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巅峰对决

第五百二十八章 巅峰对决

    谁都没想到名满天下的风流才子和当今皇上居然成了情敌。

    正如秦堪所料,朱厚照和唐寅刚刚建立起来的友谊瞬间便崩塌了,他们的友谊果然很脆弱。

    朱厚照和唐寅像两只斗鸡似的互相恶狠狠地瞪视着,朱厚照不远处的侍卫见势不对劲,数十人缓缓围过来。

    秦堪朝外打了个势,侍卫们见秦侯爷一脸笑容微微摇头,众人心下稍定,于是仍旧四散开来,但神情一直保持着高度戒备。

    秦堪的决斗提议显然令朱厚照颇为动心,朱厚照自幼喜弄武事,跟大内侍卫们多少也学过一些功夫,杜嫣这样的高他肯定打不过,但打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中年书生却是十拿九稳。

    “唐寅,你敢和我打一架吗?”朱厚照打破沉默,挺胸指着唐寅大声道。

    唐寅眼中闪过一丝惊慌,看到一旁的刘良女,不知怎的,唐寅胆气又足了,闻言一挺胸:“……你敢和我比画画吗?比作诗也行。”

    秦堪和杜嫣噗嗤一声垂头闷笑不已。

    朱厚照凌厉的战意顿时颓然,二人继续像两只斗鸡一般瞪眼。

    秦堪叹气,起身走到愕然不已的刘良女面前,指着二人道:“刘姑娘,有什么感想?”

    刘良女刚开始惊愕了一下,二人之争为了谁她自然心知肚明,脸上升起两团羞云,随即俏脸一板,面若冰霜道:“奴家能有什么感想?奴家和爹爹只是贫寒卑贱之人,比不得富贵公子和功名老爷这般闲情。他们为了情情爱爱的东西比诗也好,打架也好,奴家只盼他们能可怜可怜贫寒卑贱之人,莫打坏了我们的桌椅碗碟。奴家和爹爹还要靠它们养家糊口……”

    刘良女的声音不大不小,恰恰能让朱厚照和唐寅听到。

    二人脸sè一滞,紧张而忐忑地看了她一眼,赧赧地彼此龇牙一笑。

    “玩笑。呵呵,玩笑而已,唐兄你对不对?”朱厚照干笑着搓。

    唐寅也挤出一脸难看的笑容:“对,刘姑娘多心了,我与朱贤弟久违不见,今rì喜相逢,互相开个玩笑而已……”

    刘良女哼了一声,也不搭理二人,扔下一句“无聊”。转身继续忙碌了。

    朱厚照和唐寅尴尬地揉着鼻子。坐在桌边半晌没出声儿。

    秦堪好笑地朝二人挑挑眉:“不打了?”

    朱厚照尴尬道:“此地地利人和皆失。排兵布阵摆不开地方,委实不宜动……”

    唐寅冷哼道:“动是粗鄙武夫所为,正经人家的女儿谁看得惯?有胆你和我比画。比诗,这两样不仅风雅脱俗。而且不失礼仪,传出也是士林一段佳话,你可敢应战?”

    朱厚照嘿嘿冷笑,笑容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心虚的味道。

    身份虽然高贵之极,从小到大教他读书的皆是当世博学鸿儒,但朱厚照却实在没学到多少东西,论学识论才华,哪能跟名满天下的唐解元相比?

    于是二人挺胸瞪眼,一个强烈要求比拳脚,一个强烈要求比诗画,二人坚守着各自擅长的专业丝毫不肯松口,站在对自己有利的高度毫无保留地鄙视对方,各zì yóu内而外散发出强烈的优越感。

    二人对峙时,杜嫣悄悄扯了扯秦堪的袖子:“相公,他们现在这模样,是不是你经常所的‘贱人就是矫情’?”

    “咳咳,娘子,别乱实话!”秦堪干咳道。

    杜嫣的声音不大不小,朱厚照和唐寅恰好听到,朱厚照嫩脸一红,接着若无其事,显然认识秦堪后,他的脸皮功夫已练出火候了。

    唐寅脸皮却有些挂不住,当即涨红了脸吼道:“比拳脚就比!休看我弱,书生亦能提三尺杀人青锋!”

    朱厚照两眼大亮:“好,这可是你的,两个时辰后,朝阳门外护城河边见,咱们分个胜负!谁输谁滚蛋,以后再也不准纠缠刘姑娘!”

    唐寅怒气冲冲先离开,不知做什么准备了。

    秦堪夫妇左右瞧了瞧,决定跟随朱厚照瞧热闹,二人的侍卫加在一起近百人,浩浩荡荡往朝阳门而。

    临走朱厚照忸怩踱步到刘良女面前,讪讪朝她笑了笑,刘良女冷眼朝他一瞟,鼻孔冷哼一声转身继续忙碌,扔给朱厚照一个冷淡的背影。

    朱厚照揉着鼻子尴尬地笑,眼珠子转了两圈,然后以一种非常矫情的姿态离开酒肆。

    众人走得没影儿了,低头忙活的刘良赫然抬起头,眯眼朝远处看了一会儿,扭头问女儿道:“闺女啊,这些人一看便知非富即贵,你何时认识了这些人?”

