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少年壮志

第五百三十九章 少年壮志

    大军开拔,旌旗蔽rì,万马齐嘶,卷起漫天尘土,天地间风云变sè。

    秦堪骑在马上,静静立于大军经过的路旁,看着整齐的队伍鱼贯而行,前后绵延十余里不见首尾,静默行军的队伍弥漫着黑云压顶般的杀气,仿佛遮盖了天地间所有的生机。

    这是一支真正的jīng锐之师,它是拱卫大明的最后一道屏障,自永乐年开始便悍守着大明的京师,队伍里的每一个军士都不是寻常的卫所军户,他们不必为将领种田,不必向将领交租,他们每天要做的只是cāo练,千遍万遍周而复始地重复着每一个杀敌的动作,熬炼着身上每一块肌肉。

    如此jīng锐的王师足可纵横天下,横扫宇内,若正面战场与反军厮杀,胜负当无悬念,除非唐子禾另出机谋算计,许泰便是前车之鉴,他率领的也是京营jīng锐,最终还是败在唐子禾手下。

    这个女人……不简单呐。

    五百少年兵像五百只忠犬,紧紧站在秦堪身后,秦堪将他们调入平叛大军后只让他们充为身边亲兵,一则秦堪对他们颇为信任,二则留他们在身边也是为了让他们好好学习如何指挥大军作战,如何排兵布阵,只当是实践从兵书上学到的知识。

    寒冬出兵委实不是好季节,凛冽的北风呼啸肆虐,如刀锋般刮得脸上生疼。

    一件狐皮大髦悄然无息披在秦堪肩上,秦堪回头,却见一名少年恭谨垂头退后一步。

    秦堪笑了:“你叫宋杰,对不对?”

    名叫宋杰的少年抬头,惊喜道:“侯爷记得小人的名字?”

    “当然记得……”秦堪目光忽然黯淡下来,叹道:“你是当初辽河之战幸存下来的。五百少年,战死辽河者三百余,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我都记住了,不论死去的,还是活着的,辽河有幸埋忠骨啊!”

    宋杰眼圈一红,垂头哽咽道:“只恨小人无用,弟兄们拼死也没保得侯爷周全,最后侯爷不得不亲自抄刀与鞑子厮杀……”

    秦堪摇头:“你不要存着这种想法。当时你们已豁出xìng命了,说到底还是因为鞑子军队太强大,我们汉人与之面对面搏杀委实不是对手,这是饮食习惯和生活环境所决定的,我们都无法改变。只可惜杨志勇他们……”

    宋杰稚嫩的脸上布满怆然,两手死死握紧了拳头,咬牙道:“侯爷何时带我们再去辽东?血海深仇不能不报,小人愿和杨志勇一样战死辽河边,杨志勇是条汉子,小人也不是娘们儿!”

    “会有这么一天的,大明之患。患在北方,北方鞑子不除,再繁华的社稷也只是摇摇yù坠的楼阁,总有一天我会带着你们再巡漠北。饮马辽河,我在辽河边立了一块碑,杨志勇他们英灵不远,在等我们回去呢……”

    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宋杰见是丁顺,于是颇识分寸地默默按刀退下。

    丁顺走近。呵呵笑道:“侯爷,再过四个时辰,大军可至霸州城下,刚才行军沿途锦衣卫抓了好几伙鬼鬼祟祟的人,估摸着是霸州城派出来的探子,现在正审他们呢……”

    秦堪点头:“勿枉勿纵,审清楚了再决定是放是杀,不要误捕了百姓,王师不可失了民心。”

    丁顺笑着应是,接着迟疑低声道:“遵侯爷的吩咐,散布谣言的兄弟已经派出去了,正赶往河南山东的路上……侯爷您这一招用得狠啊,彻底断了杨虎,刑老虎对唐子禾的照应,等于断了唐子禾的援军,……难道您真打算对唐子禾痛下杀手了?”

    秦堪淡淡道:“大敌当前你死我活,我不痛下杀手难道等着她来杀我吗?既然敢造反就要承担造反失败的代价。”

    丁顺咧嘴干笑道:“属下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呵呵,唐子禾那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若死在乱军厮杀中未免有点可惜了,侯爷您在天津时不是和她……呵呵。”

    “和她怎样?”秦堪神sè不善。

    丁顺尴尬笑道:“和她有过那么一段……呃,往事,属下还以为侯爷看在曾经的风流……咳,故人情分的面子上舍不得对她下杀手呢。”

    秦堪哼道:“她胆子大,敢干出这么一桩捅了天的大祸事,我胆子小,不剿了她我如何向陛下和朝廷交差?”

    丁顺颇为理解地点头:“侯爷说得有道理,女人嘛,长得再美也就两只眼睛一张嘴,所谓美女无非就是眼睛和嘴的位置摆得比较端正顺眼而已,以侯爷的身份和才貌,自然要找那种温柔贤惠小鸟依人的女人,一个成天琢磨着造反当女皇帝的女子必然入不了侯爷的法眼,找婆娘这种事啊,还真得看各人的口味……”

    尽管心情抑郁,秦堪也禁不住乐了:“呵,我还从不知道你这粗鄙汉子竟对男女之情颇有见地,我怎么听出你似乎有点偏向要我放过唐子禾的意思?”

    丁顺急忙摇头:“侯爷您可别吓属下,唐子禾不管怎么说也是朝廷征剿的女反贼,属下怎敢让侯爷放过她?这可是大逆不道啊……只不过属下说句掏心窝的话,霸州之反,委实也不能全怪唐子禾,若不是刘瑾梁洪这些人在霸州横征暴敛激起民愤,唐子禾就算反了也不可能短时间内纠集这么多人,事情的根子还得怪刘瑾,这老阉贼把咱们大明祸害得太深了,可谓天怒人怨,属下若见到刘瑾,恨不得……”

    丁顺说着忽然住嘴。

    秦堪饶有兴致地瞧着他:“继续说啊,你若见到刘瑾会怎样?”

    丁顺沉默许久,幽幽道:“侯爷,属下暂时还不想见到他……”

    PS:祝大家光棍节快乐,当然,能过这节的人大概快乐不到哪里去……那就祝大家早点脱光吧……

    顺便求张月票,不快乐的人化悲愤为力量,用月票砸死我吧……