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情敌相见

第五百二十七章 情敌相见

    唐寅有点书呆气,但他并不傻,顿时察觉秦堪出的主意很不靠谱,于是横了秦堪一眼,垂头深深叹了口气,神情尽显落寞。

    未多时,刘良女打了一角酒过来,又端了四样小菜,装菜的陶碟看起来粗鄙,但里面的菜sè却很jīng致,显然花了心思的。

    笑吟吟的刘良女将酒菜放下,又朝三人蹲身一福,转身便待走开继续忙碌。

    秦堪看着唐寅怅然若失的模样,他也叹了口气,不管自己觉得这二人怎样不相配,但唐寅终归是自己的朋友。随着身份地位rì渐高升,秦堪在这世上的朋友委实不多了,朋友中意的姑娘,自己必须要为他尽点心力。

    “秦贤弟……”唐寅的目光带着乞求。

    秦堪叹道:“君子追求窈窕淑女之前,没人告诉你先哄好未来的老丈人吗?”

    唐寅愕然:“你当初和弟妹在一起难道也是先哄老丈人?”

    “那是自然,我老丈人被我一哄,高兴得跟什么似的……”

    唐寅呆呆道:“可我为何听说你老丈人并不喜你,恨不得将你除之而后快……”

    杜嫣受不了了,狠狠一掐秦堪腰间软肉,翻着白眼嗔道:“当然不喜,谁见过一脚把老丈人踹下马车的女婿?亏你好意思教别人哄老丈人。”

    唐寅惊愕道:“真的?”

    秦堪正sè道:“那是个意外,大部分时候我对老丈人都是很客气的,而且大部分时候老丈人也很喜欢我,曾不止一次公开说过要把遗产留给我……”

    杜嫣气笑了,不停地捶着他:“你还说!你还说!损完唐寅损我爹,你这张嘴是刀子做的?”

    秦堪的示范没做好。但理论是对的。

    唐寅思来想去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站起身走到酒肆里来回忙碌的中年汉子,也就是刘良女的父亲刘良面前站定,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刘良和刘良女被唐寅的动作吓呆了,三人沉默对视。

    “这……这位客官,要点什么?”刘良客气地拱拱手。

    唐寅呆立半晌,回头再看看秦堪,秦堪朝他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唐寅朝刘良使劲挤出个笑脸:“……大叔。忙吧?”

    刘良吓得倒退一大步,惶恐道:“这位客官莫开玩笑,你的年纪跟我差不多大小,怎可称我‘大叔’,不妥不妥!”

    唐寅快哭了。迎着刘良女那双清澈好奇的眸子,使劲一咬牙:“其实我才二十多岁,就是长相老了点儿……”

    噗——

    身后的秦堪一口老酒喷出来,接着撕心裂肺咳嗽,咳得眼泪直流。

    “好辣的酒……”

    酒肆里散坐各处的酒客却纷纷从鼻孔里重重哼了一声。

    简陋的小店之所以生意这么兴隆,自然是有原因的,绝大部分原因跟刘良女有关。来这里喝酒的人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唐寅如此生硬笨拙的攀关系,已引起了酒客们的公愤。

    唐寅浑然不觉,焦急地左右看了看。忽然劈手夺过刘良手中舀酒的大勺儿,一言不发地帮刘良舀酒,嘴笨手也笨,却吓得刘良父女面容失sè。

    看唐寅的穿着打扮。以及脸上流露出的淡淡傲气,分明是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说不定是什么国子监举子贡生之类的人物,却疯了似的给这对身份卑贱的父女帮忙干活,刘家父女怎能不诚惶诚恐?

    杜嫣见唐寅如此做派,噗嗤笑出声来,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显然今rì不虚此行,这场热闹瞧得很满意。

    秦堪苦笑摇头,对杜嫣道:“你知道唐寅现在的做法叫什么吗?”

    “叫什么?”

    “光说不练假女婿,光练不说傻女婿,当年我若一言不发冲到山yīn县衙帮你爹批公,你爹会有什么反应?”

    杜嫣笑道:“没什么反应,怕是如今你还蹲在山yīn县大牢里等着狱卒发窝头呢……”

    …………

    …………

    唐寅干活干得很欢快,没过多久便成了熟练舀酒工,嘴也渐渐活泛开了,完全无视弱小的年龄差距,一口一声大叔喊得刘良老脸不住地抽搐。

    刘良女眨着眼睛,俏脸不知怎地忽然红了。

    她已十五岁,初通人事的年龄,该懂的她都懂了,唐寅做得如此笨拙明显,她怎么可能不懂?

    脸红归脸红,但她看唐寅的目光仍是怪怪的,酒肆里垂涎她容貌的酒客太多了,但年纪这么大的大叔也打她的主意,未免有点过分无耻了。

    秦堪无语地看着这一幕,正在犹豫要不要提前告退,将唐大才子留在这里撒欢舀酒,却听耳边传来惊喜的声音。

    “咦?秦堪?你也来了?”