    刘良女咬着下唇低声道:“爹,女儿和您整rì打理酒肆,认识什么人您还不知道么?咱们虽穷,可这点骨气女儿还是有的,刚才那位华服贵公子和中年书生老爷这些rì子总在酒肆流连,叫上一角酒一坐就是一整天,赶都赶不走,女儿也拿他们没办法……”

    刘良看着女儿绝sè的容颜,心中隐隐浮起几分担忧。

    长得漂亮是天生的,但寒门人家的女儿若生得太漂亮,却不见得是福气,权贵人家的一句话往往便决定了她的命运,连反抗都无门。

    从内心来,刘良情愿女儿生得丑一些,将来找个分老实的汉子嫁了,平淡又平安的度过一生,平庸的容貌也不会落入权贵子弟眼中,省却许多麻烦和祸事。

    抬头看了看天,刘良喃喃叹道:“京师怕是待不住了,又要换地方……”

    刘良女眨了眨眼,嫣然一笑:“爹您多虑了,那位书生老爷一派斯,富贵公子虽多有纨绔习气,但二人这些rì子对女儿彬彬有礼,不越雷池半步,女儿瞧他们不像坏人……”

    刘良淡淡看了她一眼,叹道:“女儿啊,你才多大,世道人心太脏,凭一双眼睛能看出什么?”

    …………

    …………

    朝阳门外,护城河边。

    难得偷取浮生半rì闲,秦堪和杜嫣依偎在河边一棵垂柳下殷殷低语笑谈,杜嫣螓首靠在秦堪的肩上,俏脸一片幸福之sè,闭上眼睛呢喃,享受这难得的与相公独处的时光。

    近百侍卫呈半圆型四散开来,jǐng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

    而当今皇上朱厚照……

    …………

    朱厚照脸sè铁青,双握着拳头,目光盯着城门,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两个时辰早已过,唐大才子却依然不见踪影,城外河边只有秦堪夫妇二人窃窃轻语。

    dú lì寒秋,护城河北,京师城头……

    寒风凛冽,拂过空旷的原野,也吹过朱厚照那张寂寞萧瑟的脸……

    秦堪同情地瞧了一眼远处河畔如绝世高般负而立的朱厚照,嘴角一勾,想笑,忍得很辛苦。

    唐伯虎居然放了当今皇上的鸽子!

    读书人太有种了。

    朱厚照一脸冷酷地直视前方,寒风一吹,浑身瑟缩一下,继续挺起胸膛孤傲dú lì。

    大冬天的,大伙儿都不容易……

    秦堪也觉得有点冷了,搓了搓冰凉的,起身走到朱厚照面前,笑道:“陛下,看样子唐寅应该不会来了……”

    秦堪话刚出口,朱厚照如同被点爆了火药桶一般勃然大怒:“敢失朕的约,好大的胆子,秦堪,命锦衣卫将那穷酸书生缉拿下狱,给朕好好杂治一番!”

    “风度啊陛下,对情敌要有风度啊,你若以权势压人,将来传出京师大臣和百姓如何看你?那位刘姑娘如何看你?”

    朱厚照语窒,忿忿跺脚,满肚子怒火不知如何发泄。

    秦堪忍着笑道:“陛下,既然人家都爽约了,你和唐寅的巅峰对决是否延期再战?回吧,天怪冷的……”

    朱厚照倔强地仰着头,冷风一吹,两行鼻涕蜿蜒而下,如同两盏水晶宫灯似的晶莹剔透,狠狠吸溜一下又被吸回。

    “你回吧,朕再等等他……”天再冷亦不失绝世高风范。

    秦堪憋笑很辛苦,胡乱拱了拱:“如此,臣和夫人先告辞了,可惜看不到这旷世一战,实为今生憾事……”

    朱厚照一脸骑虎难下的表情,垂头丧气挥了挥。

    秦堪刚转身,朱厚照又叫住了他。

    “秦堪,你和那唐寅很熟吗?”

    “臣落魄之时与他同住一家客栈,交情颇深。”

    “你们认识多久了?”

    “两三年了吧……”

    朱厚照迎着寒风,又狠狠打了个哆嗦,无限萧瑟地叹了口气,看着空荡荡的城门,幽幽道:“认识两三年了,你难道没发现你的这位朋友人品很有问题么?”

    “以前没发现,今rì才赫然察觉,毕竟……臣当初也没无聊到想跟他打架啊。”

    PS:还有一更……,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