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平叛人选

第五百二十二章 平叛人选

    大雨连下了三天,京师护城河的河水涨了三尺,工部不得不调遣官员工匠民夫连夜加固河堤,这次令出于内阁和工部,中间却再无司礼监的影子。

    朝堂的大清洗还没结束,刘瑾辉煌鼎盛时,攀附他的党羽几乎占了朝堂半数,这些人毫无疑问地上了厂卫的黑名单,按图索骥之下党羽们除了安排后事惶然等着厂卫驾帖临门外,别无选择。

    相比朝堂清洗,戴义和谷大用对宫中的清洗则要残酷得多,对外廷大臣,戴义和谷大用或许要顾忌内阁和都察院的面子,不敢牵连太广,更不敢将外廷大臣得罪得太厉害。然而对群龙无首的宫中太监,戴义和谷大用仿佛将两年来受的委屈全发泄在他们身上,数rì之内,所有跟刘瑾有关的大太监小宦官全数被拿,下狱之后遭受的酷刑更是惨绝人寰,宫中太监受刘瑾案牵连者多达二千余人,除了极少数动用了一生积蓄或关系逃得xìng命,被赶到凤阳守陵外,余者尽皆受尽酷刑折磨而死。

    连绵yīn雨连下了三rì,菜市口的血腥味却依然没有消除,卵石垒成的行刑石台地面上,一丝丝的暗红sè的血迹被雨水冲刷,官员百姓经过此地皆骇然绕道而走,只因坊间又有了谣言,谓刘瑾乃凶神下凡,死后必化为厉鬼索命,而且为了报复人间,大明未来十年内必战祸不断,兵灾肆虐,这是送走这尊凶神必须付出的代价云云……

    山yīn侯府。

    秦堪望着yīn沉的灰sè天空,嘴角一抹轻蔑的冷笑。

    “凶神下凡?还报复人间?太看得起刘瑾了吧,这死太监活着时也只是抱着陛下的大腿为非作歹,标准的小人一个,死后有这么大本事么?”

    一旁的丁顺显然气愤多了,一脸被抢了高级职称似的屈辱表情:“就是,凶神之称明明是侯爷的,凭什么又给刘瑾当了?简直欺人太甚!世上哪有那么多凶神……”

    秦堪斜睨了他一眼:“丁顺啊,你这显然不是夸我吧?大丈夫立于世间,该争的一定要争,不该争的别乱伸手,凶神这个称号便属于不该争的范围,别跟个收破烂似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自己身上揽。”

    丁顺干笑道:“是是是,属下错了……”

    顿了顿,丁顺又道:“侯爷,刘瑾死了,活活被剐了三天,一共被割了三千三百五十七刀才断气,这老阉货真狠啊,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据说临死还扭着头看着豹房方向,还在等陛下的赦令,直到最后情知自己已只剩了副骷髅架子活不成了他才放弃,临死前说了一句话,只有隔得他最近的刽子手才听到……”

    秦堪眉头皱得很深,道:“他说了什么?”

    丁顺舔了舔干枯的嘴唇,道:“他说,‘你们都看错了,我大明有jiān佞,但绝不是我,jiān佞另有其人……’”

    “刘瑾说这话什么意思?”

    丁顺轻蔑笑道:“谁知道呢,或许疼得太厉害,胡言乱语吧。以属下看,刘瑾倒没说错,朝堂的文官还真没几个好东西,难保里面不会出一个祸国的大jiān佞。”

    秦堪摇摇头,叹道:“罢了,人死如灯灭,恩怨俱消,好歹我与刘瑾相识一场,你去把他的骸骨收了,给他简单垒个坟吧……”

    丁顺苦笑道:“侯爷,刘瑾的骸骨可不好收啊……他被剐的那三天,一共割下三千多块肉,全被京师官员百姓花银子买去了……”

    秦堪愕然:“他们买刘瑾的肉做什么?”

    “刘瑾害了太多人,结下太多仇怨,他当权之时天下人不敢拿他怎样,一朝失势被诛,满天下不知有多少人等着生啖其肉,属下真没想到,百姓恨一个人竟然会恨到这般地步,当时法场上无数人当着尚余一口气的刘瑾的面,将其剐下来的肉争而买之,那场面委实触目惊心……”

    秦堪呆了半晌,接着苦笑道:“罢了,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是刘瑾该得的下场,多少也算偿还了一点今世的罪业吧。”

    见秦堪情绪不怎么高,丁顺犹豫半晌,该禀报的还是要禀报。

    “侯爷,霸州唐子禾和张茂的反军声势越闹越大了,十rì前占了霸州后,唐子禾马上挥兵东进,又占了河间府,大军直指真定,陛下和内阁大为震怒,内阁廷议之后,决定调宣府副总兵,弘治十七年甲子科武状元许泰领兵平叛……”

    秦堪的脸上愈发yīn沉了,这个女人越来越过分了,她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思?难道真想打进京师当女皇帝吗?

