恕罪。”

    秦堪温和笑道:“你明明立了功,却说什么恕罪,倒是个会说话的伶俐人。”

    “属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锦衣卫京师东城千户所麾下百户,钱宁。”

    ******************************************************************

    ps:还有一更……,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