    秦堪愕然扭头,却见朱厚照一袭黑sè长衫,丰神俊朗地站在他面前,身后不远处,大内数十名侍卫打扮成普通百姓,装模作样在朱厚照方圆数丈内走来走去,与秦堪的侍卫遇见了,双方还互相点头无声打着招呼。

    秦堪一惊,急忙和杜嫣站起身:“陛……”

    “咳!咳咳咳!”朱厚照干咳着给他打眼sè。

    秦堪只好改口:“原来是……朱贤弟,久违了。”

    朱厚照哈哈笑道:“小弟朱寿,与秦兄见礼了。”

    说完朱厚照与秦堪坐在一桌,杜嫣刚yù站起来给朱厚照行礼,被朱厚照拦住。

    秦堪压低了声音:“陛下,你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啊?”

    朱厚照目光仿佛不经意地朝刘良女一瞟,脸蛋忽然红了起来,干笑道:“诗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话没说完,秦堪呆了一下,重重叹气。

    他全明白了。看着不远处舀酒舀得欢实的唐寅,再看看一身华服,恶仆成群的富贵公子朱厚照,还有那位懵懂无知的清纯少女刘良女……

    一个是名满天下的风流才子。还有一个是天地一人的九五至尊,狗血的三角恋居然让他碰上……

    秦堪现在脑子很乱,很想静一静,最好是在离他们远一点的地方静一静。

    “陛下……中意这家酒肆的女子刘良女?”

    “咦?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朱厚照一脸戒备扫视秦堪,那目光令秦堪很想真把他当成贤弟痛揍一顿。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家镇宅神兽在此,我所有大逆不道的想法早已被她活活掐死在摇篮里永世不得超生……”秦堪气定神闲朝杜嫣一指。

    朱厚照立马向杜嫣投去亲人般的眼神。

    不过朱厚照注定高兴不了多久,唐寅一边忙活一边跟刘良攀谈了几句,自以为抓住了老丈人的心。志得意满地走了过来。

    “秦贤弟,这位是你的朋友?”唐寅兴致很高。

    秦堪满脸苦涩,指着朱厚照干巴巴地介绍:“这位是朱寿朱贤弟,是……是……”

    朱厚照一派英武地抱拳笑道:“世袭第四代威武大将军,朱寿。幸会!”

    秦堪手撑着额头低声呻吟。头很痛……

    唐寅不疑有它,急忙拱手揖道:“姑苏唐寅,表字伯虎,幸会足下。”

    朱厚照眼睛一亮:“原来你就是唐寅,哈!名满天下的江南才子!”

    唐寅也笑道:“原来你就是朱寿,久仰久仰……”

    “你听说过我?”朱厚照大奇。

    唐寅笑容一僵,老老实实道:“从来没听说过足下这号人物……朝廷有威武大将军一职吗?”

    朱厚照哈哈笑道:“你倒坦率。朝廷现在没有威武大将军,但以后一定会有的。”

    笑过以后,朱厚照小心地瞧了瞧杜嫣,凑在唐寅耳边压低了声音:“唐兄的chūn宫图可谓一绝。在下仰慕久矣,里面有一式‘还珠入瓮’令在下无限神往,委实妙极……”

    唐寅眼睛一亮,看着朱厚照的目光顿时露出知己般的欣慰。同样压低了声音道:“此式看起来老套,实则其中大有妙处。非风月老手不能解也……”

    一大一小俩yín棍避开杜嫣,脑袋凑在一起交流起心得体会,不时相视一笑,笑容里同时露出的yín邪之气令秦堪刹时产生了一种错觉,若二人中间再添一个女主角,完全可以拍一部“夫の目前侵犯”……

    秦堪拈着酒杯,一脸坏笑地看着朱厚照和唐寅,现在二人谈得投机,等会儿刘良女一来,二人赫然发觉彼此居然是情敌,该翻脸还得翻脸,现在建立起来的友谊完全是空中楼阁,脆弱得不堪一击……

    chūn宫招式讨论许久,朱厚照和唐寅越来越投机,彼此的目光流露出深深的惺惺相惜。

    惺惺相惜并未维持多久,很快刘良女过来了。

    朱厚照和唐寅停止讨论,目光同时痴迷地盯着刘良女,唐寅好歹还顾忌面子,不敢表现得太直白,朱厚照就没那么讲究了,直勾勾的眼神盯着她,目光里的灼热光芒似乎要将她融化一般。

    “几位客官好酒量,可要再来一角酒么?”刘良女软软糯糯地问道。

    “良女……”朱厚照和唐寅情不自禁同时出声相唤。

    话刚出口,二人同时一顿,一扫刚才的融洽气氛,互视对方的眼神可就不怎么友善了。

    “你为何直唤她的名字?”二人瞪着眼竟异口同声喝道。

    停顿片刻,二人再次异口同声厉喝:“你对她有何图谋?”

    再顿,继续脸红脖子粗地异口同声:“你和她是何关系?”

    秦堪叹着气将二人的肩膀一搂:“瞎子都看得出来,你们和那位姑娘尚未发生关系,不过可以肯定,你们二人是情敌关系,还不赶紧出去打一架更待何时?”

    PS:调整作息,起床太早,码字状态奇差……今天一更算了……,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