    丁顺看着秦堪yīn沉的脸sè,小心翼翼道:“侯爷,以属下看,霸州之乱还需侯爷亲自领兵平定才是,唐子禾的手段咱们在天津时都见识过,估摸许泰可能不是她的对手,天下唯有侯爷能对付她,只是属下想不通,为何内阁廷议后却只派个宣府副总兵领兵……”

    秦堪叹道:“朝廷有朝廷的考虑,平叛人选多半是李东阳的主张,最近京师朝堂被清洗,正是上下人心惶惶的时候,保不齐会发生什么事,此时需要一个镇得住厂卫的人坐镇,既要达到清洗的目的,又不能放任厂卫将事态扩大而致牵连甚广,洪武年时的胡惟庸,蓝玉两案便是前车之鉴,所以我这段时间不能出京,内阁两位大学士大抵便是这么考虑的。”

    “侯爷,恕属下直言,李东阳这还真是拿您当成了凶神啊……”

    ******************************************************************

    内阁既已定下了平叛人选,秦堪自然不能多说什么,况且他对平叛也没什么兴趣,更不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唐子禾,当初二人曾在天津发生过的一幕幕小暧昧,如今随着各自立场尖锐对立,似乎已成了不可追忆的往事。

    刘瑾死了,秦堪的心思也渐渐转移到对未来的谋划上,这几年跟不同的敌人,用不同的手段斗来斗去,说到底,秦堪也只是想为自己的抱负扫清障碍,将来能够少一些掣肘,多几分胜算。

    正与丁顺商议着要不要在辽东再设两个锦衣卫千户所,用来刺探北方鞑子的军情和各部落对黄金家族可汗伯颜猛可的忠诚等等事宜,唐寅神情缥缈如一缕幽魂般飘出来,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秦堪和丁顺背后……

    “我遇到了一位女子……”

    徒然的一句话如同九幽冥府里吹出的一股yīn风,秦堪猝不及防吓得脚下一软,丁顺二话不说闪电般拔刀往后一劈……

    “住手!”秦堪厉声大喝,丁顺的刀离唐寅脑门两寸处堪堪停下。

    待丁顺看清背后的人是唐寅后,顾不得他是侯爷的知交好友,一脸后怕的他呆了片刻,接着勃然大怒:“你这酸书生是不是有病?敢在侯爷背后吓人,嫌命长了说一声,老子送你一程!”

    秦堪被唐寅吓了这么一下,脸sè也有些发白,憋着一肚子火上下打量了唐寅一眼,冷冷道:“你刚才怎么冒出来的?走路没声没响,你是飘出来的吗?”

    唐寅呆呆地看了一眼脚下,用一种看白痴般的目光瞟了一下秦堪,道:“当然是走出来的,我有腿有脚,干嘛要飘?”

    “丁顺……”秦堪朝丁顺使了个眼sè。

    丁顺会意,粗鲁地将唐寅拉到前堂外的院子里,仔细看了看他脚下,又粗鲁地将他拉回秦堪身前。

    “侯爷,属下瞧过了,有影子,不是鬼。”

    秦堪立马做出一副刚见到唐寅的样子,拱手笑道:“原来是伯虎兄来了,伯虎兄不声不响平地冒出来,我还以为你已被人弄死,冤魂飘到我这里告状了呢……”

    唐寅神情缥缈的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细细思量许久,肯定地看着秦堪:“……这不是一句好话。”

    “伯虎兄多心了,你刚才冒出来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唐寅又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道:“我遇到了一位女子……”

    “是她教你飘着走路的?”

    “不是,我遇到了一位让我动心的女子……”

    “哪家青楼的花魁姑娘?”秦堪笑着问了一句,接着神情充满了戒备:“你不会是想找我借银子给她赎身吧?伯虎兄,朋友之间谈钱就伤感情了……”

    “不,她是良家女子……”

    秦堪恍然:“恭喜唐兄找到了人生第二chūn,所以伯虎兄今rì是来给我送喜帖的?”

    唐寅苦涩道:“她从头到尾没拿正眼瞧过我,喜帖从何而来?”

    秦堪明显跟不上唐寅的思维,呆楞半晌试探着道:“如此,你今rì来找我是为了……”

    唐寅失去神采的目光忽然变得灼热:“听说秦贤弟对付女人甚有办法,愚兄特来求助,麻烦贤弟帮我接近那位女子,让她对我生出好感,渐萌爱意,最后点头答应与我成亲,一切有劳贤弟,我在洞房等你……”

    秦堪和丁顺目瞪口呆:“…………”

    秦堪忽然替唐寅总结出了上次婚姻失败的教训,不仅仅是穷,人贱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

    PS:还有一更……(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